第3240章 符景烯的番外(14)(1/2)

沐晏最后还是决定不搬出去,一家子就留在郡主府。小瑜以为是他想通了高兴得不行,易安很敏锐她直接询问清舒是否说了什么。

清舒没有瞒她,说道:“是,我提醒他,若再这样下去以后就止步千户这个位置。为前程,他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小瑜了。”

易安摇摇头说道:“他没有得到升迁是因为现在太平盛世武将升职难,我并没有刻意压制他。”

清舒没有点出来,只是说道:“我知道你没有刻意压制,但你也确实因为此事不喜欢他了。”

要是易安刻意压制沐晏,军营里也没他的立足之地了。

“难道你喜欢?”

疼媳妇是好事,云祯跟云祺两人都疼媳妇她见了只有高兴,因为这表明夫妻和乐。但听信媳妇的挑拨与亲娘生疏,这般糊涂如何办得好差。

清舒摇头说道:“不喜欢,但小瑜一直以来都忽略沐晏,这孩子有心结也可以理解。”

易安却不这么想,冷着脸说道:“关家的产业小瑜一分没少都分给他们了,现在小瑜手里的东西都是她自己挣的。她愿意给谁就给谁,他有什么不满的?”

清舒摇头说道:“不患寡而患不均。小瑜只贴补沐晨跟沐昆,沐晏知道心里难免会不痛快。”

易安闻言反问道:“你就是将手里的钱财都给了福哥儿,你觉得窈窈会在意吗?”

清舒说道:“虽然我对两孩子一样疼,但世情就是女儿只能得嫁妆,家里的财产都是留给儿子的。所以哪怕我都给福哥儿,窈窈也不会在意。可若我是两个儿子,财产都给大的不给小的,就算小儿子不在意他妻子肯定会心有不满。反倒是将钱都捐出去谁都拿不到,兄弟感情还不会受影响。”

易安没再反驳她的话。因为这话很现实,兄弟之间有感情不会计较太多,但他的媳妇却未必:“能否往上走看他的本事了。”

这意思是不会压制他,但也不会给他任何的助力。

清舒心头暗叹了一口气。沐晏也是傻,受媳妇的影响计较钱财的得失却失了易安的喜爱,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后悔。

符景烯知道这件事后以后很肯定地说不用等将来,关沐晏现在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看清舒有些难受,符景烯笑了下道:“其实没必要为他难过,你当关沐晏为何这两年会怠慢孝和郡主?那是因为太后两年前放权给皇帝,然后众人都知道孝和郡主与太后的关系大不如前了。”

这事都不用对外说,只看孝和郡主现在进宫的次数就知道了。

清舒脸色微变,看着他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符景烯说道:“冯氏早就对郡主心有不满,只是以前这种不满她隐藏起来没让郡主察觉,现在瞧着郡主失势了就将这种不满发泄出来。不过冯氏确实很有手腕,这些年潜移默化之下对沐晏影响非常深。”

所以说娶妻当娶贤,像沐晏就娶了这么个心眼多的媳妇以致连仕途都给影响了。没了太后的另眼相看沐晏顶了天到三品,再往上是不可能了。

清舒有些感慨道:“冯氏以前瞧着挺好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