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香飘四溢引馋猫(2/2)

“清清呢?别拿着火烧了东西。”庄奶奶没细听孙女喊的是什么,跑过来就问。

“奶奶,我不烧东西。”古青青回了句,将柴禾在地上戳了戳,碎成一块块小黑炭先凉着,然后取了宣纸铺开,寻了块不烫的黑炭画了起来。

她所画的是曾经在油坊见过的老式榨油机,不过,现代用的榨油机都有新式动力,若拿到这个只有人力的时代,还需要不少改动。

当然,若是此设备能改装成功,那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担心吃饭太清水了,也不用将那马豆子低价卖出去了。马豆子实际就是现代大豆,只不过是因这里富人买来做马粮而得名。

这东西家里都不会多留,一般也只留来年要种的种子和冬天闲时做豆腐过年用,预祝来年人人都有福。

云氏与庄氏闻言,随即扒在门缝上往里瞧瞧,见确实没什么大事,也就放心了。

日沉昏黄,村中青烟袅袅。

庄奶奶回到厨房,开了锅盖,那带油腻的肉骨香便随之飘出了屋外,她拿筷子戳着试了试,骨头上仅存的一层薄肉便脱落下来;她又尝了一口汤,不算太咸,伤不出小孩子痨病咳【气管炎】来,微微点头便重新盖严实了盖子。

随后,她又拿来两个地瓜埋进了灶底的余炭中,瞅瞅锅盖又瞅瞅饭柜里的醋,想想孙女偶尔说过的那一句话:加了醋的骨头汤最好喝了……

于是,庄奶奶有些不舍的拿了醋罐子,再次掀开锅盖倒了一丁点,问道那酸溜溜的醋味,心里突突直跳,那感觉好像美味的一锅糊糊里掉进去一颗老鼠屎——全毁了。

“大娘,家里煮的啥呢?闻着咋这么香?”

庄氏听到女人的声音,朝门外的篱笆一瞧,阔脸肥腰的女人,一身绿底碎花襦裙都遮掩不住肚子凸成一个滴流圆的球,状似即将临盆的样子。

来人正是二弟妹家的大儿媳妇夏石榴,如今怀胎八月余,庄氏瞧她那瞄着锅的眼神,知道这侄媳妇定是被香味馋来的。想想这两年东挪西借的债务,庄氏无奈的叹了声,合上盖子迎了出来:“侄媳份儿,屋里坐吧。”

其实,她也是不想将人让进来分一杯,毕竟,这锅汤是为了孙女的康复而煮的,可是,他们家去年从二弟妹手里借了不少,其中有些银物还是这侄媳妇的嫁妆,若细想,请她吃一顿也是说的过去。

只不过,吃了并不是还债,欠的终究要还,但,夏石榴一直是个嘴馋的,虽不是天天来蹭饭,却也是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一次,这才是让庄氏心生厌恶的所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