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集:拜访琴章泰(1/2)

两姐弟笑闹了几句,郑希夷坐起来认真的说:“好吧,说认真的。我最近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事风格,觉得以前那种整天藏着底牌不让人看见然后直到某天最关键的时候再放出去一举扭转局面的行为太幼稚了。”

“幼稚?”林熙音皱起眉头沉思起来,她还没搞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内,就是幼稚。如果早早的把牌摊在这些人面前,姐姐你觉得他们敢这么对我吗?如果他们早就知道姐夫和善允nuna的关系,知道我们能运用美国大使馆的力量,那些经纪公司还敢花钱请人串联anti吗?”

林熙音想了想,犹豫的说:“也许……不会了吧,也不一定,我不是很确定。”

郑希夷点点头说:“对,他们也会象姐姐这样,犹豫不决,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可能引来的反击是他们难以承受或者是无法承受的。喜欢藏底牌性格是因为我以前只是一个人,一个演员,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挑剧本然后去演就行了,不用面对太多的对手,藏几张底牌也无所谓,但现在不行了。我现在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演员,我还代表了s.,这不是我藏几张底牌就能解决的战斗,因为我要面对的是整个韩国影视圈,他们在质疑,质疑我凭什么要在这个已经被划分好的蛋糕上再插一脚。”

林熙音默默的点了点头,她已经慢慢的明白了郑希夷的意思。

藏什么底牌也没有意义,如果有原子弹**中子弹就应该拿出来全部炸一遍给大家看,向所有的影视经纪公司证明s.不是仅仅凭着郑希夷的奥斯卡名头就想坐下来分一杯羹,而是真的有后台有靠山有实力把这块蛋糕占住并吃下去。

郑希夷看着林熙音的表情,见她的双眼越来越亮,知道自家姐姐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便笑着说:“姐姐,你以后要转换思想,高屋建瓴的去考虑问题哦。”

林熙音纳闷的问:“为什么是我?不应该是你吗?”

郑希夷一摊手说:“我归根结底还是个演员,想做的也只是个演员而已,不可能变成什么社长nim。姐姐你现在是s.m的理事,也算是有了立足点,而且又不象我这么招摇,努力努力做个五六年七八年十来年,说不定就能成为s.m的社长nim,到时候就成了我真正的后台和靠山了,虽然现在有善允nuna可以凭借,但总归不如亲nuna靠得住不是。”

说完郑希夷跳起来就跑,因为按他二十年来的经验,自己这么耍赖推锅,林熙音这回再怎么能忍也得揍他了。

跑了两步,郑希夷诧异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林熙音,自家亲nuna似乎……似乎……完全没有揍他的意思……

“诶?姐姐?你没事吧?”

郑希夷伸出右手在林熙音面前晃了晃,林熙音反应敏捷的一巴掌把他的手给拍开,还瞪了他一眼:“你是左手刚好利索就打算把自己的右手给弄折吗?”

郑希夷挠挠脸托着下巴看着林熙音,“不对啊,没什么问题啊,那刚才为什么没打我呢?”

林熙音气得差点没起来揍他一顿,合着自己没揍他还不对了,恨得她牙根直痒痒的指着郑希夷说:“我看你是最近几个月没挨揍皮痒痒了吧!”

郑希夷也无语了,自己好象是不太正常,哪有盼着被揍的道理……

尴尬的笑了笑,郑希夷强行把话题扯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姐姐你刚才在想什么?”

林熙音安静了下来,双眼直视郑希夷,认真严肃的态度前所未有,“我只是觉得,虽然做姐姐做了这么多年,但实际上有事的时候你永远都是自己在解决。以前总觉得希夷你无所不能,没有什么难题是你解决不了的,可是这次我终于看到,你也终究需要有人做你的靠山,也需要有一个人能站在你身后替你挡住那些太过于强大的干扰……”

郑希夷一伸手,“停,姐姐。前面的话说得都很温馨很感人,亲情满满,可为什么越往后感觉越不对呢,为什么有一种我被善允nuna**了的即视感。”

林熙音突然站了起来,伸出手轻轻的抱住了满嘴胡扯的郑希夷,“我知道,希夷你希望我过得更好,所以才会拉着你笨笨的姐夫去创业,reload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最大的原因是希夷你。你总是把所有的事都自己解决,却连我的生活你也要安排好,现在终于到了你需要我的时候了,我很高兴,也很喜欢,能真的去做一件能帮到你的事,姐姐会努力的,努力成为更大的大人物,不让wuli希夷再被那些人欺负。”

郑希夷僵着身体听着林熙音在自己耳边轻轻的诉说,慢慢的放松下来,双手也轻轻的环抱住林熙音,在她背后拍了拍说:“谢谢,姐姐,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周末的清晨,郑希夷默默的坐在张善允的车里,听着张善允轻声的提醒他去见琴章泰时要注意的事项,不时的点点头。

直到车子在小院门前停下,张善允看看车窗外,突然失笑道:“哎一古,希夷你怎么可能会不懂礼貌,我怎么变得跟大妈一样,真是太唠叨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