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斗地主的资本(2/2)

“诶,吃吧,吃饱了早点去睡觉。”古祥云淡淡的应声,去洗了把脸,这才闷闷的坐到饭桌前。

“咋了?刚见你脸上有东西,流血了?”庄氏盯着满脸水渍的丈夫小看了会儿,想想刚进门那模样,再看他现在一脸愁容,便疑心的问了句。

庄氏现年四十一岁,虽然有些眼花,加之月光太暗,她也不能断定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爹好像是流鼻血。”听母亲询问,古勤勤立刻停住刚刚伸出去的筷子,模糊的记得父亲好像确实流血的样子,便随口附和了一句。

一旁的张氏微微撇嘴,没有接话,偷瞄了眼公公微肿的嘴唇,心里却开始咒怨起来:哼,老不死的东西被人打了吧,活该倒霉,让人打的断子绝孙才好呢……

只是,张氏还没咒怨完,就被公公说的话吓了一跳,立刻恨意顿生,气的真想挥拳头踹脚揍一顿,当然,这些只能想想,却不敢说出半句怨言。

“嗯,被马老爷的人打了一捶,还欠了四吊钱的地钱。”古祥云低着头,闷闷的说着,也不急着动筷子吃饭,好似在等着婆娘的教训。

“什么?!四吊钱!?”庄氏一听那钱数,当即惊的一拍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啪”的猛响更是将其他几人吓了大跳。

“四吊钱,马大哈这是硬抢,你就那么没脑子的同意?你是脑子里装粪了还是被打傻了?”庄氏甚为恼火,忍不住的就朝丈夫大声的责问起来。

毕竟,四吊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那可是四亩地的收成,起码要儿媳妇忙上两个月的绣品才能赚到,就这么轻易的被马大哈夺了去,搁谁心里都堵的慌。

且不说被那小贼人摸了两吊钱去让人窝心的难受,而马大哈的行径简直就是强盗一般明抢,能不让人恼火吗?

古祥云似是早就婆娘会有这般反应,脑袋却是拉的更低了,声音里充满说不出的无奈和悲哀:“他娘,你别这么大声,你先坐下听我细说给你听,我也是被逼无奈、反抗无果才会让这事发生,虽然咱们多欠了债,但以后不是不用再佃马大哈家的田地了吗?其实,也算是好事吧……”

“好事?算了,吃饭。”庄氏听着丈夫慢声慢气的话,也知道他心里难受,手掌重重的一拍桌子,重新跌坐回凳子上,不喜与他嚷嚷了,再者,夫妻俩嚷嚷来嚷嚷去的又不能改变结果,只会让两个人更加窝气。

只是,看着满桌的饭菜,她却没有半点食欲,只是吃了寥寥数口,便声称吃饱了。

古祥云同样没什么胃口,夹了几筷子饭食便搁到了桌上,然后将晒场里的事情捡着关键的说了一遍,随即连续灌了三大瓷碗凉开水,不仅没浇灭腹中的火气,反而感觉胀的厉害。【水喝多了能不胀吗?】

昌昌与清清两小静静的听着,好似听故事一般安静的竖着耳朵听,当听到爷爷被打,昌昌还是忍不住的挥了挥小拳头,恶狠狠的嚷道:“爷爷,那啥马的哈子还来不来?若是再来,咱们全家揍死他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