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被抛弃的贫穷青梅(4)(1/2)

渣男都为我倾倒[快穿] !哭都不能肆意, 音量刻意地压着, 细细小小的,犹如街边被人遗弃小猫咪, 一边舔舐着伤口一边呜咽。

模样真是可怜极了。

季景仲不知为何,就联想到了这样一副画面。

他伸出右手, 攥成拳,在空中犹豫再三, 还是推开了她房间的门。

听到动静, 梵音倏地抬起头。见到来人后,她惊讶了一刻, 然后马上用手抹着脸上的泪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结巴着问, “季叔叔,你、你怎么过来了啊?”

她眼眶还是红红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季景仲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阵怜惜之情。

他出声安慰她,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说着他平时绝对不会说的鸡汤话,“过去的都过去了,季淮不适合你,你以后肯定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季叔叔,你误会了。我不是为阿淮哭的。”梵音摇了摇头, 吸着哭红的鼻子说道。

“那你这是?”季景仲紧拧着眉, 觉得很不可思议。

“因为……”梵音把一本高数书拿出来, 仰起头看着他, 被泪水洗过的眼睛澄澈干净,不带一丝杂质。

她目光热切地看着季景仲,语气十分苦恼地说,“我上学期这门考试没有及格,开学以后我要参加补考,可是我还有好多题目都不会。”

踟躇了一会儿,梵音大着胆子问,“季叔叔,这几天你忙吗?我要是遇到了不会的题目,可以过来问你吗?”

她的声音又甜又软,眼角带泪柔柔看他一眼时,季景仲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陷了进去。

他明知这是儿子的前女友,也明知自己不该和她产生过多的联系,但鬼使神差的,他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偏哑,“可以。”

过了会儿,他又补充一句:“我每天晚上都有时间,你可以拿着题目来书房找我。”

-

因为有些话已经和陈艳艳完全说清楚了,所以季淮也不必心虚,躲着她不敢见面了。

季淮搬回了季家的别墅,但他心里还是非常怀疑,昨天陈艳艳表现的那副洒脱的模样肯定故意装出来的。

他总觉得她还没有完全放下。

毕竟前几天他只要一提分手,她就默不作声地流眼泪,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对这份感情这么不舍得的人,怎么可能一天不到,就笑着祝他和周清妩百年好合呢?

可别伤心难过到精神出问题了哦。

吃完晚饭后,季淮很不放心地去找她。他伸手要敲门的手还没落下,门就自动打开了。

梵音一身睡裙出现在他面前。

见到季淮,她诧异地扬了扬眉,“你找我有事?”

季淮看了眼她手中抱着高数书和草稿纸,心里浮起一丝愧疚。

陈艳艳数学底子不好,上学期他们学高数那会儿正好是他和她提分手的时候,学校贴吧论坛里他们三个的事又闹得沸沸扬扬的。

她因为这些事情分了神,结果把这科给挂了。

为了将功补过,以及减少心里的那么一丝丝愧疚,季淮主动对她提议说,“艳艳,我帮你补习高数吧,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不需要。”梵音摇头拒绝,“有人答应了帮我补习的。”

季淮不肯相信,“在这个家里,除了我和我爸,谁还会这些?艳艳,你不要逞强了。我们虽然分手了,但你有什么……”

梵音直接打断他,笑容甜美可人,“就是季叔叔帮我补啊。”

“……”季淮古怪地望着她,觉得十分好笑。

他爸平时只关心公司的事,对他的学习从来都是不管不问的,这会儿怎么可能会去帮一个不相干的人补习功课?

完了,他心里大叫一声不好。

陈艳艳不会真的因为两人分手的事神经错乱了吧!

到底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还有几分在,他实在不忍心她因此变得不正常。

“艳艳,”季淮握住了她的手,叹息了一声,关切地说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我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梵音不想理他,“我说了七点钟去找季叔叔的,你别拉着我害我迟到了,季叔叔不喜欢不守时的人。”

见季淮还不肯松手,她用了些力气,一下挣开他的手。

走了几步,她忽然回头,一张脸笑吟吟的,媚眼如丝,语气却颇含嘲讽:“季淮,昨天你还要我不要缠着你,你看看现在究竟是谁缠着谁?”

她走了好远,季淮还愣愣地站在原处。

我艹哦!陈艳艳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娇媚了?!

到底是谁教她的啊???

除了自己,她究竟还对哪个臭男人笑过了啊?

-

梵音敲门,走进书房时,季景仲已经端然坐在那儿等着她了。

“季叔叔,麻烦你了。”她对着季景仲一笑,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上。

打开书,梵音用手指着做了记号的题目,“我这几道不会写。”

季景仲视线先落在她的手指上,白如嫩葱一样的食指,指甲修得圆润,淡粉色的,小巧可爱的紧。

稍微抬一下头,他就能看见她隐藏在卡通睡裙下面,随着呼气一下下起伏的两团绵软。

他想起了那晚,自己手覆在上面的感觉,滑而不腻,如握暖玉。

梵音察觉出他的失神,眼尾轻轻一挑,嗓音甜糯地问道:“季叔叔,你怎么了啊?”

“没事。”季景仲喉结一滚。

低下头,他撇开那些旖旎的心思,将注意全都集中在书中都是数字符号的题目上。

多少年没做过这种数学题了,他先翻着她的书回忆了了一下以前学过的知识,再下笔时,就能刷刷在草稿纸上直接写出完美的解题过程和答案了。

“这样做,你看懂了吗?”他把解好的草稿纸放在她面前,给她讲解了一遍。

梵音凝神思索了一会儿,脸微红,不好意思地摇头说,“没有,季叔叔,你讲的太快了,这一步我还没听懂你就跳到下一步了。”

季景仲沉默了一会儿,又耐着性子把题目重新讲了一遍,“你先利用复合函数的求导法则,把原式从外面一层层地求导,得到一个最简式……”

讲完后,再问时,梵音没敢看他,低着头说,“嗯……应该是明白了的。”

“行。”季景仲一眼就看出她还是没懂,抽出一张空白的草稿纸,“那你把这一道题重新做一遍。”

梵音拿着笔在纸上演算,到了关键的一步,还是卡了壳。

她提笔沉思了好半天才下笔,季景仲随意瞥了一眼后,淡淡道:“这里写错了。”

闻言,梵音把自己写的划掉,在下面继续演算,写了没几笔,又听到身边男人无奈叹息道:“你又写错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