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1)

其实她方才本是想要和男子细细的询问一番关于自己出现在司徒功名第一次找到自己的那座深山老林里面之前的记忆——被自己遗忘了,但却一直都是极想要知道的事情。

“无妨。”男子说道。便带着妙妙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寻了一处小亭子歇下。妙妙这才看见男子身上一直背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不知道放着些什么——更有着些神神秘秘的模样。

妙妙自己也是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般的,就去相信了这个陌生的男子,放下了自己的戒备之心——

也或许只是这个男子那般轻易的就用着极为肯定的语气揭露了自己的所有过往吧。

猪》岛》 . /

且这男子长着便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如果忽略那一头与细腻的肌肤极为不相符的如雪白发的话。

“姑娘,请容在下取姑娘的一滴血。”他说,面色正经带着些些严肃。

“……好!”妙妙一僵,的确,从未听说过道士给人算命需要滴血的——这从来不都只有邪门歪道才会做的事情么?!

当赤红的血液流到一个小小的瓷杯之中,妙妙恍然间竟然有种自己的生命在流逝的错觉,迷离恍惚之中却又突然听得男子醇和的声音道了句:”好了,姑娘……这血啊,是人身体中必须的,血若是枯竭了,人必死无疑。赤红色的血,是深刻而鲜艳醒目的模样,能够囊括所有的东西。包括干净的,美好的,但也有污秽的,肮脏的……”

“人之初始,便是干净的模样,但凡尘俗世却会改变掉一个人的本性。我想要做的,便是还原……”他说着,一边奋笔疾书,在一条黄纸上画出一刻符咒,。然后抬眸看着妙妙的眼睛。直愣愣的,直把妙妙看得心惊胆颤:“我要还原最初的你。”

他说,有些大义凛然的模样,一把将黄色符咒贴在了瓶颈上。封住了口。嘴里念念有道。妙妙听不清楚,只觉得教人头晕脑胀的。

似乎有着千万只蜜蜂在脑袋中嗡嗡作响,挣扎着想要飞出来。妙妙甩甩脑袋,却依然意识不清,头昏欲裂——她这是怎么了,好难受!

软软的身子要倒在地上前的那一秒,一双修长而宽厚的大手托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抱起放在了亭子中的椅子上、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白袍,一边轻轻叹气:“哎,怎么就晕过去了呢,到底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么……这样可就永远恢复不了记忆了啊,是我把你看得太强了么,哎……还是一点一点来吧!”

妙妙半昏半醒,却是觉得那声音于她听来,无比熟悉……

那男子身上有着很好闻的气味……

沉默了半响,男子却是终于勾起了唇角:“呵呵,容二少啊容二少,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啊……”说着是无比惋惜而无奈的话语,但语气中怎么听都带着丝丝的幸灾乐祸。

“温公子。”那老头子在一旁对他恭谨道。

男子闻言,抬起头来,只见那人俊美绝伦,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一件鹅黄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

只是稍微让人遗憾的是,他却是坐在轮椅上的……似乎有些腿脚不便的样子。

“好好照顾她便是,莫要让她知道我来过。”男子对着妙妙的表情是极尽温柔,只是当他转过头之后,表情却又戒备冷漠了不少。

那老头儿忙点点头应下,男子这才示意身后的随从帮他推着轮椅离开。

待男子离开之后,那老头向着亭子外面喊了一声。

“在,师傅!”话音刚落,便见得一女子嬉笑着从亭子前面的狮子像后跳了出来,活泼而欢喜的模样。

“容二少和他那傻侍卫现在在哪?”

“就在十里外的洛城。”

“好,把你妙妙师姐送过去吧……”

“师傅!您这是?”

“为师的也不容易啊,还得这般操心于弟子的情感大事,但谁让我是做师傅的,辛苦点也是应该的啊……”

“师傅!你在奸笑!”

“乖徒儿,你看错了……”

然而小扣子说得没错,燕百痕的确是在奸笑。

无论怎么说,他好容易救活了的乖徒儿的确是因着容二少而死的,就算那是妙妙自愿的,但做师傅到底还是心疼的。

“师傅肯定是坏心了!”小扣子念念有词,一边健步如飞地扛着昏迷不醒的妙妙在大道上奔走,“这个叫容二少的惹了师傅也算是他倒了大霉,倒是不知那个师父叫他为温公子的人是个什么身份,似乎和师姐也有点关系的样子……。”想着,小小的脑袋一歪,猛然顿住,肩上的人儿一颤,仍旧紧闭着双眼,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我怎的突然又一种在帮着师傅干坏事的感觉啊……”小扣子无奈地撇着两条小眉毛,细细地将肩头上的女子瞧了一遍又一遍,许久许久,才闻得一声轻叹:“哎,其实,妙妙师姐啊,你也算是有福了。我小扣子与着那男子也算是颇有渊源了,至少,我还欠着他几百两纹银呢!”

“虽然是个冷情到不行的男子,不苟言笑,说着冷酷的话语,但他明明就知道我是个偷儿,却还是愿意让我偷了去……”妙妙师姐啊师姐,你永远也不知道哪个男人为你付出了多少,为你做了多少事情——“你为他死了一次,他也何尝不也是呢。有时候生的滋味还不如死去呢。也真难得他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你却偏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还傻兮兮的以为他喜欢的是别人……”

“小扣子是孤儿,不懂这些,有时候啊。人还是直接随着性子走。莫要想东想西的好……”微风拂过。卷起女子干净利落的裙摆。在风中轻轻飞扬,飘飘渺渺,小小的女孩子脸上出现的却是一种超出年龄的成熟稳重。

也不知道这半昏迷着的女子究竟是有没有听到。小扣子耸耸肩,再次健步如飞地在大道上奔走了起来,脸不红。气不喘,内息匀调,真真要教那些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们自愧不如。

待到了十里外的洛城,其实也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小扣子略略一思量,着实不好在大白天扛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集市之上。眼角所及,便极为顺手而自然地牵过了一架马车,车夫在树下昏昏欲睡。小扣子快狠准的,就点了那车夫的穴道。

将她的妙妙师姐扔在了马车中,也不知晓究竟何时才会醒,师傅好不容易寻了这么一个时机来给她破开记忆的封印,可无奈着什么内力还是灵力也没有的身子经不起这些,承受不住——师傅便也只好罢手了。

只是看样子,这妙妙师姐和那容二少又有一阵子好磨蹭了。

马车顺利的进了洛城,小扣子早已换上了男装的打扮,因着身材较之同龄的女孩儿略高,所以外人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瘦小的小伙子罢了。

小扣子鼻翼轻轻的扇动,旁人不易察觉,其实她便是在寻找着容二少和他那忠犬侍卫的气味,以好确定他们的位置。

“咦?!这是什么……”小扣子有些疑惑地看向四周,猛然间瞪大了漂亮的眼眸,惊喜而不敢置信:“竟然是酥麻糕!”这偏僻的小地方居然有买这个!毕竟是个小女孩。难得在外地见着了她自己家乡才会卖的特色小吃。难免心动。

“妙妙师姐,你等我下哈,马上,马上回来!”语罢。也顾不上车内的女子根本听不到,一溜烟儿便跑到了那摊子前:“老伯老伯,您这摊子上的,我全都要了,另外再给我做一些……”

少女说着,眉开眼笑,且也是警醒的性子,不时地回眸看看马车,见得马车还是安然无恙的,便又转过身一脸期待地看着老伯耍着自己童年时期最爱的本领,做着自己童年时期最爱的零食。

只是,少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兴高采烈地捧着满怀的零嘴回了马车后,面对的确实空空荡荡,空空荡荡的车厢……

这下可糟糕了!小扣子脑海中飞速地闪过这句话,再没了其他的想法!

立马快马加鞭,飞一般地回去寻找师傅——糟了糟了!她闯了大祸了啊!

燕百痕闻言,却是两眼一瞪,连忙掐指算道:哦,是了,妙妙最近身边是常有人跟踪的,目的不明,却是没有什么杀气和恶意的——否则妙妙自己也能轻易的察觉了。

只是,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容二少不在她身边,但妙妙好歹也是有些自暴能力的,但偏偏被他给迷昏了去,真真是任人鱼肉,随人摆布了。

“妙妙啊妙妙,上上辈子老身欠了你,这辈子又做了你师傅占了你便宜,所以你这是成心要来报复我的么……”无奈啊无奈,却是没有对小扣子动怒,惹得小扣子更是不好意思,捧着满手的零嘴羞红了脸颊。

“想办法让容二少知道这件事情……”他思索一番,既然自己无法感应到妙妙的所在,那也只有告诉容二少来的比较方便,至少容二少可以派兵寻找,或者出动修罗门也是好的。

“是,师傅……”

让容二少知道这件事情还不简单,小扣子给两个婆子使了点催眠术,待到容二少走过这两个婆子身边的时候,便恰恰巧巧的听到了两个婆子在讨论着这件事情。

——“唷!王大妈,您可不信,昨儿个我还真真的就见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绝色女子给人绑架了去!”

“不是吧,刘嫂,你可别吓我,这光天化日之下,还真的有人敢强抢民女啊!”

“是啊是啊,这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只是见着那个被绑架去了的女子,一副柔柔弱弱倾城倾国的样貌,着实可惜了些,又是落了单的,怕是凶多吉少了……”

“咦?!刘嫂,那女子长得啥摸样啊?”

“这个啊,真不好说,这女子长得真真是漂亮得不像话,穿着一身冰鸀色水袖长裙,杏眼高鼻,那皮肤可水灵了,特别可人的是她的眼角还点着一滴泪痣——不都说有泪痣的女子克服的么,可那女子的泪痣啊,我真真是觉得,给她添了不少颜色,看着就是风情万千的美人模样……”

……容二少果然闻言再也不能前进分毫了,顿住的脚步就像是被地面给黏住了一般,移动一下也是很困难的模样——

“沈容……”他厉声道。

“臣在!”

“你可是听清楚了……”

……“是!”

“一定要查个清楚,不管是楚江东还是赫连沉沙,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我容二少的人,他最好做好找死的觉悟!”

容二少没有猜错,其实从之前楚江东已经收回成命之后,妙妙遇到威胁的情况都是来自赫连沉沙的。那也是个个性张扬得与容二少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子,不会去忌讳什么人情伦理,他只会在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他现在最感兴趣的不是是容二少这个人!

要想要控制一个人,那边必须先得抓到他的软肋,容二少的软肋便是妙妙,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赫连沉沙的自觉一向很准.

虽然到处都将容二少把天下第一美人墨如似纳入后院的事情传的玄乎其悬,但赫连沉沙就是只愿意去相信他容二少喜欢的自始至终都只是妙妙。(未完待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