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集:郑希夷的爱情养成游戏(1/2)

“真是奇妙,徐贤小姐这样的性格是怎么在娱乐圈里生存到现在的?”在郑希夷解释了一番自己和徐贤的关系后,上野树里发出了这番疑惑,不过转瞬间她又一拍自己的额头说:“诶,我真是笨,有希夷你在,哪有人敢欺负她,那位李成满君听说是你以前的经纪人对吧?”

郑希夷苦笑着摇头说:“其实我并没做什么,成满哥虽然是我安排的,但在那之前都是她的八个成员姐姐在照顾和保护她。”

上野树里想想她在RB见过的其它几位少女,不禁有些感慨的说:“RB偶像团体内斗很严重,甚至是公开化的,倒没想到韩国偶像团体会如此团结。”

郑希夷再次摇头说:“其实大多数韩国偶像团体的内部也不是都这么团结,但国民以团结一心而自傲,公开内斗会导致两败俱伤,所以没人敢公开表现出来罢了。少女时代出道后遭遇了黑海,要不是九个人齐心协力很可能会被解散和雪藏,所以才会如此团结,而且,她们现在功成名就,当年共患难的姐妹情将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利益诱惑,终有一天会被渐渐消磨掉,不可能永远都这么团结的。”

上野树里叹了口气,抿紧了嘴唇点点头,娱乐圈中能出头的艺人哪个不是经历过背叛与出卖的,她自然也深有感触,不过旋即她就展颜一笑换了话题,“不说这些无趣的事,我们回到正题,希夷你既然知道徐贤小姐对你也有好感,为什么不点醒她呢?难道你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就喜欢和小姑娘玩这种养成游戏?”

郑希夷白了她一眼,这位的自我调节能力还真是强悍,不过混娱乐圈要没有这份圆转自如的自我调节能力,还真是出不了头,“我只是不想在小贤的成长过程中施加太多的外力罢了,什么时候她自己能明白才是最完美的。而且,以她的性格,我要跑去表白,只怕她会吓得不再和我来往了,所以还不如以静制动。”

上野树里看了看郑希夷,忽然笑道:“希夷你知道不知道,你一点也不象是个二十来岁荷尔蒙旺盛的男艺人,反倒更象是个六七十岁返老还童的老头子啊?”

“哦,树里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郑希夷歪头饶有兴趣的看着上野树里。

很多人都说他少年老成,甚至老成太过,却只有上野树里把他形容成返老还童,从某个角度讲重生也算是另类的返老还童,可见她的确是个非常敏感而聪明的女生。

上野树里努努嘴说:“这不是很明显嘛,不说以你的身份地位会有多少漂亮女艺人扑过来,根本不用和徐贤小姐玩养成游戏,即使是任何一个你这年龄的男生,都不会有耐心慢慢的等徐贤小姐自己醒悟。也许徐贤小姐会被直接表白吓到,但总有其它的方法来引导吧,我看你和她的成员姐姐们也很亲近,通过她们施加影响不是什么难事,你却半点风声也不露,只安安静静的等着果实自然成熟,这只有那种人生阅历无数,任何际遇都当做是乐趣的老头子们才会象你这样啊。”

郑希夷想了想,自己也笑了,点点头说:“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的方法是有些奇怪了,也许是应该改正。”

上野树里却摆摆手说:“算了,做我们这行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怪癖,也许这就是你的怪癖,改正了反倒不好。而且,你这个怪癖对徐贤小姐来说却是份十足的心意,如果有一个男人能这么对我,我一定会感动得非君不嫁的,所以希夷你还是好好的保持下去吧。”

郑希夷哈哈大笑的说:“树里你真是狡滑,正方也是你反方也是你,哪头都没错,这不会是你的怪癖吧!”

上野树里也笑了起来,“我这不叫怪癖,只能说是不负责任的胡说罢了。”

两个人相视而大笑。

找了个夜市吃了点东西再把上野树里送到机场,两个人相拥告别后郑希夷坐上保姆车回家,看着高速公路两旁飞速掠过的路灯,他默默的思考着自己与徐贤的关系。上野树里今天的话对他有一定的启发,他对徐贤的感情的确并没有冲动与激情相伴随,半点也不象是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倒象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面对已经结婚几十年的妻子。这其实是郑希夷的心理年龄太大所造成的,他前世早已经历过很多段感情,加上今生遇上李孝利后又经历了一次从粉丝到恋人的失败感情,早已没了冲动和激情,只剩下了一颗期望相爱相知相伴的心。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