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师兄寻师弟,高价石头玩具铺(1/2)

农家福女 !古青青抿着嘴唇微微一笑,并未过多理会,伸手从篮子里摸出了一两个苹果,殷勤的递给庄氏一个,便咔嚓咔嚓的啃了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庄氏微微叹了一口气,换了一声昌昌,将野苹果递给了他。

歇了片刻的脚,一行人这才进了山下繁忙的小镇,溜达了一圈,给两个孩子买了些糕点后,方到客栈订了几间客房。

古青青不想与庄氏他们挤在一间房里,就单独要了一间,一进屋便关了房门,随手布置了一个隐形阵法,遮掩住木镯所在的位置,便闪身进了空间。

看着自己沿途收进来的石头,随手挑了六块个头不同的去了器房,准备着手炼制一些云山纪念品。

在处理掉石头上的脏污后,又将石头切出可站立或坐卧的底座,以方便摆放,随后又在地步雕刻了云山纪念等标志性的字样。

待修饰完毕,古青青盯着看了片刻,模样上尚算满意,但又感觉少了些什么,细细思索片刻之后,她便带着石头出了屋,将六块石头放置在泉水中。

随后,她又将其它的石头如法炮制,并同样放进了灵泉水中,取出先前放入的一块石头,试着在上面刻画出一个最简单的聚灵阵。

聚灵阵可以聚集灵气,而灵气可以温养身体,若是这些石头能刻画成功,摆放在家中的话便能在不知不觉中改善人的身体,卖给别人也不算太坑人吧。

只不过,这些石头承载不了多久便会耗尽灵泉水沁入的力量,估计到那时又会便成一块普通的石头了。

这般想了一遍,古青青方动手开始雕刻第一块偏大的石头,先凝练了几根灵力丝将石头裹了一下,以防石头承受不住而报废。

有了灵力丝的加持,石头上仿佛多了一些色彩,随着她的刻画,石头如要被切割机解体一般,却又紧紧的挨着没有散开。

古青青看着自己刻画出越来越多如几何图形一般的图案,心头就越是紧张,到了最后一条连接线的时候连手都微微发颤,生怕一不小心而前功尽弃。

“噗!”

突然一声轻响,手中的石头终是四分五裂的碎成了一堆石渣子。

古青青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看来这聚灵阵还需继续精简。

她又取了一块样貌普通的石头刻起来,这一次又将图形减少了数条不太重要的辅助线,虽然减少了聚灵阵的功用,但总算成功了。

在成功的那一刻,她便感受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氤氲的朝着她的方向汇聚。

压下心中的高兴,她开始刻画成功第二块,然后第三块,第四块……

当面前摆上五块的时候,这五个已经启动的聚灵阵所聚集来的灵气俨然不是单独一块聚灵阵所能相比的了。

第六块的时候,她并未将阵法完全刻出来,二是在最后一笔处留下一个小洞,试验性的沾了些灵泉水。

令人称奇的一目出现了,只见石头上亮起了淡淡的荧光,似法师为玉器佛像等物品开光一般明亮。

片刻之后,荧光慢慢转弱,最后消失,但是,石头上的聚灵阵依旧存在,还是成开启状态存在,效果也未有所变差。

这一刻,看着手中坚硬的大理石,以及碎掉的页岩渣渣,古青青的脑中灵光一闪,若是拿玉质的物件来练阵的话,估计成功率要高的多了多。

当她成功刻画出第十块时,便疲惫的停了下来,懒洋洋的浮在灵泉水中恢复力量。

夜深人静,紧闭的窗户缓缓打开,一道黑影悄然跃入,空间中的古青青很快便接到了灵龟的提醒,得知来人正是木书林。

不过,古青青并没有想出去的意思,反正外面已经布了隐身阵,说木书林是个有本事的,那便等他破了阵法再现身也不迟。

木书林贴着墙根匆匆扫视一遍,见屋内没人,随手一翻,如水的光亮顿时充满房间。

他举着一颗杏仁大小的夜明珠再次将屋内检查了一遍,在行到墙角时,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红唇轻翘,心中的笑意挂上眉梢,邪肆中掺了一抹妖媚。

“真没想到你终于学会这个了。”木书林微笑着转身,看了看桌上的茶壶,慢悠悠的斟上一杯茶,回头朝墙角轻轻摇了摇。

虽然他看不到墙角下遮掩的人是何表情,却没急着去破解,而是怡然自得的啜了一口茶,感觉味道不怎么好,便未再尝,悠闲的在手中把玩着,似是要等到墙角里的人自己现身。

“清清,我知道你的位置了,还是出来吧。”木书林在等候了一会儿之后,见她没有想出现的意思,忍住心里的笑意提醒道。

空间里的古青青轻蔑的撇撇嘴,你丫的说出来姐就得出来吗?有本事你就破了姐的阵啊……

她正得意着,木书林的声音再次传来:“怎的这么磨蹭?是不想出来还是想让林哥哥揪你出来?”

“呸,还林哥哥,去当林妹妹倒还比较有模有样。”古青青嘟囔了一句,快速的穿戴整齐,一闪身离开了空间,隐在阵法中朝木书林的方向看去,见他正笑满脸的妖娆,差点就冲动的跑出去了。

“唉,你还真是如从前一般贪玩……”木书林轻轻一叹,端着茶杯起身上前,看似是无意的泼掉茶水,却恰恰冲乱了黍子米构成的线条,直接将古青青给显露了出来。

“舍得出来了?”木书林唇角微翘,笑意盎然,似那遥远的朝阳,柔和的暖光里带着淡淡的凉意。

古青青甩了个大白眼,瞥了眼敞开的窗户,淡漠的道:“来干嘛?小心被人当贼给抓了。”

“嗯?师弟这是愿意与我相认了吗?”木书林微微一怔,他可是记得这小丫头当初站在院子里跳脚发火的样子,全然没有半点师弟当年的温文儒雅。

“?”古青青一愣,原来是这家伙认错人,把自己当成什么师弟了,那感情好,正方解决了自己为找不到遮掩物发愁的问题。

“我几时变成你师弟的?你可别说是那是上一辈子的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师父是谁,你要是认错了亲戚,到时后悔我可不负责哈。”

古青青犹豫了片刻,想想还是不要直接承认的好,即使要认,也得等她摸清了这家伙的底细,免得哪句话对不上号而露馅;二来她还不知道这家伙找师弟的目的,万一是冲着她的木镯来的,搞不好对方会赶出杀人夺宝的事来。

这下,发愣的人变成了木书林,他默然不语的打量着她,从头到脚,再从下到上,来来回回的盯了好一会儿。他自认应该不会搞错,尤其是这丫头身上的那个镯子明明就是师弟的东西,是与师弟灵魂相通的奇宝,师父说过,除了师弟之外,根本不会有别的人可以认主。

因此,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怀疑师弟的东西会跑到别人的身上。

可是——师弟怎么会不认识自己了呢?难道重生后连记忆都丢了?或者,他在故意忽悠着自己玩?

“亲戚啊,是不能乱认的,起码得有凭有据吧,没个根据谁相信啊。再说了,真亲戚假亲戚也不好说啊,林妹妹当初不也是跟宝哥哥是亲戚么,最后还不是哭死了,所以啊,一切都要慎重,而且吧,我家穷的叮当响,又住在小山沟沟里,到哪里去找个师父?哪个师父会收个一无是处的徒弟呢?你说是吧?”

古青青见他不语,顿时乌拉哇啦的说的头头是道,那板着小指头语重心长的样子,甭提有多认真了。

“唉,这么说吧,其实呢,我瞧着林哥哥也是个大好人,不是我不想认你做师兄,只是呢,我不能一时贪心,误了林哥哥寻找师弟的大事,再说句实话呢,林哥哥可是一个俊秀的美男子,风流倜傥,俊逸挺拔,眼神轻润,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惊世存在。一回首,一瞥眸,那都是翩若惊鸿的大人物,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良夜,就算没有女人的地方,也能引来春心荡漾的老福星。而我就这么一个又小又矮的穷黑矬,怎么能跟林哥哥这样气宇轩昂,丰神如玉,潇洒俊逸,……”

古青青说的口若悬河,那句子都快跟唱的差不多了,虽然越说越离谱,越说心里越想吐,但为了搅乱这家伙的思绪,不乱扯怎么忽悠人。

毕竟,咱跟人家根本就不熟啊,更别说什么师兄师弟或者师姐师妹的关系了。

“停停停,你说这么一大堆的废话,还是想做我的师弟吧?”木书林听的耳朵嗡嗡直响,跟进了上百只蚊子苍蝇似的,闹的他抠了又抠,还是觉得耳朵被吵的难受,闹腾的简直要吐血倒地而亡了。

至于这小丫头否定了师弟的身份,却又想做自己的师弟,明显是另有阴谋。

木书林盯着她闪亮亮的眼眸,那笑意盈盈的巴掌脸,忽觉后背一冷,想要认师弟的想法立刻如肥皂泡一般碎成了无数水蒸气,以防被这小丫头的阴招给损了。

不过,他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哪会胆颤一个毛孩子的诡计,这师弟虽然不能乱认,倒是可以认个徒弟玩玩,尤其还是个灵性未泯的,拘在身边养上几年,指不定真能招来小师弟。

“唉,我怎么能做林哥哥的师弟呢,我已经有个师父了,若是再跟林哥哥抢师父,那得是多么的大逆不道啊……”古青青脑袋一耷拉,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坐到床边,不是很自在的绞着衣角,忽而抬头睁着亮晶晶的眼眸望着他,柔柔的道,“其实吧,就这样做林哥哥的妹妹也很好了,不是么?”

“你、你已经有师父了?师从何人?”木书林一惊,心里突然泛起一丝失落,随即一想,指不定她真的与自己是同一个师父呢。

古青青重重的点点头,话都这般说出来了,没师傅也得给自己蒙一个师父出来打圆场,只好默默的侧脸看向了窗外的深夜,咬着嘴唇道:“师父他老人家不让报名号,还请林哥哥原谅。”

木书林期待的神色一僵,恨不得抓过来扇她两耳光,尼玛的我神经紧张的都快断弦了,你竟然来一句不让报名号。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