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集:恶毒狠辣的阴谋(1/2)

郑希夷可以肯定徐培禄没疯,所以这里面一定有曲折,他也不说话,只是再次伸手握住了李孝利的手说:“孝利姐,听姐姐把话说完,别着急。”

林熙音对李孝利一眨眼,“你啊,脾气这么急可怎么行?台湾那位徐先生的秘书刚才过来送了这张房卡,说是孝利你的那个什么狗p经纪人送你到包厢时说的是有私人急事要离开,不好带着你,所以就把你托付给徐先生照顾一下,然后私下又把这张房卡给了秘书,说是已经给你开好了房间,请徐先生酒会以后送你去客房休息就行。”

李孝利听得迷迷糊糊的,李容彬怎么把这事搞得如此复杂?既然已经开好了房间为什么不把她送到房间里,然后给那个台湾客人一张房卡不就行了,神不知鬼不觉的,现在这么做甚不是让所有在包厢里的人都知道了?

郑希夷眼光低垂,他前世应付过无数次应酬,这种私下的小手段自然也见识了无数,略一思索便已经猜到了李容彬的恶毒心思。

“这个李容彬真是恶毒,其心当诛。”

第一个说出来的居然是stella,李孝利不认识她,看看这漂亮的小姑娘又看看林熙音,“熙音欧尼,这是你和希夷的妹妹吗?我怎么没听你们说过?”

林熙音搂着stella笑得很是暧昧,stella依旧铁青着一张脸的看着李孝利,“我是希夷oppa青梅竹马的未婚妻,stella金贤京!”

“omoya,未婚妻?”李孝利虽然今天被吓得不轻,但也不是笨蛋,只看林熙音的笑容就知道这里面有鬼,她今年都已经27岁,出道也已经快7年,怎么可能被这么个小朋友唬住,只是把目光从转向郑希夷。

郑希夷无奈苦笑,摇了摇头说:“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别闹了,stella,先把眼前的事解决。”

stella虽然不高兴,但郑希夷没有当场否认也算是给她留了面子,stella也不敢再继续下去,只好闷哼一声躲到林熙音身后抱着她的腰生闷气。

林熙音好笑的拍了拍她叠在自己小腹上的双手,心想自家弟弟也真是心思细腻,一句话的事居然想得这么多,即没有当场否认把stella伤到,又让李孝利明白了其中有诈,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做到的,把所有的优点都给弟弟遗传,而且还更进一步厉害成怪物一样,也许自己应该回去问问母亲有没有什么秘笈,以后自己和沈元昊的孩子怎么也要比得上舅舅不是。

郑希夷哪知道林熙音脑袋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走过去捡起那张房卡,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心中琢磨了片刻,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他的脸色不禁也阴沉了下来。

李孝利看他站在那呆了片刻脸色却变得青灰,便走了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点也想不明白?”

“pabo……”

闷声闷气的声音从林熙音的背后传来,郑希夷回头盯了把眼睛以下都埋在林熙音肩膀后的stella,又看看李孝利,李孝利淡笑着摇摇头,她这么大人怎么可能跟个小姑娘争风吃醋,自然也不会被这样幼稚的挑衅激怒。

“如果只是给张房卡那这件事就只有徐先生和他的秘书知道,正常的交易大概就是这样做的,李容彬把你送到包厢里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看见,坐实你陪酒陪……的事,甚至是要传扬出去败坏你的名声,所以stella说他其心可诛一点也没说错。”

李孝利这下真的被吓傻了,捂着嘴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眼泪不知不觉的又顺着脸庞滑落了下来,全身都僵硬了。

这可真的是绝户计,要是李容彬只是把李孝利送到客房然后再悄悄给徐培禄秘书一张房卡,那最多也就是常见的某交易而已,除了徐培禄和他的秘书以外神不知鬼不觉。可把李孝利送到包厢,虽然包厢里坐的不是普通工作人员而是高层管理人员,但正是这些人才是某交易的最大需求方,无论是谈判对手还是巴结上司都可以一用,若让这些人知道了李孝利今天晚上陪了台湾来的客人,那李孝利这名声以后也就彻底毁掉了。

林熙音咬了咬牙,轻轻的把stella的手掰开,转身捏捏她的小脸,给了个眼神示意她别闹,然后走到李孝利身边,轻轻的拥住她,手在她后背抚摸着,“别怕,希夷不是已经把你救回来了吗?没事了,没事了。”

李孝利活到27岁,做得又是idol,见过听过的勾心斗角、阴谋诡计、龌蹉事也算是数不胜数了,但如此狠毒阴险的计谋还是第一次听说,更何况目标还是自己,她虽然女王风范但又不是真的女王,所以立刻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