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终于见到大筒木一式(1/1)

“啊啊啊~~~~”

“欧拉欧拉欧拉……”

“木大木大木大……”

惨叫声在夜晚传的很远。

“诶,老公,我好像听到了惨叫的声音。”女子一脸的娇羞,但是却支起耳朵看向了窗外,但是窗帘早就被拉上了,于是她准备下去打开窗帘瞧一瞧。

这让男子气愤的不行,赶紧拉住了她,怒斥道:“看来我努力的还不够,让你都有心情挺别人的惨叫了。”

…………

不怪小樱和佐助太暴力。

刚开始找到鸣人的时候,两人的混合双打还是很克制的,只要能在鸣人身上留下一些紫青伤痕就可以。

但是打着打着,他们发现鸣人特别抗揍,经过易道领域强化的鸣人身体的强度已经早就超过了原著中的他,轻轻的打根本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于是小樱开了乾坤变,佐助开了忍体术。

继续男女混合双打,这下,他们终于能够在鸣人身上留下伤痕了,但是每次鸣人脸上刚刚被打肿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初了,甚至打破鼻子他都能现场表演个血液回流。

两人见此,相视一笑。

鸣人的惨叫声便开始此起彼伏了。

九喇嘛在内景空间笑的油脂乱颤,每次在鸣人受到轻伤的时候他都适当的放出查克拉加速鸣人的恢复。

“这样,这些丹药全都给省下了,以后用来解馋正好。”

在九喇嘛牌恢复术的加持下,鸣人的轻伤恢复不是人类能够达到的。

甚至到了最后佐助都已经耗尽了查克拉,小樱也精神疲惫的撑不住了,鸣人都完好无损,也就头发乱了些,脸上沾了点尘土。

衣服都没有破损!

两人打了半天,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反正都已经被取消考试资格了,再打也没有办法改变局面,三人只能约定好这几天的饭全都让鸣人请了,便相互道别离开了。

而木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白衣鸣人身上,从净土中带着一部分灵魂离开。

第一站他来到了砂隐村的驻地,使用秘法,让罗砂一家入梦了马基和我爱罗三兄弟姐妹的梦中。

第二站去了宇智波的家族驻地,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美琴入梦佐助,叙说了鼬的故事,宇智波富岳还趁着机会将自己的万花筒瞳力留给了佐助,成功的让佐助的双眼成为了三勾玉。

宇智波富岳:果然还是不如鼬啊。

第三站木带着牛头马面二代四代水户玖辛奈一起到了团藏的家里,并且在群里开了直播。

邪神:…………

我的神力!

三代看到直播的时候便向着团藏家跑去……

等到第三站结束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白了。

三代鼻青脸肿的回到了火影大楼,正好见到前来辞行的马基。

“马基上忍,各国大名这次都要来观看比赛,不如留下来,正好风之国大名回去的时候你们也能做个护卫,增进一下砂隐村和风之功的关系。”三代笑眯眯的说道,昨晚他作为参与者之一,自然知晓风影一家子现在已经在净土相会的事。

如果是二代当政的话,现在肯定赶在其他村子行动前,先布置边境对风之国进行一波进攻,将风之国不多的富饶边境给占了。

但是现在净土和人间即将达到共治,加上三代一向的怀柔政策,他只是增加了边防,并没有发动进攻。

马基在做完梦之后便派人去四代风影所叙说的位置去探查了,若是真的发现四代的尸体。

音忍村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应付眼前这个笑眯眯的老头。

“火影大人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村子里还有要务需要处理,风影大人命令在此,我们不便多留。”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在此祝阁下一路顺风了。”三代仍然笑眯眯的说道,脸上的青紫一颤一颤的,显得有些滑稽。

显然,马基有些着急,甚至都忘记了关怀一下老人脸上的伤势,和三代告辞后转身离去,一刻都没有逗留。

昨晚他和我爱罗、手鞠还有勘九郎做了同一个梦,这已经让他将梦里得到的信息信了九分九了,剩下的零点一分是他心中最后的侥幸心理在作祟。

“希望昨晚的梦是假的吧。”马基在心中默念,带着我爱罗他们快速出了木叶村。

但是现实是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四代风影尚未腐烂的尸体让马基彻底的陷入了茫然中。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净土,那些和尚并没有说谎。

身为忍者,实际上他们很多都认为灵魂是否真实的存在的,他们认为,查克拉才是支撑人类生存的基础,灵魂也不过是精神能量的聚集体,在没有查克拉的维持下,很快就会消散。

但是昨晚的那场真实梦境,让他明白了,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事情不是查克拉能够解释的清楚的。

“还好净土和人间不是相通的。”

马基不知道的是,现在正有我爱罗的身体里正有一个净土来的客人正在和一尾守鹤聊着天。

“阿嘞,我还没睡醒吗?”一尾用小爪子揉揉眼睛,有些迷茫:“我好像看到了分福和尚。”

“守鹤呦,好久不见了。”分福双手合十:“贫僧有些担心你,便央求仙人将我送来与你叙叙旧,很快就要离去了。”

“啊,仙人,是六道老爷子吗?”守鹤赶忙坐好,在老熟人面前,他可不想自己的形象被破坏,坐好后还有些纠结的用尾巴抽了抽肚子:“好痛,不是梦,分福老头,真的是你啊,谁送你来的啊。”

“是一位名叫木的仙人,对了,我还见到了六道仙人呢,现在六道仙人是净土中的冥王。”分福笑眯眯的盘坐在守鹤身前:“听说你和现在的人柱力关系不是很好啊,怎么还发小脾气了呢?”

“六道老爷子成为净土中的冥王了吗,真好啊~”守鹤有些兴奋的跳了跳:“他什么时候接我们去净土,忍界的人总是把我们困在人柱力的身体里,没有自由。”

分福和尚笑眯眯的看着守鹤不说话,这让守鹤十分不爽:

“哼,分福,你不知道,自从你死了以后……”

分福和守鹤聊着天,虽然守鹤的年龄比分福大了不知道有多少岁,但是却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抱怨着分福离去后他有多么的不开心。

我爱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视为洪水猛兽的守鹤,竟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他也在回忆着昨晚的梦。

梦中他看到了父亲,母亲还有舅舅。

母亲的怀抱十分的温暖。

昨晚母亲的一番话让他明白,母亲从来都没有恨过自己。

舅舅夜叉丸也是因为父亲的命令才会来刺杀自己。

而父亲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作为灵魂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甚至妈妈和他还划分了界限。

这让我爱罗感觉很不错。

再次抓住一直护着自己的沙子,我爱罗没有再感觉孤独。

而是温馨。

妈妈……

马基看着微笑着抓着沙子的我爱罗陷入了沉思:“我爱罗这么恨四代了吗,自己的父亲死了,他竟然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果然是个变态吗?

四代的身上被一种圆锥武器刺穿了心脏,一击毙命,走的十分的安详。

但是昨晚团藏走的一点都不安详,整个身体仿佛被鞭子抽了几千鞭,血肉模糊。

但是最致命的是划破脖子的那道伤口。

脖子的伤口处残留有水属性查克拉,并没有留下铁元素,最终得出结论,杀人者使用的应该是一种压缩到极致的水刃或者水线忍术杀害的团藏。

三代看着奈良家的检尸官:没错,不愧是奈良家的人,一下子就分析对了。

最后这道伤痕正是二代火影的手笔。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团藏做错了很多事,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子,他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弟子被折磨。

所以在玖辛奈和水户休息的空档,一道水流结束了团藏的生命。

“从团藏大人临死前的表情来看,仿佛对杀死他的人很敬仰,并且很感激,应该他的熟人所为,不过根据我的分析,能够让团藏大人做出这个表情的,只有初代二代还有漩涡水户大人。”奈良家的检尸官有些羞愧的低下头:“抱歉,三代大人!”

三代:…………

“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好的都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

如果不是确定昨晚在场的除了我和木都是灵魂,我甚至都要怀疑你也在场了。

团藏的死除了在根部引起了轰动,再没有对木叶产生任何影响。

甚至另外两个长老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报仇的意见,显然他们两个被某些人给警告过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木仍然在内景空间推演六道轮回的系统,时不时的还在群里聊聊天,一直到第二场考核结束的时候,考场中就只剩下了凯班、雏田班、猪鹿蝶还有齐木班十二个人,其他队伍全都被淘汰。

音忍三人组是被雏田班给淘汰了,里面的金十分讨厌雏田日常的“娇羞”,故意来招惹,然后被雏田扔到考场外。

兜因为想要搜集齐木的信息也被无情的扔出了考场。

三代看着这个阵容有些头疼,现在场上十二个人里面九个人是木叶的人,剩下的三个人也是木叶的人,求其他村子的心理阴影面积。

他现在甚至有些庆幸鸣人组被淘汰了。

而在木叶考试进入第三场预选赛的时候,齐木楠雄终于突破了大筒木一式的空间封锁,和六道仙人一起进入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空间。

整个空间呈现了蓝紫色的格调,四周是一串串类似于空间代码的符文,大筒木一式身穿黑色的长袍,优雅的坐在空间得最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闯入的二人:“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的族人。”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