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建房制香,门口放上鬼打墙(1/2)

农家福女 !屋子里两人正说着,听的庄氏心头蹭蹭冒火,这沾亲带故的两家人,那刘氏怎么就编排起一个小辈了,这样刻意败坏孩子的名声,她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真是恨不得放把火将那一家子烧个干净!

对于张渔夫家的小子,庄氏本还觉得他老实靠谱的善心人,如今这么一回想,曾经的好感反倒变了味,即使自己的女儿跟张大勇之间没什么事,也让人心里不嫌恶起来,闹的庄氏一下午病恹恹的。

傍晚的时候,一辆马车进了村子,还特地停到古祥云家的大门口,噗通噗通从车上跳下来三男两女一和尚,再次引来村民的好奇围观。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木书林和灵岩寺随来的那个和尚,至于年轻的马夫则与另一个中年的男子站在一起,同来的粗布麻衣妇人牵着个十一二的小姑娘,唯唯诺诺的跟在木书林与和尚的身后,默默的站着。

“林哥哥,是你来了。”

本来在大街上玩耍的昌昌也好奇的跟着马车到了自家门口,这才发现从车上下来的人竟是他念叨了一路的林哥哥。

“长生……”木书林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浅浅一笑回应了一声。他这么一笑,便似那洒落的夕阳,几乎是一瞬间,围观的女人们便满脸妖娆的c红。

昌昌看着让人沉沦的笑容,顿时激动不已的扑了上去:“林哥哥,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呢,走的时候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真没想到你还能来找我玩。”

“没有呢,只是临时出了点状况。”木书林浅笑着解释,很亲近的揉着他的头发,几下就给挠成了乱糟糟的鸟窝状,“你这是去哪玩了?我还以为你会在家里呢。”

“在那边跟别人玩,我瞧着你的马车进了村子,便追过来了,走吧,快到我家里来玩吧。”昌昌说着,还将玩具鱼让他看了眼,拉着他的手就朝院院子里走。

“是林公子来了,快进屋吧。”张氏听着马车声,便出来瞧瞧,发现是熟人,连忙上前热情的招呼。

木书林礼貌的点点头,却没有多说别的,既没有失了礼道,又保持了与女人该有的距离,示意身后的人先进院子里等着。

“林公子,你这是?”古祥云从屋内赶出来,看了看林公子和慧明小和尚,又奇怪的看了眼后面的一行人,心里正犯嘀咕,这林公子来自家会有啥事?这天都快黑了,若是你们没有住处,都住在我家里,哪有那么多的房间啊……

这一刻,古祥云还真是要允了孙女的央求,觉得加盖几间房屋是迫在眉睫了。

“古伯伯,你好。小生来的是不是有些唐突了?希望没有打扰您。对了,里长家在哪里?”木书林像个正常人似的问了好,顺着古祥云的目光看去,连忙道,“他们几个是小生随带的下人,正想先给他们找个住处。”

木书林说着,朝身后指了指马夫等人,道:“他们姓王,是一家人。”

王二见新主子指向他们,连忙拉着妻儿上前,躬身见过新主子的长辈:“小人王二,这是贱内代氏,儿子王发回,女儿随丫儿。还不快见过古老爷。”

“奴婢代氏(随丫儿)见过古老爷。”

“小人王发回见过古老爷。”

三人立即回应,听的古祥云直愣眼,这是个什么情况?让他非常的不适应,只好干笑着光点头不说话,囧的一张老脸都变了色。

“古施主,小僧的住处也要劳烦您了。”慧明和尚行了佛礼,倒是解古祥云的尴尬。

“嗯,我一会儿让内人收拾个厢房出来暂住,可好。”古祥云说着,朝庄氏使了个眼色。

“古伯伯,您现在若是不忙的话,同我去躺里长那里吧。”木书林看了眼小和尚,虽然两人同路,但目的不同,而且和尚只是一个人,寻住处自然容易,而他还买了下人,自然不能让下人也跟和尚似的风餐露宿、沿街化缘过活吧。

所以,该圈养的奴仆自然不能放养。

古祥云笑着点头,转身指引木书林去找里长了,随后又陪同他看了大耳朵家的旧房子,木书林连讨价都没讨就买了下来,直接让那一家仆人住了进去。

木书林掏银子的爽快劲让里长喜的和不拢嘴,得知他还要多买块闲地再盖一处新房子,里长都快高兴的不知东西南北了。

昏暗的夜色下,木书林当即选了村南一处开阔的地方,因临近南山脚下,里长一高兴便同意将附近的十亩荒田给他划成了院子。

当然,这并是他临时起意选的位置,而是早就看中的地方,而且距离河边比较近,就算哪天他将昌昌兄妹俩带走了,将房子赠送给古家老人也算是份大礼。

一天卖出两套房子,里长揣着到手的六十两银子乐的都要飘上天了,幸福的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有银子的日子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不过,眼下他是极度高兴了,可是,当他日后看到建起来的大房子时,差点嫉妒加后悔的要吐血了。人家不仅建了三进三出的屋子,还将那十亩荒田直接以高墙给圈了起来,想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模样都非常不容易。

更让人郁闷的是,村里人都知道那院墙里还布置了不少诡异的陷阱,明明看着院墙就在跟前,伸手却是怎么摸也摸不到。

这边,庄氏也赶忙收拾了一间空屋子出来给慧明和尚居住,待古祥云摸黑返回家中时,发现家里突然这样多一个人居住,让本就拥挤得的房子显得更紧张了,弄的女儿都不得不跟他们老两口挤在一个炕上。

于是,第二天天一亮,古祥云匆匆吃了几口便出门寻泥瓦匠去了。此时的家况,古祥云就是再想省钱也得搭起几间屋子来。

得知家中要盖房子,古青青也就没有再去怂恿爷爷买荒地,而是瞅着空间就往外跑,寻个没人的地方继续忙自己的,无人打扰的生活过得那个惬意简直没法形容了。

慧明看着这家子忙了白天忙黑夜,七、八天的时间过去,愣是没有半点闲工夫找他谈论制香的事,这倒是让他有了充足的念经时间,没事可干的他除了在村子里给长舌妇讲讲佛法,简直就是一个坐吃等死蛀虫。

当然,讲佛法也不过是一时新鲜,当他第四天坐到村口去的时候,已经念的村里人远远的瞅见他就绕道而行的地步,慧明不得不收了心思,彻底的闷在屋里诵经敲木鱼。

十天下来,慧明都快憋的发霉长绿毛了,终于等来这家子人明日竣工的消息,看着新建成的四间南屋和大过堂,心里憋了N久的闷气才长长的吐了出来,那感觉就跟住了一百年墓穴的死尸成功复活,终于爬出来重见天日一般。

新屋建成,吃喝庆祝是免不了的,可这场合却不适合慧明出场,他只能眼冒绿光的听着庄氏与张氏,还有古勤勤商量明日饭菜的份。

“慧明小师傅,你过来,我给你说个事。”古青青瞧着小和尚竖着耳朵、盯着厨房的方向,那馋兮兮的模样就想笑,若不是知道明日能完工,她都快忽略这小和尚的存在了。

慧明微微一怔,跟着她去了外面,客气的问道:“小施主,不知你要跟小僧说的是何事?”

“当然是喜事。”古青青淡淡一笑,道,“你陪我去一趟三老爷爷家,咱们买块新地方继续建房子。”

“啊!还要建房子?”慧明一听,顿时不淡定了,都已经建好了,怎么还要再建别的房子?

“嗯,我想建个厂房,都将您请来我家做燃香技术指导员了,怎么也得建个大房子做生产基地。”古青青嘴角微微一抽,不就是建个房子吗?你用的着这么激动?再说了,这建的又不是寺庙,你用得着反应如此剧烈吗?

(话说,你哪只眼睛看人家激动了,人家小和尚都被你惊的快破胆了。)

“哦,是建厂房啊。”慧明掩饰性的抚了抚心口,平复着受惊的小心肝,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技术指导员是个什么活,但这不妨碍他对正事的关心。

“厂房的事不急,慢慢来便好,你家的房子已经完工,小僧瞧着那新建的过堂很宽敞,基本就够用的了。”慧明慢吞吞的说出自己的建议。

【过堂,大门口与内院想连在一起的空屋,农村常用来停放车辆。】

“过堂再宽敞也不方便啊,还是另建一处位置比较好,既能做生产地,又能做仓库,还能让慧明师傅安心念经敲木鱼。更重要的是可以让闲在家里的村民有个工作的地方,对全村的人都有好处,这种行善积德的机会,慧明师傅难道不愿意出一把力吗?”

古青青腆着小脸,跟受了委屈,做了错事似的,看的慧明心尖纠成了麻花钻。

可不是么,都是他慧明心思窄了,一直以为要学做燃香的只有他们一家人,哪里会去想人家是准备让整个古族、整个村子都受益,却不知古青青是想变相的给自己家圈个块田地出来。

“成,小僧非常愿意陪你去。”慧明爽快的应下。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