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集:与教会的协议(2/2)

“最后协议……原来如此……”河智苑终于明白了,低下头默默沉吟起来。

郑希夷看看河智苑,微微眯了眯眼,如果河智苑从此不再提起出演徐幼真的话题,那他以后与河智苑这个人的关系就只会维持在普通亲故的范围内了,有功利心并不是什么坏事,但只有功利心的朋友就没必要结交得太深入,因为大家左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河智苑只沉吟了片刻,忽然抬起头坚定的说:“算了,即使不能参加任何电影节,我也愿意出演这部电影,听说孔刘XI是零片酬出演?我也不用片酬!”

郑希夷轻轻吐了口气,对河智苑的评价又高了几分。有本事的人很多,但即有本事又有爱心还不惧权贵的人却并不多,要不然当初孔刘和孔枝泳就不会跑遍忠武路也找不到一家电影公司愿意拍摄《熔炉》了,别的不说,韩国最著名的导演之一姜帝圭创办的姜帝圭电影公司就在忠武路上,孔刘也不是没有去过,结果还不是被拒绝了。虽然河智苑已经知道郑希夷和教会达成了妥协,但做为一个演员,上面还有公司和经纪人,本来就不可能象各大电影公司那样自由,能够主动要求零片酬出演角色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不过很可惜,郑希夷还是只能拒绝河智苑,“脆颂哈密达,智苑姐,不是我不想让您出演,但我和教会的协议里有规定,不能邀请任何一位一线或者超一线的演员出演这部电影里的任何角色了,包括我自己。”

河智苑顿时楞住了,呆呆的看了郑希夷半晌才长长的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说:“不用道歉,希夷,这不能怪你,是我自己没有孔刘XI那样的勇气,没有在一开始听说这件事时就来找你。”

郑希夷颇有些遗憾,却也颇为高兴,他在韩国艺人中的亲故并不多,演员更少,也就是车太贤、成宥利、张东健、李秉宪等曲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已,现在终于又能结识一个新的亲故,如何能不高兴。

做了几个深呼吸,河智苑把无法出演《熔炉》的遗憾抛到脑后,立刻又切换到了八卦模式,开始缠着郑希夷让他讲讲如何与孔刘和孔枝流认识、如何决定投资《熔炉》、如何逼迫教会最后妥协的等等幕后故事,郑希夷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心里默默的吐槽:果然女人才是这世界上最善变的物种!

教会既然请动琴章泰出马,郑希夷无论如何出于哪方面考虑都要还一个人情给他,一来老先生当初力挺过自己,二来老先生的人品也值得他退一步,三来长期与教会对峙也不符合长久利益,所以最终他还是和教会代表私下会晤了一番,双方各退一步互相妥协,达成了协议。

教会方面最终接受了郑希夷的建议,不再对《熔炉》剧组的组建、拍摄和上映进行阻挠,甚至还象征性的投资了10%资金,并推荐导演黄东赫执导,成为电影的制片方之一,这也算是郑希夷给教会留下的一块遮羞布,电影上映后教会也能得个自曝其丑、勇于认错的形象。

郑希夷这边要做的就是低调,能多低调就多低调,同时郑希夷自己只能做投资人而不能做制片人,也不能做为演员出演,不能在字幕上出现郑希夷的名字,更不能邀请一线及超一线演员出演片中角色,因为如果有象郑希夷这样的顶级演员出演,那电影宣传做不做其实意义也不大了,这些顶级演员的粉丝自发宣传的效果也会很恐怖。另外,电影拍摄完成后不能有大规模宣传活动,更不能去参加任何一个A类国际电影节,至于韩国三大电影节,以教会的能量自然有一万种办法让《熔炉》得不到重要奖项。

郑希夷和教会所达成的最终协议看上去他很吃亏,甚至连署名权都没有,但实际上郑希夷本来也就在意过这个署名权,做为一个纯粹的演员,既然不能出演,那有没有郑希夷三个字在屏幕上出现对他来说都毫无意义。唯一可惜的损失就是《熔炉》不能去各大国际电影节上走一遭,只要这部电影没拍砸,无论是孔刘、孔枝泳还是执导这部电影的导演黄东赫原本都有希望在这些电影节中获得一两个奖项,以韩国人的尿性,他们自然也能获得巨大的人气,现在却全都没有了。

至于韩国国内的宣传,郑希夷不是很在意,甚至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做过在国内大规模宣传的预算,象《熔炉》这样有着打动人心特质的电影,根本就无需砸钱做广告,也不需要大牌撑场面,光是看过电影后的观众所产生的口碑效应就会很可怕。其实,教会本身才是口碑营销的隐形大户,但他们已经高高在上太久,早就忘了自己在一两百年前是如何筚路蓝缕甘为孺子牛,俯下身深入社会低层,靠着治病救人、传授知识换取了良好口碑和众多信徒。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