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集:这是要做SBS的镇台之宝吗(1/2)

等候室里金成贤把林熙音和郑希夷让到沙发上坐好,又去拿了两瓶饮料放在他们两面前,然后才告罪一声进里面去通知了,没过一会他从里间出来,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的笑着说:“还要麻烦熙音xi和希夷xi等一会儿,上一个试镜拖了点时间,一会儿就结束了,抱歉抱歉。”

“没关系的,金导演,其实是我们来早了,不是剧组的问题。”林熙音和郑希夷都没在意,总不可能让导演和作家只等自己来才开始面试吧。

金成贤想说点什么,可是一想到里间还在试镜的人就头痛,本来早就安排好了,特意和郑希夷的试镜时间隔开了一个小时,没想到却拖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结束,郑希夷又来早了二十分钟,现在他也不知道一会里面那位出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没过五分钟,里间的门一开,一位青年男子退到门口,向里面行了个礼,“麻烦导演nim和作家nim了,那我就先回去等通知了,辛苦各位了,再见。”

金成贤站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林熙音和郑希夷也站了起来,看着那名青年男子转过身来,身后又跟出来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应该是他的经纪人。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青年男子和中年男子都情不自禁的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暗暗的吃了一惊,中年男子反应了过来,在身后轻轻的一捅青年男子。

“阿尼哈塞哟,郑希夷前辈,我是权相佑,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青年男子抢先行了礼。

郑希夷知道权相佑,因为《千年之爱》就是接档权相佑主演的《太阳深处》,收视率也破了30%,所以了解过一些基本情况,“阿尼哈塞哟,权相佑xi,我是郑希夷,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郑希夷直起身来刚想说点什么,金成贤却连忙伸出手,“希夷xi,请进吧,导演nim和作家nim都在等你。”

四个人全都深深的看了金成贤一眼,郑希夷也不好让导演和作家们等着,只好再次行礼和权相佑告别,权相佑规规矩矩的退开到一边等郑希夷和林熙音进了里间,这才和金成贤告别离开了。

一直到停车场上了保姆车,权相佑才皱着眉头对经纪人李成焕说:“男一的另一个人选居然是郑希夷前辈?”

李成焕也紧锁着眉头,语气有点沉重的说:“看来应该是了。我说怎么早就说好的事突然又变卦了,朴作家和元作家的态度也不象上个月那么坚定了。哎西巴,这到底是搞的什么鬼,难道要sbs要把郑希夷变成镇台之宝吗?!”

正准备试镜的郑希夷自然不会去理会权相佑和他的经纪人是怎么想的,他也是应邀前来,所以只要认真做好自己的试镜就行了。一进门郑希夷就深深的鞠了一躬,“阿尼哈塞哟,导演nim,作家nim,我是郑希夷,初次见面打扰了。”

导演李长秀和四名女作家各自点了点头算是回礼,郑希夷走上前几步站在场地正中央,眼睛看着坐在正对面导演和作家们。

导演李长秀四十多岁,脑袋挺大,有点前秃,发际线已经快退到头顶了,双眉短粗,间隔的很远,带了幅黑框眼睛,眼睛细长,眯成了一条缝。四位女作家也都四十岁左右,脸上的妆有点浓,郑希夷不好盯着仔细看,于是又把眼光转到左右两侧桌子后面坐着的人,向他们也各敬了一个礼。李长秀这边的应该是剧组的一些负责人,比如化妆师、服装师、摄影师、剧务助理等等,而另一侧坐着的是sbs放送局的代表刘哲源。

李长秀笑了笑,“郑希夷xi,剧本看得怎么样了?”

“剧本和大纲都已经读过几遍了,前四集的台词也已经记下来了。”

李长秀偏过头去看了一眼左手边的四位作家,四位女作家也互相看了看,坐在李长秀身边的那位低声的对李长秀说了句什么,李长秀点了点头,又对郑希夷说:“郑希夷xi对车诚俊这个角色是怎么理解的,能说说吗?”

“内,我大致做过一些角色分析,先说说我的浅见,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导演nim和作家nim多多指教。”郑希夷谦虚的点了点头,“车诚俊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善良、执着、专一。他对韩静书的爱从来没有改变,无论发生了多少事都一直苦苦追寻静书的踪迹。即使静书再也不记得他,即使静书决定忘记他,即使因为静书而断绝了经济来源,他也没有放弃过静书。整部剧中最坚定,最始终如一的人就是车诚俊,虽然韩泰华为了静书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在我看来也没有车诚俊对静书的爱更深刻,因为为爱人而死其实并不难,但为了爱人孤独的活下去,才是最难的。我说完了。”

郑希夷又行了个礼,屋子里一片掌声,李长秀一边鼓掌一边点头说道:“郑希夷xi不愧是奥斯卡演员,对于角色的分析比我这个导演做得还要深入啊。特别是最后一句,为了爱人孤独的活下去才是最难的,说得好。”

四位女作家把头凑在一起低声的商量了一会,还是那位坐在李长秀身边的女作家低声的和李长秀说了几句,李长秀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纸条,“郑希夷xi能不能表演一下这上面的片段,十五分钟准备时间。”

郑希夷点了点头,“好的,导演nim。”

郑希夷上前恭敬的接过纸条,退回到场地正中间然后看了两遍纸条上的片段,歪着头想了三十秒,然后左右看了看,估计了一下场地大小。他先走到右侧向sbs放送局的代表行了个礼,指着他身边空着的椅子问道:“请问这个位置有人吗?我能借用一下椅子吗?”

放送局的代表笑着说:“没人,随便用吧,郑希夷xi。”

郑希夷又行了个礼致谢,把椅子搬到离李长秀的桌子只有几步远的地方,然后自己走到门边转过身来,把西装的扣子全都解开,然后行了个礼说道:“导演nim,作家nim,我可以了。”

李长秀眉毛一挑,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才过了不到三分钟,他抬起头来点了点头,“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