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建房制香,门口放上鬼打墙(2/2)

“耶,慧明师傅最好了。”古青青忽然晃着拳头蹦了两蹦,那活泼的样子让慧明觉得这才像个真正的小孩子。

两人很快便到了里长家,古青青将来意细细的说了一遍,又惊又喜的把古善德激动的连喝水的碗都掉在了地上尤不自知。

古善德虽为里长,但管的却是古河崖村和大河崖村这两个村子,同时,他也是古家的族人,对于家族的忠诚度可不是古青青这种穿越者能相比的。

如今,听到一个对家族顶顶好的消息,能不惊喜吗?能不兴奋吗?激动是必然的。

毕竟,村子一旦成为了燃香的生产地,几乎可以说是古家的族人有了传族的饭碗,有了立族的生意,哪怕这生意很小,却是一条新的生路,比仅仅靠佃田来土里刨食的生活要好很多。

“清清,你果真是古家人的福星,我、我这就去找族里的长辈商议商议,看看将村东的晒场换出来,免费给你们建那啥厂房。”古善德回味了好半响,攥了下古青青的手臂,又抓住慧明的手感谢起来,“慧明大师,古家人对灵岩寺的恩德深表感谢,待一切办成了,定会举族去灵岩寺感谢佛祖。……”

古青青看着里长喜不自胜的模样,脸色却是沉了又沉,貌似这免费的场地并不能到了自家人手中,感情是要白忙一场了。

不过,村东的晒场都是些好地,若是自家人从村民手中买的话估计也是一大笔,还是让里长去调换吧,自己再另外买块地来种药材。

想到买地,古青青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肥汉子的身影,觉得从村民手里买这零零星星的小块地,不如从那马地主手里抠一些出来。

反正马大哈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阴他也不算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

“三老爷爷,那你先忙着,等商议好了,随时到我家找慧明师傅拿建厂房的图纸,以便早日开工。我家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古青青扯了扯他的衣角,觉得这建厂房的事还是不要自己操心了,让里长去想办法吧,还能给自家省下一笔工钱。

两人虽不是无功而返,可古青青心里多少是有点膈应,出了门便与慧明分开,独自朝村南行去,忽然想要瞧瞧那妖孽的房子盖完了没。

行至目的地,眼前的场景让古青青觉得即使有双钛合金的眼睛也会被闪瞎了。

前方,入眼的只有一堵差不多五、六米的围墙,那围墙还特别奇怪,竟是一根根足有三米长的石条拼起来的,尤其是近处了细瞧,这围了一圈的石墙就是一个大拼图。

第一个想法:这妖孽从哪里弄来的大石头?又是怎么如何搬来拼的这么完美?

第二个想法:这货不会是想建一座金字塔出来吧?金字塔不就是用这么样的石头筑成的么?

第三个:这墙后面的房子哪里去了?竟然连个屋顶的影子也望不着。

古青青仰头看着参差不齐的墙头,感觉上这墙还没有建完,似乎还有在加高的可能,只是——他又是如何在十天内将院墙垒成这样的高度?

“咦,这不是清清妮子么?也是来这里看林公子建房子吗?”光辉娘见她驻足不前,便带着八卦心走了过来。

听见有女人出声,古青青回头看了看,见是住在村前的陈婶婶(儿子名叫光辉),便笑着问候:“陈婶婶,你这是上哪啊?”

“不上哪,就是瞧着你在这边好奇,特地过来瞅瞅。”

光辉娘笑笑,目光也飘向了院墙的方向,打开了话匣子,“林公子家的院墙可神奇了,他来的第二天晚上,这院墙就蹭蹭的往上冒。你恐怕不知道吧,这太阳一出来,院墙就不会长了,等到天色一黑,差不多村里人都睡下的时候,这院墙就跟活了似的,东边长一长,然后西边再长一长,看起来啊——”

光辉娘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瞅着她的脸色盯了回,见她只是望着自己,连问也不问,便没了卖关子的心思,弯腰低声说道:“看起来就像是有鬼怪作祟,帮着林公子在垒墙呢,可是吓死人了。”

这话听的古青青一阵恶寒,顿觉周围阴风阵阵,这人不会是在编瞎话吧,谁家的院墙会自己长?还说的有鼻子有眼,好像她亲眼见过似的。

“还怕了吧?你可千万别往前走了,婶子说的这些都是亲眼所见,你别不信啊,这事村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光辉娘见她一脸“你在胡扯,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的表情,顿时板起脸来,甚是严肃。

“嗯,我知道了。”古青青点点头,问出心中的疑惑,“陈婶婶,你是怎么看见的?可是去过林公子家的院子?说不定院子里面有工人干活呢。”

不过,她的话刚说完,心里就自己把自己的猜想给否定了。

因为古青青她自己也没见到木书林请过什么工人,当然,他当日带来的那一家子仆人貌似也很久没见到了。确切说,除了那天傍晚见过木书林的面外,这十多天都没再见过他的身影。

想到这,好奇的心思又升了起来,觉得这木书林真不是一般的人类,也或者他根本不是人类,若不然,他怎么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能从光溜溜的秃头变成了乌发罩顶的美少年?

好奇心一起,古青青便想找灵龟问个清楚,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始终得不到灵龟的回应;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细算起来,她记得这事好像是从木镯消失的时候,她就没有再见到灵龟的身影,也没再听到它的声音了。

“婶子自然是看见过了,当初婶子见林公子家的院墙很奇怪,便想过去瞅瞅是个啥情况,可是啊……婶子绕着那墙转了一圈,也没瞅见半个人影,你说奇怪不奇怪?”

光辉娘吐露着自己的心事,还有自己得知的消失,并暗暗将所听来的猜想揉成了一团,继续道,“我觉得这事挺奇怪的,便想上前摸一摸院墙,你猜怎么着?不管我怎么往前走,怎么朝前进,胳膊使劲的伸,却是连院墙的一丝土渣子都摸不到一点。”

“有这么诡异的事?”古青青惊的微微张嘴,真想立刻到那边摸上两把试试。

“啥诡异的事?!那根本就是很邪门的事,吓的我赶紧跑回了家。然后啊,我第二天一睁眼,出门发现林公子家的院墙竟然长高了,我就把这事记了心里,寻思着晚上再瞧瞧。”

光辉娘说着,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又道,“虽然当天晚上我睡过了头,没看见怎么回事,可是啊,我家隔壁的张妹子上心了,晚上盯了大半夜,这就发现林公子家的院墙会自个长。”

说完,光辉娘四下环顾一圈,拉着她的手腕离院墙远了一些,继续开始讲述她的所见所闻,于是,经过十天的盯梢,院墙就神神秘秘的长现在这么高了。

不过,这事没人大声囔囔,都是私下了躲屋子里互相嘀咕,一来是怕林公子知道了报复,二来是担心惹恼了那些看不见的妖魔鬼怪找上门谋害了他们。

日头高挂,突起的秋风扯着耳边的发丝,拽着屋顶上冒出的青烟,不知不觉中,古青青竟在这边听光辉娘啰嗦了一个上午,这才满心好奇的回家。

吃罢午饭,古青青又怀揣着好奇心溜到了“林公子”家的院墙外,拐到与村子北面的方向,一步一步的绷着神经朝高墙摸去。

“是想翻墙吗?怎么不走正门?”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问话,惊吓的古青青身体猛的一抖,膀胱不受脑袋控制的一缩,条件反射般挤出来一些热热的东西。

古青青小脸当即惊得煞白,没想到干件偷偷摸摸的事还这么紧张,等她镇静心神回过头,才发现——木书林竟然面瘫着脸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呵呵,是林哥哥,你刚回来吗?我正巧路过,见你家院墙很结实,正想瞅瞅呢。”古青青干笑两声,平复着胸口躁动不安的小心脏,一边努力的恢复着自己天真烂漫的儿童脸,一边吐槽着木书林那装深沉、烂肠子的吓人货。

看着面前俊美的脸,慢慢浮上一丝奇特的笑容,那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古青青顿觉脊背发凉,似乎有什么极度危险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是么?要不要顺道去院里看看风景。”木书林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俊眸凝视着古青青的晶眸,摸了摸光洁的下巴,目光里洋溢着兴致盈然,兴味十足。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触动师弟的灵魂记忆,兴许可以带进院里试探一下,兴许这小丫头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木书林细细打量着她,六岁的小身板实在不够看,顿时掐灭了试探的想法,又盯上那如清泓般清澈动人的一双美眸,恍惚间觉得那眼底似被隔了一层朦胧的纱,无形的阻止了他的深探,让他再也无法走进内心的深处。

------题外话------

是不是这男主太差了?实在不满意的话,小禾宰了重新换一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