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集:安静的美男子(1/2)

周杰伦和方文山是专业人士,听过《烟花易冷》以后大为惊艳,特别是方文山,总觉得这歌词每个字每句话都写进了心里,就象是自己一直潜藏在脑海深处却已经遗忘的诗突然之间字句清晰的出现在了面前,所以今天才会跟着周杰伦来见郑希夷。

刚见到郑希夷时他心里还是有些怀疑的,因为郑希夷这年龄和气质实在没有歌曲中表达出的沧桑感,而且一个美籍韩华裔的演员写出这么一首沧桑凄美的华夏风歌曲有点画风不对,自信如他也不敢说现在能写出这样一首歌,所以他很怀疑这首歌也许是郑希夷的母亲林听秋女士提供了主要的思路,只是借郑希夷的手发表出来以扬自家儿子的名气。

但坐下来和郑希夷一聊,方文山终于发现自己错了。郑希夷虽然在音乐上并没有展示出令人惊艳的天才水准,但在华夏历史和古诗词上的功底却着实令他吃惊,虽然方文山依然觉得郑希夷写出这首歌有很大的偶然性,但已经不再否认郑希夷有写出这首歌的可能性了。

方文山自己就是个华夏历史和古诗词的研究者,并且开创了一种新派韵脚诗,可见其实力之深,不然也不能写出《发如雪》、《东风破》和《千里之外》这样的歌词。这首《烟花易冷》本身也是他在2010年才创作出来的名曲,郑希夷不过是“搬(chao)运(xi)”而已,但郑希夷自身历史及古诗词经过两世积累的功底也非同小可,所以才会对这个类型的歌曲非常喜爱,这也是为什么他即使穿梭时空几十年依然能清晰无比的记得这首歌的原因。

方文山和郑希夷两个人越谈越投机,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前推五百年后推五百年,谈得热火朝天,倒把周杰伦晾在一边了,好在周杰伦本来就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而方文山和郑希夷两人在华夏风诗词和歌词上的讨论也让他大开眼界,所以就安静的坐在一边微笑倾听。

郑希夷和方文山的讨论终于暂停了一下,两个人都说得眉飞色舞口干舌燥,不约而同的端起茶杯同时喝了一口,站在两人身后已经听了五分钟的方宜婷这才开口说:“哎呀,希夷你到底是要找jay还是要找文山的?怎么把jay一个人丢在边上却和文山说得这么开心?”

郑希夷回头一看是方宜婷,连忙站起来伸出手说:“嫂子您好,刚才见到jay和文山兄太高兴了,一下忘了去和您打招呼,真是抱歉。”

方宜婷摊开双手在郑希夷面前一晃,“我刚做完菜,手上尽是油烟,就不和你握手了,希夷你也不用太见外。”

郑希夷笑着收回手点点头,又对周杰伦说:“jay,抱歉,和文山兄谈得兴起一时忘了身在何方,冷落了你。”

周杰伦摇摇头说:“没有,没有,你和文山的讨论很有意思,我听得入迷,根本没感觉到冷落,而且我也不爱说话,就这样坐在边上听你们讨论是我最喜欢的方式。”

郑希夷笑着拍手说:“原来jay你也和我一样,喜欢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做个美男子,真是太好了。”

周杰伦一楞,没想到自己居然安上了美男子这么个称号,方文山却抚掌大笑,“安安静静的在一旁做个美男子,形容的妙,听着文艺却又十足的喜感。”

方宜婷和周杰伦也琢磨出了味道,一齐大笑起来。

徐培禄手上端着菜路过,眼睛紧紧的盯着手上的菜盘以保持平衡,嘴里说:“都来入座吧,菜都已经摆上了,宜婷你快去洗手换衣服,咱们有什么话都到饭桌上说。”

方宜婷答应一声,让方周郑三人跟着徐培禄去了餐厅,自己去洗漱更衣不提。

郑希夷和周杰伦、方文山并肩跟在徐培禄身后踏进餐厅,一走进餐厅立刻就被眼前的风景给吸引了,不由的往前多走了几步,站到大大的落地窗前向下看去。

徐培禄和方宜婷的公寓就在忠孝东路四段,忠孝东路是横贯台北市重要商圈的著名长街,共分为七段,而其中最精华的部分信义区就在四段和五段,所以也是台北地价最贵的地段之一。

这里距离台北101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郑希夷站在落地窗前很轻易的就能看到橙色灯光映射下的台北101矗立在不远处,而信义商圈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则沿着公寓外的忠孝东路一路延绵而来,映得天空分外缤纷。

“今天是星期二啊……”郑希夷看着打着橙色灯光的台北101喃喃自语。

“咦?希夷你这么厉害,连101的灯光代表星期几都知道,一般不是在这附近居住和工作的台北人都不会很清楚呢。”和郑希夷并肩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美丽夜景的周杰伦很新奇的看着郑希夷。

郑希夷汗……

一不小心又把前世的经验暴露出来了。

郑希夷连忙解释:“啊,这得感谢嫂子给我安排的酒店套房,有很完整的101介绍,卧室窗户又正对着101,所以我想不记住都很难。”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