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异变(2/2)

毕竟,家禽身上通常会有寄生虫,如果不处理好,填在衣服里,那可就是在玩命了。

“清清这是在给咱们家省棉花呢,可是好事儿,去玩吧,一会儿大娘给你煮的烂烂的。”张氏正从屋里出来透透气,听着就把话接了过去。

“那就谢谢大娘了。”古青青看了看,将手里的葫芦瓢放回水缸就回了屋,寻思着配制些能消毒药粉出来好一起煮上。

古青青回去配药的功夫,张氏已经捞了鸡毛下锅,待古青青提着药粉到缸边的时候,锅里的鸡毛已经熟了,张氏正掀了盖子准备给她晒着,幸好她过来的快,这才又加药重新煮了一遍。

厨房里很快便飘出了一股子中药味,引的庄氏与古勤勤过来查看,庄氏一见向来讨厌清清的张氏竟然在给孙女烧火煮鸡毛,不自觉的就拧上了眉头,这可是她头一次见张氏主动为孩子做事。

“清清,你不会是真要拿这鸡毛当棉花吧?那么硬的鸡毛梗子会把布戳坏的。”古勤勤看着锅里令人不顺眼的鸡毛,心里一阵反胃,觉得这锅以后用来做饭会不会带着一股子鸡屎味。

“摘一下就好了,不塞梗子的。”古青青笑笑,朝张氏道,“大娘,捞出来吧,别耽误了姑姑做饭吃。”

张氏没有多言,麻利的将鸡毛捞出来,端到院里,又刷好了锅,见古青青蹲在那边摘毛,便凑了过去,学着她的样子,低下头帮着她清理起来。

古青青微微一闪神,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虽然这“后妈”自寺庙回来就变了好多,可让她与她长时间的相处,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不过,张氏不再如以前那般说话带刺,她还是乐见其成的。

两人均是默默的做着,没有任何的交流,张氏偶尔会抬头看她两眼,觉得这女儿比以前讨喜多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清清傻才嫌恶她,又或者曾经的自己是嫉妒这女儿花了太多的银子。

反正,她看着家里现在这个样子,觉这闺女确实顺眼多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她还能过上更好的日子吧。

古青青并未过多的猜想张氏的心思,刮了一会儿觉得手痛,便伸伸胳膊回屋了。

其实做羽绒服,鸭绒比鸡毛更合适,主要是因为鸡毛太粗。不过,她根本就没遇到过鸭子,这里的北方人闲鸭肉酸,又难养,所以非常少见,也因此限制了条件,就不能那么讲究了,只有将那粗粗硬硬手感并不柔软的鸡毛刮下来搀和着将就用了。

吃过午饭,这一大盆鸡毛就干凉着了,古青青怕被风吹的到处都是,便挪进了空间里。

入夜,她又开始在空间里忙着炼制搅拌机了,写写画画之后又切出各种零部件,前前后后忙了近半月的时间,总算调整出一台脚力驱动搅拌机,才将最终的图纸交给爷爷去制作零件。这却是几天之后的事了。

半夜时分,村东看护草屋的狗一阵狂吠,紧接着便是院子里的鸡叫牛唤,糟乱的声音传遍村子,同时也传进了空间中。

古青青心生烦躁,便闪了出来,隔窗以往,骇然一惊——正屋的房顶上正火苗跳跃,烟雾滚滚。

她连忙蹿出屋子,无意中一瞥,忽然瞧见村东的方向浓烟滚滚,夹杂着慧明和尚的呼救声:“着火了,快来救火……”

“爹娘……着火了……”古青青连忙惊呼,心思一动,取了些灵泉水直接如下雨般降到了屋顶上。

然——

意料中的一招掐灭火焰的情形并未出现,那屋顶上的火苗子反而“呼”的蹿出老高,竟是比先前更烈了数倍。

古青青更是被吓了一大跳,心中陡然一沉,却是再也不敢乱泼水了。

“哪里着火了?哪里着火了?”正屋里的人蹿出来,急急的问着,闷葫芦爹更是光着膀子拿过水桶就从缸里舀了一大桶,双眼一红,“嗖”的就朝屋顶扬去。

倏然间,房顶上的火苗竟然似浇了油水般“嗞嗞”炸响,不仅没有灭,还隐隐变大了一些。

只是,泼水的人正慌乱着,并未注意那细小的变化。

------题外话------

祝财神节发大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