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四章 收徒伊那里【第一更】(1/1)

琅嬛朱阁转清秋,月上高楼话不休。

但有小桥随流水,不羡鸳鸯在渠沟。

梦境里,随着白衣鸣人的出现,压抑的雨渐渐停歇,四周灰色的行人慢慢的变成虚影,尔后消失,周围的景象也变成了朱阁绮户小桥流水。

伊那里顾不得伤心,吃惊的看着四周的变化,这种只有在神话故事中才能出现的景象,把这个小孩子给震惊的不行。

他心口的彩色越来越浓郁,彩色所覆盖的面积也越来越大,逐渐的不再局限于他的心口部位,向着四周延伸,这也代表着他再不像是之前那么的绝望了。

在东瀛的传说中,有一个掌管丰收的神灵,他的宠物是比九尾狐还要高一层的天狐。

这个神灵名叫稻荷神。

在火影世界之中,也有这个传说。

虽然鸣人现在抱着的是九尾狐,但是伊那里还是将鸣人当成了祂。

至于为什么稻荷神抱着的是九尾狐而不是天狐:

谁规定天狐就没有孩子了?

这九尾狐是天狐的孩子成不成?

九喇嘛:…………

白衣鸣人没有点头确认,也没有摇头否认。

这稻荷神虽然在洪荒大神面前时个小角色,但是也是一个小国承认的神灵,冒认下来,因果太大。

“孩子,为何在哭泣?”白衣鸣人此话一出,下一刻九尾就伸出小爪子捂住嘴巴,怕自己笑出来。

白衣鸣人的元神本体可是个六岁的道童形象,看起来比伊那里还小呢。

喊别人孩子,你又考虑过自己的年纪吗?

鸣人:─━_─━?

九喇嘛:o(╥﹏╥)o

伊那里好奇的看了一眼九尾,不知道这小狐狸为什么有这种表现,感叹了一下不愧是神灵的宠物,然后直接跪地:“大神,求求您救救我们波之国吧!”

鸣人下意识的错开身子,修真者轻易不结因果。

但是忽然想到,以黄毛鸣人的性格,怕是这因果早就结下了,哪怕自己再躲,也躲不过。

并且,自己收了白绝分身,黑绝那边必然有所感应,到时候来刺杀再不斩和破坏大桥的,一定是晓组织中有名的高手。

这样的话,哪怕有再不斩和白帮忙,自己也不得不出手干预。

于是心安理得的受了伊那里的这一拜:“你先起来,说一下,为什么在这里哭泣?”

九尾耳朵动了动,主动跳下鸣人的怀抱,并且在跳下时,身体变成了牛犊大小,卧在地上,尾巴打了个弯,形成椅子的形状,并且朝鸣人打了个颜色:骑我吧。

白衣鸣人:…………

那个高冷的九喇嘛呢?

你是谁?

旁边的伊那里有些羡慕的看着鸣人,他也想要这种可爱的宠物。

可爱的九尾:…………

鸣人当然不会再关键时刻矫情,直接就坐在了九喇嘛的尾巴上:还别说,坐在上面软软的,暖暖的;而且九尾身上还没有狐臭味,又因为最近真元吃着,仙宝顺毛梳用着,身上反倒是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清香。

鸣人:狐体沙发,顶级享受!

回头和九真道友商量下,看看能不能让他和九寒道友生个娃。

不行,想多了,赶紧把思绪收了回来,伊那里在旁边诉说着:说着卡多的罪行,说着自己养父的悲惨经历,然后又说着那些忍者的不自量力:“……稻荷大神,求您让那些无辜的忍者离开吧,我们波之国已经没有救了!”

鸣人:…………

“你刚才不是让我救一下你们波之国吗,为何现在又说波之国没有救了呢?”鸣人好奇的问道,这前后矛盾啊。

“爷爷求那些人帮忙造桥,但是他们却因为害怕推三阻四,明明反抗卡多是死,不反抗卡多到最后还是一个死,但是他们却仍然不去反抗,而是安心的等待着别人的解救!”伊那里边说边哭,心口的彩色面积却又大了些。

“我不想看到别人死亡,只想让大家联合起来,将卡多打败!”

“这是我们波之国的事情,不能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鸣人:这孩子,不得了!

有底线,有目标!

鸣人看着伊那里虽然在那里哭泣,但是却心怀波之国!

这是一个难得的品质,一个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品质!

更不可能在这么小的时候拥有这种见识!

白衣鸣人感叹一个小孩子竟然这么早熟的同时,也在吐槽:“这是一个典型故事经典角色成长模板啊!”

若是伊那里完全被灰色吞噬,必然会心性大变,最好的结果就是行事风格大变,由极善变成亦正亦邪。

诶?

这不就是东海桃花岛的黄药师模板吗?

要不要培养下?

当时为了给凯老师寻找以武入道的《般若功》时,记下了不少其他的凡俗武功。

将剑气诀改名六脉神剑。

将吞天功改名北冥神功。

功夫倒是挺好,就是不知道这孩子的悟性怎么样。

灵果只能把他推到凡人的极限,是否能够成仙,以后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再加上一柄仙宝级的护道之剑和一枚紫灵果。

说不定他还能飞升到主世界呢。

如果再把主世界的伊那里培养出来,到时候两个伊那里见面会不会很有趣。

鸣人的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对面的伊那里仍然在哭诉,现在这孩子需要一个发泄点。

原著中,鸣人他们若是战败,之后的伊那里必然会失去最后的希望。

然后彻底黑化,利用一切资源和机会,来杀死卡多,最后因为没有了人生目标,开始成为恶龙,典型的屠龙少年终将成为恶龙的桥段。

多亏了鸣人的主角光环,用太子的究极遁术——嘴遁,将伊那里彻底的拉了回来。

也将伊那里的成长道路彻底改变,从一个可能会变成反派的少年,成为了继承他爷爷技术的建筑大师。

九喇嘛趁机将伊那里释放的负面情绪给吸收到自身,炼化成富含生命力的九尾查克拉。

没有了负面情绪的推动,伊那里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哭不出来了,他身上已经完全变回了彩色,只有最外围还有一丝丝灰色的雾气笼罩。

“伊那里,苦了你了。”鸣人伸手摸了摸这个乖孩子的脑袋:“我知道你的诉求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在帮助你们了,那个金发的鸣人就是我的转世。”

“什么!”伊那里震惊的看着眼前如同仙神一般美好的鸣人,震惊了:“但是您和鸣人长的完全不同啊!”

气质也不同,那个鸣人明显是一个缺心眼的。

“不要震惊,更不要吐槽我的今世是个缺心眼,前世今生不可能长的完全一样,我知道你有疑惑,但是先听我说。”

伊那里:…………

大神能够听懂我的心声?

鸣人拉着伊那里的小手,笑道:“你想说的话都表现在脸上了。”

伊那里:…………

我的脸表情那么丰富吗?

然后努力的板起小脸,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把鸣人逗乐了。

原著中对伊那里的着墨不多,岸本对伊那里的描述就是:一个因为养父死亡而放弃了梦想的小孩。

并且将他作为了推动鸣人发展的存在,其他的没有描述。

甚至到了最后,读者也只能知道伊那里成了波之国的建筑大师,甚至木叶被毁灭之后,还去参加了木叶重建计划。

而他们没有注意到,伊那里的成长速度早已经超过了普通孩童。

这种资质,这种觉悟,是一个天生的修道人!

鸣人顿时起了爱才之心,更加想讲他收入到门下修行:“我知道你的诉求,才现身与你相见,卡多那边你不用担心,他最强的打手已经被我解决了,让你爷爷安心造桥就是。”

“真的吗,稻荷大神!”伊那里惊喜的问道,然后才又忐忑的问道:“那其他的那些打手呢?”

“其他打手?一些流氓地痞罢了,伊那里,可不要小看忍者哦。”白衣鸣人笑起来,身为阳极分身的他代表着世间一切的美好,伊那里身上最后的雾气也被驱散,鸣人仿佛成了光源,将四周的黑暗变成了白昼,天空之中的弯月消失,化成了晴空万里。

既然想要收徒,自然要展现出一些手段。

鸣人的这种做法效果也是很明显的:

伊那里原本还有的担心,一下子消失了,并且也起了向道之心。

“若是我有这种本事,卡多也没有机会欺压我波之国的民众了。”伊那里十分羡慕的看着鸣人。

“伊那里,这次之所以与你见面,便是想收你做个记名弟子,你看如何?”白衣鸣人一开口,后面的九尾原本还惬意的消化着从伊那里吸收的负面情绪了,但是听到这句话差点就炸毛了!

这小鬼在你面前哭一场,你就收弟子了?

这也太容易了!

老夫在这里给你做狐体沙发你都没有什么表示的?

接着,九尾将自己产生的负面情绪炼化。

“愿意,愿意!”伊那里哪里会不愿意,刚刚想着能有稻荷神的本事,对方就表示收自己为弟子,这可是很多神话故事中才有的情节!

伊那里立刻点头,学着寺庙里的僧人那样,准备磕头拜师。

鸣人赶忙制止了他,解释道:“你要想清楚哦,我并不是你口中的稻荷大神,我是……”

说道这里,鸣人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了,因为他的前世记忆只有各种知识,根本没有生活方面的,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这一世他就叫鸣人,显然,这不可能是告诉伊那里的。

若是瞎编显然也是不行的。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一股陌生的波动凝聚:这是什么?

顿时,各种感悟涌上心头。

这波动仿佛是法则,却又不像。

不是,这比法则要高级很多,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倒有点像是太极图中云中子留下的那种道韵。

但是却更加的清晰!

各种感悟层出不穷,鸣人有些压制不住,心中暗道:难不成我要顿悟了?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那股陌生的道韵在他心中缓缓打了个问号,然后又散去,留下一个“木”字。

木?

什么意思?

鸣人猜测。

啥木?

不对,我刚才不是在想自己应该叫什么名字吗?

这难道是自家师父同意了自己收徒,远程给自己发了消息。

但是这个木,不会是我的道号吧。

这么随便,就一个字?

那我怎么介绍自己:

木道人?

木僧人?

木散人?

木真人?

师父,您老人家多给点提示啊!

然后,心中道韵再次凝聚,这次字比较多:“你怎么这么多的内心戏,就一个字,木!”

鸣人:…………

我家师父不高冷,逼格有点下降啊,而且还有点……

不能乱想,不能乱想,稳住:师父肯定在窥屏。

立刻收起心思,将刚才产生的感悟封印在太极图中,准备回去后便仔细感悟。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将伊那里收入门下。

伊那里听鸣人说自己不是稻荷大神后倒也没有失落。

师父有这种改天换地本事,绝对不是凡人,只要能学到本事,师父是不是稻荷大神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鸣人刚刚说了一半之后便停住了,这让伊那里有些担心:“师父不会不收我了吧。”

毕竟是个小孩子,想什么就问了出来:“师父,您不会不收我了吧。”

鸣人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摸着伊那里的小脑袋道:“自然是收你的,我刚才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对了,记住,我的名字叫木。”

由于只是记名弟子,到不用鸣人再赐名给伊那里。

“伊那里,我现在传授给你北冥神功和六脉神剑,以后要好生学习。”鸣人一指点出,借用着阳鱼所蕴含的道,将魔改后的吞天功和剑气诀传给了伊那里。

真活学活用,师父那边刚用的道韵传字,鸣人这边便学会了道韵传法。

这倒是一脉相承。

不过这也说明鸣人的资质之高,学东西迅速。

鸣人顺便还在伊那里的灵魂中留下了一丝阳鱼的道韵,这样他便可以在伊那里生死关头之际,直接投影降临。

哪怕他在主世界,也可以做的到。

伊那里这一刻感觉脑袋被一个小锤子轻轻的锤了一下,伴随着一丝丝疼痛,脑子里多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知识。

“是不是突然会了很多东西?”鸣人见伊那里蒙蒙的表情,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伊那里乖巧的点点头:“是的,师父,但是有些看不懂。”

“这就是我教给你的知识,你现在已经学会了两种功夫,你看不懂是因为你没有将这种知识融会贯通。”

“你要是想将他融会贯通的话,必须要刻苦学习,不光是我教给你的这些武功,以后上学了,学校里的知识也必须掌握,只要不停的学习,你才能一直成长下去,才不会出现像今天这种保护不了珍贵的东西的情况。”

“是,师父!”伊那里有些兴奋的点点头。

“成长是需要时间的。”鸣人说完,从乾坤袋里拿出三颗紫灵果,化为雾气融入道伊那里的灵魂之中:“这是紫灵果,一颗便可以让你达到人间的极限,不过得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你修炼的过程中会慢慢的将他的能量吸收,转换成北冥神功的真气,剩下多余的两颗给你打基础,让你会在修行的路上走的更远。”

毕竟,伊那里并没有像雏田那样怀有以吞噬为主的大筒木血脉,能够快速的转化吸收这些灵果。

倒是和自己的本体一样,属于纯种的人类。

当然,这也不一定完全是坏处就是了。

鸣人座下的九尾感觉自己要嫉妒的质壁分离了。

这种紫灵果,好想要!

这个小破孩才跟你认识多久,你就拿出这么多好东西了?

显然,九尾不清楚,弟子在道门意味着什么。

哪怕是记名弟子。

在道门也意味着传承,像鸣人这种亲传弟子,那就是师傅的亲儿子,甚至比亲儿子还要亲。

记名弟子可以认为是不怎么受师父宠爱的儿子。

接着,鸣人又抽出一柄宝剑,通体黑色,剑柄处镶嵌着五颗宝珠,分别呈白、青、黑、红、黄五色。

剑长三尺三寸,上刻云纹:五行!

剑一拿出来,九尾的眼泪便从嘴角流了出来。

这柄剑,气势好强,好像拥有。

“这柄剑是一位大能看小说时得到的灵感炼制的,名叫五行剑,不过它比那本小说中的五行剑要强上许多,你以后行走忍界,行善积德,难免会与人争斗,如今,我便将它赐予你作为护道宝物。”

伊那里开心的接了过来,五行剑有灵,瞬间变成了伊那里的手臂长短,将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把剑弄坏了,有些无助的看着鸣人。

“哈哈,宝剑有灵,他这是认可你了,所以变化成你能用的尺寸,变大变小只是他的基本功效,不要惊讶。”

伊那里哪里见过这种宝物,顿时开心的抚摸着五行剑。

五行剑也颇给面子,震动着回应着伊那里。

九尾已经自闭的低着头抱着狐嘴哭泣。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鸣人拍了拍九尾的大脑袋表示安慰,将伊那里从开心中叫了出来:

“既然拜我为师了,便要遵守门规,以后不得做坏事,更不能仗着自己的功夫欺压乡里,为非作歹,若是你以后违反这一条,我立刻得知,到时候,轻者将你修为收回化为凡人,重者,让你重入轮回,再不得入我门中!”

伊那里吓的差点把五行剑扔掉:“师父,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坏事的。”

鸣人这才点点头,易道领域张开,将九尾的听觉屏蔽,开始给他讲解功法中需要注意的地方。

道门规矩:法不传六耳!

九尾:…………

好气!

但是还得做好沙发。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转世在魔法大陆[西幻]论师姐的被推倒团长的早逝原配黑夜如我[综反派]西游:龙族由我带飞天地白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