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集:豪门财阀的节操(1/2)

单独上沈元昊的车当然是有原因的,沈元昊要把stella悄悄出去办的事详细的告诉郑希夷,虽然郑希夷心里已经猜到了几分真相,但还是要知道完整的事实才能做好下一步的应对。

郑希夷让stella出去办的事第一件就是去找沈元昊和张善允,因为这件事必须要张善允同意才能办。郑希夷让stella给张善允带了一句话,他相信张善允听了以后会同意了stella的要求。

“希夷oppa说,相信乐天酒店不会希望被牵扯进韩流女明星集体x交易丑闻,所以李容彬订的这间套房最好在保密的情况下请安保人员仔细的检查一下。”

张善允听了这句话脸色立刻就变了,郑希夷这是在怀疑什么?李孝利的这个事并不是孤例?难道有人在我的酒店里做这种事?不然郑希夷为什么要求在保密的情况下检查?

郑希夷的确是在怀疑李孝利的事并不仅仅是一次针对李孝利一个人的恶毒阴谋,他想起了很多年以后的韩国女明星集体x交易案。他的怀疑也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基于对李容彬的心理最恶毒的揣测。

只是公开把李孝利送到包厢就能坐实李孝利**的名声吗?显然不太可能。李孝利和dsp都会否认,只要没有证据李容彬这样的安排没有意义,最多也就是让李孝利吃一次亏而已,何况他现在还是李孝利的经纪人,把李孝利彻底毁了对他来说毫无利益可言,更何况李孝利现在如此之红,正在给他带来大笔的收入。

李容彬对李孝利的病态仇恨来自于无法完全控制她,郑希夷虽然事先不清楚这一点,但在他数量不多的几次并不算愉快的见面中所接触到的李容彬,还有李孝利口中所得来的李容彬,已经让郑希夷基本上确定了李容彬的变态根源,所以郑希夷得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测:送李孝利去包厢什么的只是李容彬的第一步,也许在那间套房里,李容彬还布置有一些后手,这些后手才能让李孝利从此以后乖乖的听他的话,永远处于他的掌控之中!

但是这里是乐天酒店,韩国最豪华最安全最保护客人**的酒店之一,李容彬何德何能能在乐天酒店的豪华套间内安装针孔摄像机之类的设备?郑希夷可不相信一个和三星李家沾了点亲戚关系的家伙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更何况这里是乐天酒店又不是新罗饭店,三星李家的面子也没那么有用啊。

李容彬做不到的并不代表其它人做不到,最可能的就是乐天酒店内部有人配合。李容彬是没有这么大能量,以他的份量显然无法说服乐天酒店内部的员工帮他在豪华套间里安装这些设备,但这也正代表着能做到这一点的背后黑手权力之大、分量之重。

要知道,针孔摄像机又不是爱情动作片的导演,只拍女优而不拍男优,用录像控制女明星女艺人肯定是大材小用,能在乐天酒店这种地方玩女明星女艺人的,哪个不是政经圈里有名有姓的,这些录像真正目的只可能是用来控制这些人的,而敢做这件事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善茬,少说也是亡命之徒。

郑希夷不想再猜下去,如果真的在豪华套间里发现了针孔摄像机,剩下的事都是张善允和乐天具家的,他一个小小的演员才不会去顶雷呢。如果没有找到,那郑希夷只能说李容彬病得不清,自绝前途不说还自绝了钱途。

郑希夷从来不惮以最恶毒的心思去揣测人的心理,永远都在事前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不相信李容彬这样的人只为了小小的报复一下李孝利就牺牲自己,所以他至少有六成的把握,那个豪华套间里是有针孔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郑希夷没有猜错,张善允亲自带着她自己的安保人员搜查了整个豪华套间,竟然找出了多达十几个的针孔摄像机。张善允再一查这间豪华套房住过的达官贵人,连她都有些站不稳了。

这些人里只要有三分之一在这间套房里玩过女明星,那些摄像机所拍摄的东西只要泄露出去,韩国政坛、商界和娱乐圈就可以换一代人了……

沈元昊简单的向郑希夷介绍了一下情况,同时转达了张善允代表乐天具家对他的感激之情。

郑希夷这个人情卖得可不是一般的大,张善允都不是以个人的名义在致谢了,而是把乐天具家抬了出来,可见这事有多严重。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后面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血雨腥风,但如果东窗事发,那些被拍了录像的人固然死不足惜,可乐天酒店和具家自然也要承受这些人背后势力的雷霆之怒,谁让被拍的地方是乐天酒店的豪华套房呢?谁知道你们乐天具家是不是也在其中插了一手呢?

郑希夷听完了以后抬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次可真是侥天之幸,居然在无数个巧合下撞破了牵连如此大的阴谋,真不知道应该说李孝利这次是走了霉运还是走了好运了……

郑希夷正在胡思乱想,却突然又想起一事,迟疑的看了看沈元昊,最终还是决定问一问,“姐夫,善允姐有没有说过,如果查到装这些针孔摄像机的人,拿到他们录下的来东西,会怎么办?”

沈元昊一脚差点把车刹死在马路中间……

还好林熙音开车走在前面已经远去,更还好这日子临近春节,首尔已经有半城皆空,路上的车辆到这个点已经接近绝迹,不然的话沈元昊和郑希夷两个人都免不了要被大刑侍候,这大冬天的在路上玩急刹车可是会要命的……

沈元昊战战兢兢的把车开到路边,直到车停稳才吐出这口气来,扭头看着副驾上的郑希夷说:“我说希夷,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以后能别在我开车时问这么可怕的问题吗?”

郑希夷的问题的确很可怕,乐天具家拿到这些录像会怎么办?毁了?还是毁了?还是毁了?

“豪门财阀可没有节操这种东西啊……”

郑希夷看着前方的一片黑暗,悠悠的说了一句。

沈元昊想来想去还是把手机掏出来,打开免提拨通了张善允的号码,郑希夷就坐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这个问题要不问清楚,他也无法安心。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