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探秘的来了(1/2)

农家福女 !古青青见爷爷一副深沉的样子,也没出声打搅,就在那眨巴着眼睛盯着他。

“有了!”古祥云忽然大叫一声,将蚌壳梳子往青青怀里一塞,疾步跑了出去,一连抓了数个嘎拉皮,便行色匆匆的钻进了柴棚,随后又端了一盆水进去。

不多时,柴棚内便出“哧啦哧啦”的摩擦声,正是古祥云在用磨石打磨蚌壳,一下一下又一下,蚌壳的原色很快便出现了纹路统一的斜线,退掉了原本的黑色。

看着磨出来的亮色,古祥云欣喜的点点头,磨石擦出来的壳虽然没有梳子亮光,却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可行,只是,那梳齿怎么打磨呢?这么硬的皮,不可能跟绑出来的箅子一般一根根的组起来吧?

(箅子,一种用竹丝做成的细密的栉子,可刮干净头发内的沙子尘土,在某些山区用来刮头发长期不洗而生出来的虱子。)

“唉……”古祥云看着手中变样的蚌壳,微微叹了口气,放进水中便转身出了门,寻思着到懂木工活的老李家去借个锯子来试试。

“老古啊,这是上哪儿去啊?”

古祥云刚拉上栅栏门,便遇上了同族的兄弟古福山,连忙客气的笑道,“是福山哥啊,我这正要出去借个小锯子回来,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啊,呵呵,就是来你家的。”古福山摸了摸山羊胡,脸上一片笑容,堆起来的褶子都快成臭水沟了。

“有事儿?”古祥云的笑容一收,狐疑的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早个瞧着家和推车东西去镇上了吧?隔远了都能问道一股子腥味,刚又瞅见你们添了新家什,这……”古福山的话微微一顿,脖子一伸,凑到他耳边悄声问道,“昨个摸的嘎拉卖了吧?什么价位?”

听这问话,古祥云顿时有底了,感情是想抢财路的,是不是对方已经跟着去河里摸嘎拉了?若是自己说出个价来,那自家的摸了还能卖出去吗?不过,他还真忘记听儿子汇报价钱了。

“这个呀,我还真、不、清、楚,都是儿媳去谈的买卖,不如你进屋里找他娘(庄氏)问问,我这还有事,回来再跟你闲聊。”古福山说完,转身便走,连门都没给人家开。

古福山望着离去的背影,整个脸都跟抹了一层锅底灰似的,顿了好半响才调整过了,自顾自的开了栅栏门,同时朝屋内喊道:“长生他奶奶,在家吗?”

屋内,四个女人八双眼正全盯在光彩夺目的假珍珠上了,忽然听见外头有人喊,立刻慌慌张张的收了起来,就连独自在屋内画新样式的古青青都停了笔,隔着窗棂朝外瞅了两眼,随即将纸笔图样收进了空间。

“诶,来了。”庄氏应声出了房门,认出是古福山,便客套起来,“是棱子他爹啊,祥云好像刚出门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在院里等会儿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