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集:终于结束的斗争(1/2)

ps:终于把这一大段完全超出大纲的内容给折腾过去了,回归正确道路的我轻松了许多。

琴章泰飞快的捻动着佛珠,勉强掩盖住前秃的额头的稀疏散发也轻轻摆动,他低垂下眼睑说:“郑希夷看似温和,但实际上天性凉薄,心机深沉,手段也极为毒辣,如果是有目的的联姻,绝非良婿。”

张善允脸色一变,她没想到琴章泰居然给郑希夷下了个这么狠的评语,“怎么可能?希夷真要是您说的那种人,reload公司哪有元昊的份。”

琴章泰轻笑了一声,“那是因为沈元昊是他姐夫,郑希夷若不是生在郑家,只怕不是个高智商罪犯就是个商场枭雄。”

说着他随手翻开文件夹,指着上面的内容说:“从有纪录的郑希夷4岁到9岁这段年龄所表现出来的情况看,那才是他真正的性格,不相信任何人,冷酷无情,连亲人都排斥。要不是郑家夫妇和大女儿始终没有放弃,终于用亲情挽回了郑希夷对人的信任,这世上只怕会有一个冷酷无情到极点的郑希夷。”

张善允将视线落在文件夹上,翻开的那页上有一张郑希夷4岁时的照片,清秀可爱的小正太,却与簇拥着他微笑着的郑家夫妇和林熙音格格不入,背着手站在中间,双眼冰冷的看着镜头,显得非常的诡异。

照片她以前看过,当时只是一带而过所以没有发现,琴章泰今天这么一说,再仔细的一看,张善允终于明白了照片中郑希夷所表达的情绪:冷漠、拒绝和不信任。

琴章泰又翻了几页,指着照片上刚回到韩国坐在庆熙大学礼堂中的郑希夷说:“你看到的这个郑希夷是郑家人用十几年的时间才扭转了性格的郑希夷,但即使花了如此长的时间,郑希夷的内心里依然藏着一只野兽。你想想《首尔体育报》当时的下场,还有这次的那几个所谓大学生anti的下场,哪一个不是受到了郑希夷能给予的最大程度的伤害?要不就不出手,出手就置人于死地,你现在还觉得他是个温和有礼的孩子吗?这还是在郑希夷没有资源的情况下,你现在还觉得让他成为你的帮手是件好事吗?”

张善允脸色有点白,仔细想想琴章泰的话,郑希夷的确就是这样,要不不出手,出手就做到最狠。《首尔体育报》被s.m和dsp永远封杀,公开道歉,公信力大幅度下降,而那两个大学生,还没毕业就要坐牢并赔偿巨额罚金,虽然都不是绝境,但以郑希夷的能力来说,这已经是他能给予的最大伤害了。

“你把他带进乐天,给他资源让他发展,然后他帮你在具家争得更多的利益,甚至帮你成为会长,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结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会得到多少?等你成为会长时他有多少实力?那时你又能压他多少年?美国迪斯尼家族只用了十年就被外人夺去了迪斯尼集团的控制权,前车之鉴你看不见吗?更何况他今年只有20岁。你说这不是引狼入室是什么?”

张善允脸色惨白,默然无语。

就象琴章泰所说,郑希夷在没有多少资源的情况下都能和几乎所有的韩国影视经纪公司打个平手,如果有了自己提供给他的资源,自然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可再过二三十年等自己都老去甚至逝去,到时候谁来压住拥有大量资源的郑希夷?那时乐天姓辛还是姓郑可真不好说了……

琴章泰伸手拿上文件夹,轻轻的推到她身前,“你要想让郑希夷真心实意帮你,不如多照顾照顾沈元昊和林熙音,说不定比联姻更有用,只让他需要时帮你出出主意,危险性会大大下降。当然,到底要怎么办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也许是我年纪大了,想法太保守也说不定。”

张善允跪坐着直起腰来行了个大礼:“谢谢您的教诲,我知道怎么做了。就象您说的,是我太贪心了,被会长的位置蒙蔽了双眼。”

琴章泰伸手扶起张善允,长叹一声道:“你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就好,虽然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这个社会就这样,女儿是不能继承家业的,你再不甘心也不能引狼入室啊。去吧,他在外面等了很久了。现在这样的郑希夷很好,他专心演技也许就是为了压制心中的那头野兽,所以你最好不要勾起他的野心,不然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张善允默默的点了点头,抱起文件夹行礼走出了别墅。

张善允把郑希夷一直送到s.m后门,车慢慢停下,郑希夷正准备告别,张善允突然说:“希夷,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就来找nuna,别自己一个人瞎折腾,谁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字。”

郑希夷一楞,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看张善允,发现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郑希夷终于确定自己没听错,心里一动,也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才下了车。郑希夷在车门旁90度鞠躬告别,张善允在车窗里笑着挥了挥手,电动窗无声的升起,慢慢的将两个人的视线切割开,郑希夷微笑着目送她的劳斯莱斯幻影消失在车海之中,这才慢慢的板起了脸,阴晴不定的看着张善允离开的方向,默默的思考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张善允和琴章泰单独说了什么,但郑希夷明显的感觉到张善允对自己的态度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今天早上去首尔大学时张善允虽然对他很和蔼,但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郑希夷知道,那是张善允觉得自己拯救了郑希夷而给她带来的优越感。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