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厚脸皮吃素餐(2/2)

“林公子?你来了,可是有事?”云氏起身,却没敢上前,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毕竟,村里的闲言碎语她也多多少少的听到了一些,这会面对谣言的当事人,总归是有些拘束的。

“娘,是林哥哥来了吗?”屋内的昌昌听到外面的说话声,立即兴冲冲的跑了出来,欢快的拉住了木书林的手,指着东侧尚未刷墙皮的屋子,囔囔道,“林哥哥,你今晚住我家吧,我爹说了,这间屋子就是我的,今晚你跟我一起睡。”

古青青抽了抽嘴角,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自己这哥哥简直是见了美男就把娘给无视了,唉……若是将来真有了媳妇,会不会弃了自己的家去倒插门呢……

“好呀,哥哥跟长生弟弟一个屋,待哥哥的大房子建好了,长生弟弟也到我哪里住。”木书林揉揉他的脑袋,刚梳好没多久的发型顿时又凌乱了,而昌昌却混不在意。

“昌昌,莫要胡闹,房子还没做好,哪里能住人。”云氏只当木书林是逗儿子玩笑,不得不连忙喝止儿子的无礼行为。

“云婶莫要嫌他了,我的房子还没建呢,有的住便好。”木书林扫了眼没有存在感的古青青,问道,“古伯伯他们去哪里寻人了?要不要将他们唤回来?”

他的话刚说完,胡同口便传来庄氏的询问:“昌昌娘,清清回来了没?”

“诶,刚到家。”云氏一错身,赶忙出门相迎,“是林公子把清清送回来的。”

“林公子来了,那怎的不掌灯?”庄氏得知家中有客人,脚下的速度一快,便到了家门口,客气道,“林公子,真是让清清给你添麻烦了,快屋里做。”

说着,庄氏在前头引路,顿了顿,又道:“林公子,可是吃过饭了?”

“没呢,还要劳烦伯母多添双筷子了。”木书林大刺刺的说着,完了还特地看了眼古青青,做了个口型:看吧,我不仅住你家的,还要吃你家的。

“这人脸皮真厚!”古青青在心中腹诽了一句,突然感受到有人注视,便抬脸看了眼,正巧对上木书林投过来的目光,隐隐看到他张嘴,脑中却忽然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看吧,我不仅住你家的,还要吃你家的……

古青青一愣,怀疑自己幻听了,本还想再听一听,木书林却已经扭头进了屋,庄氏点了油灯,橘黄的灯光摇曳生姿,打在木书林的侧脸上,悄悄他增添了一丝柔和的温度。

不多时,古祥云等人也在寻了一圈无果后归来,瞧见家中亮起的灯火,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洗过手脸,上了饭桌。

因着慧明的存在,桌上虽然只有六个菜,却均是清一色的素菜,这让木书林不由多看了慧明和尚两眼,果真是佛家弟子,连带着这家人也都跟着吃素,真是委屈了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竟然还要禁肉。

这一刻,木书林忽然有种想把这和尚扔出的冲动,但却还是忍住了,夹了一筷子放进口中,朝慧明和尚酸溜溜的道:“慧明小师傅,这口味是不是特地按着你的口味来做的?”

“这是敬重佛祖的口味。”慧明平静的回了句,见古祥云已动了筷子,便优雅的开始用餐。

木书林的嘴巴一紧,嘴角一抽,忍住被咬了舌头的痛,合着甜甜的味道咽下饭菜,连续夹了好几筷子到昌昌与清清的碗中,还特别重重的叮嘱:“来,你们两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有好处,敞开肚子吃,吃撑了哥哥带你们出去溜达溜达就没事了。”

嘚,听着这话,桌上几个大人的筷子都僵在了原位置,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该怎么接应了。

“谢谢林哥哥,你也要吃饱,咱们一块出去打拳。”昌昌往小嘴里塞了不少,说话的声音都囔囔的听不清楚,却是解了其他人的尴尬。

这一顿,吃的最饱的便是昌昌了,目的就一个,吃撑了晚上可以跟林哥哥出去溜达。

夜色浓浓,月华清冷,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院子里踢腿扬胳膊,有模有样的做着动作,直到肚子里的食物消化的差不多,昌昌才恋恋不舍的回屋,木书林则翘着唇角摸进了慧明的房间。

“秃驴,佛祖喊你起床了。”木书林一进门,那不善的口气就像古青青第一次见到他那般。不过,木书林并没有像古青青那般毛毛躁躁的跳脚,而是一进门便以几块的快速闪到了慧明的身边,不由分说的连续戳了好几下,浅浅的笑看着慧明脸上的不安。

“林施主真会开玩笑,佛祖早就歇息了。”慧明轻轻开口,平静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无奈,谁让他没习过武,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方给制住了呢……真是手无缚鸡之力,悲乎……

“你不知道佛祖起更了?”木书林说着,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手指再次戳了一下,连说话的机会都没在给他,直接拎小鸡似的将人提到了地上,然后,躺在床上的人便换成了他。

“咯咯咯咯……”

天色未亮,木书林便早早的醒了,悄无声的离去,却是应着晨雾,带着挣扎的鸡叫进了院子,突然而来的吵闹声很快便唤出了屋内的人。

“哪里来的鸡叫?”古家和一出屋嘟囔了一句,循着声音看到了院中的六只野鸡身上,瞧它们被绑在一起的鸡腿,立刻寻找始作俑者。

他一转头,便发现了在洗手的木书林,目光顿时落到他身上,同时还看到了他鞋帮上的一抹猩红,惊问:“林、林公子,你受伤了?”

“没有。”木书林回了句,起身扯了晾衣绳上的手巾,顿时露出了他脚边躺着的东西,大耳长鼻,白牙黑皮,脖颈的位置翻着血淋淋的肉。

看着那个伤口,古家和的腿脚微微发软,待看清是一头野猪的时候,再望向木书林的眼神就更复杂了。不用问他也知道院里的野味肯定是眼前风度翩翩的林公子所为,却还是有点不太敢想,那一头进两米长的野猪的死会是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少年干的。

“古叔,房子建成,我也没什么别的礼物可送,就清早去山上溜达了一圈,收获有点少,权当给弟妹补身子了。”木书林说的很诚恳,态度更是温和的让人无法拒绝。

“不少不少,让叔怎么谢你才好。”古家和局促的搓着手,感觉这礼物太贵重了,别的不说,光这一头野猪起码就能卖个十多两银子,那可是一大坨银锭子。

“不用太客气,今日不是家中要宴请村民么,一会儿我让王二他们也过来给婶子打打下手。”木书林和气的说着,话也比以前少了些客套,听起来更让人觉得亲近。

“啊呀,这么大一只野猪,这怎么使得呢,林公子不如拉镇上换银子吧。”庄氏听了回对话,这才出门,瞧见野猪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庄氏也是以前缺银子缺习惯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值钱,一时口快,就将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庄伯母,你、我,唉,怎么说呢……这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木书林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他现在根本不缺银子,身上带的药丸和空间里出产的药材随便卖卖就有大把的银子,根本不缺这点。

当然,木书林也知道穷人对钱的渴望,却又不好意思对庄氏直言,只得说的很含糊,说完便转身走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