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集:被搭讪的郑希夷(1/2)

颁奖典礼结束,郑希夷却不能回家,因为他还要参加主办方《朝鲜日报》举行的庆功酒会。虽然郑希夷对参加这种酒会没啥兴趣,但刚拿了人家的新人男演员奖就不去酒会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而且容易被解读成没拿到影帝而不爽,所以郑希夷只能和金基德告别去参加这个酒会了,至于金基德为什么能不去,咳,人艰不拆,就不要再戳人家导演nim的伤口了。

《朝鲜日报》是个不差钱的主儿,所以酒会安排了在乐天酒店。郑希夷走进宴会厅四下看了看,嗯,姜帝圭也不在,想来金基德没拿奖却笑得那么开心也有姜帝圭同样没拿到最佳导演奖的原因。

今年如果不是有《实尾岛》的话,姜帝圭这个最佳导演应该是十拿九稳的,虽然韩国民众其实对于他没事就炒韩朝战争的冷饭已经心生厌倦,但毕竟是个耗时两年耗资150亿的大制作,无论是特效还是场景都算是值回票价了。可惜即生瑜何生亮,康佑硕导演的《实尾岛》虽然没有超大制作,但毕竟是韩国政府的黑历史,而且还是刚刚解密的黑历史,又有刺杀金首代的秘密部队、汉城地区猛烈交火等等火爆元素,所以姜帝圭真心输的不冤。要不是《实尾岛》的演员没法用帅哥的话,只怕连影帝也不会是张东健的,真要论演技,薛景求、安圣基能秒张东健半条街。

郑希夷一面心里偷偷的吐着槽,一面和李成满一起应付形形色色前来恭喜的人,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应付完,他轻轻的吐了口气,对李成满说:“行了,成满哥,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吧,我先躲起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实在是太累了。”

李成满点点头端着酒杯离开了,做为经纪人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好机会,和更多的作家、导演接触。郑希夷端着盘子挑选了几样硬菜,然后找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坐下开吃。他对于这届青龙奖的收获已经心满意足,最佳新人男演员奖也算是不错,影帝年年都能拿,最佳新人可只有一次,他在美国也没拿过新人奖,这次算是补上了一个。

“嘿嘿,希夷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大吃特吃是什么情况?”

一个戏谑的声音传入耳中,郑希夷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看清了来人是谁以后立刻重新低头继续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啊,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哪位前辈呢,而且是太贤哥你啊。”

车太贤把手上的盘子放下,一屁股坐在郑希夷身边,“我还以为你小子没来呢,找半天没找到,等我放弃了才发现原来你躲在这里。怎么不先出去和大家打个招呼喝一杯?是没拿着影帝所以没脸见人吗?”

郑希夷用力的把牛排咽下去,拿起果汁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才直起腰来轻轻拍了拍肚子,“唔,总算是有点存货了。太贤哥,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安慰一下我这颗受伤的心吗?非要在人家血淋淋的伤口上再撒把盐,我这是化悲痛为食欲,你懂吗?”

车太贤一边切割着盘子里的牛排一边哧笑了一声,“我看你一点也没有受伤的样子,倒是象三天没吃饭就等着这一顿似的。”

郑希夷用叉子从车太贤的盘子里叉起一块点心,举到眼前看了看,然后一口就吞了下去,“哎,这点心不错,挺好吃的,刚才我怎么没看见?我再吃一块啊,太贤哥。”

车太贤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呀,没让你给哥哥我拿吃的就不错了,你还从我盘子里抢食,象话吗?”

郑希夷又叉了一块吃掉,然后放下叉子擦了擦嘴,“要是其它人呢,我肯定不会这么随便的,可你是谁啊,太贤哥啊,性格豪爽不拘小节,肯定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啦,不但不会在意还会觉得特别亲切,对不对,太贤哥?”

车太贤斜了他一眼,“别,我们其实没有那么熟。”

郑希夷大惊失色,“哥,你怎么能这样,你的暖男形象怎么突然在我面前崩塌了?虽然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不是早就神交已久吗?怎么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

车太贤慢条斯理的叉起一块牛排吃下去,又拿起红酒一口干掉,长长的吐了口气,“啊,果然是乐天啊,这牛排,这红酒,味道绝了。诶,好了,你那浮夸的演技就不要再秀了,赶紧再去给我倒杯酒来,不然别怪我不认识你。”

郑希夷默默的站起来看了看,酒水台还在宴会厅的另一边,叹了口气说:“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你就是为了指使我干活才跑来认识我的感觉呢?”

“呀!少废话,做弟弟的不就是应该给哥哥端茶递水的吗?赶紧去!”

郑希夷行了个礼,“内,知道了,兄,我这就去,您慢慢吃,别太着急,小心噎着。”

车太贤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低头向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发起了进攻,郑希夷笑了笑,觉得这位因为和刘在石、金济东、金钟民等人很亲而特意跑来结识自己的哥哥实在是个妙人。

郑希夷休闲的逛到酒水台前,刚拿起一杯红酒,金廷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郑希夷xi,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给我的羽绒服。”

郑希夷扭头看了金廷恩,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金廷恩的脸颊上挂起了红晕,眼睛也水润欲滴,衬着绿色的露肩低胸长裙显得风情万种。

郑希夷默默的放下红酒杯,拿起旁边的一杯果汁,“非常抱歉,金廷恩xi,我不喝酒,所以只能用果汁代替了,不如您也喝果汁吧,不然就太不公平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