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集:辛苦十五年就换个差评(2/2)

周杰伦顿时轻松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真挚了许多,和郑希夷相拥了一下,两个人轻轻的拍了拍对方,松开以后又互相默契的伸出拳头对撞了一下。

张小燕在后面看着默默点头,郑希夷虽然年纪不大,察颜观色的本事比周杰伦可强多了,怪不得宜婷在电话里赞不绝口,这孩子真是不得了。

周杰伦有点结巴的和郑希夷客套了两句,话题立刻就进入了音乐创作中,一说到这个周杰伦整个人变得自如起来,方文山也不时的插上几句,三个人站在客厅口聊得热火朝天。

张小燕摇摇头走上前插入他们三个当中,“你们三个就算一见如故也要给我这个老太婆点面子,把我丢在一边是什么意思?”

郑希夷哈哈一笑,连连告罪,心想我是真不想和他们聊这个啊,可这两一聊到音乐创作就停不下来啊!

周杰伦和方文山也清醒过来,讪笑着向张小燕道歉,张小燕也只是开个玩笑,用手指指客厅说:“要谈也到客厅里坐下谈,希夷远来是客,你们就这样把人拦在门口聊个不停太失礼了,无论是台湾还是韩国都是很讲礼仪的。”

方周二人都涨红了脸向郑希夷道歉,郑希夷哪有那么矫情,跟着二人往客厅边走边说:“小燕姐说的不对,我们华夏才是真正的礼仪之邦吧,韩国那套都是从我们华夏学去的。”

张小燕奇怪的看了郑希夷一眼,“我没记错的话希夷父亲是韩国人吧?感觉更想做华夏人而不是韩国人啊。”

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郑希夷笑着解释:“我父亲虽然是在韩国出生,但懂事时就已经在美国,要不是爷爷管教的严估计会是个典型的abc,即使这样他对韩国也没有太多的感情,所以对我也没进行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倒是我母亲在华夏土生土长到二十多岁才到美国留学,要不是认识了父亲与他结婚又生了姐姐和我,学成后就会回去报效祖国,所以我和姐姐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华夏文化为主,骨子里更象华夏人。”

周杰伦好奇的问道:“那你父亲没有不高兴吗?我听说韩国男人大男子主义很严重啊。”

“呃……抱歉希夷,杰伦性格内向,不太会说话。”方文山伸手拽了周杰伦一下,替他道歉。

郑希夷哈哈一笑摇头说:“没事没事。我父亲不是个严厉的人,又深爱母亲,家里基本上都是由我母亲说了算,与培禄兄和宜婷嫂子的情况差不多,所以对我和姐姐的要求只是会说韩语和礼仪常识而已,其它的从来也没要求过。”

“什么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希夷在说什么?”

徐培禄端着盘菜从他们身后经过,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禁问了一句,张小燕白了他一眼说:“没你事,赶紧去帮宜婷,别在这瞎打听了。”

徐培禄连忙低头端着菜走了,把郑方周三人逗得憋笑不已,方文山开玩笑的问:“见到这个情景,希夷还觉得郑教授象培禄兄吗?”

郑希夷抚掌笑道:“那倒真没有,我外婆也没有小燕姐这么强的气势。”

几个人大笑,张小燕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过了,想着去厨房看看徐培禄是不是不高兴了,便笑着站起来说:“我去厨房看看宜婷,你们三个聊你们的音乐吧。”

三个人都站起来,张小燕挥手让他们坐下,自己施施然往厨房去了。

郑希夷看了一眼张小燕的背影,等她走进厨房才小声的说:“小燕姐也是刀子嘴豆腐心,这是去安抚培禄兄了吧。”

方文山也压低声音说:“小燕姐虽然对培禄兄没什么好脸色,但其实还是很满意这个女婿的。”

周杰伦撇撇嘴,“咱们还是说那首歌的事吧,别人的家事咱们就不要管了。”

郑希夷和方文山相视一笑,也不再说,三个人又开始讨论起音乐来。

郑希夷虽然不是专业的音乐创作者,但毕竟家学渊源,被林听秋押着从小学钢琴也不是白学的,音乐方面即使不如方文山和周杰伦这样的绝顶高手,但他的两世阅历和生死感悟比起这两个人高了不知道多少,应付这两位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郑希夷一边和这两位讨论着华夏风歌曲创作一边心里暗想,怪不得那些著名的国际骗子其实学识都很不错,半专业的知识加上能说会道的口才,就算是专业人士也得被忽悠瘸了,我居然在音乐创作上忽悠住了方文山和周杰伦,这要是能说出去简直会炸了……

郑希夷其实也是对自己的音乐水平没有进行过专业的评估,所以没什么概念,他现在这水平做个专业制作人差得还远,但当个创作人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林听秋能成为帝势艺术学院的终身教授哪可能是浪得虚名,在她的熏陶下郑希夷和林熙音两个真要做音乐也绝不会比一般的音乐学院学生差,她要知道郑希夷一直以为自己音乐水平很差非得抽他一顿不可,合着老娘让你从四岁开始练琴学音乐,十五年下来就换了个差评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