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 79 章(1/1)

凝脂美人在八零[穿书] !饭桌上, 一边吃着香辣可口的牛肉面, 一边吃着清脆的凉拌小茶。

刘二虎夫妻俩忍不住哽咽起来。

说起来也很悲惨,刘二虎他人生最好的那几年, 就是在部队,在阎连长手下时候, 他已经是小队长了,再熬两年资历就能升到排长,可惜运气不好, 腿受了伤, 只能被迫复员,走的时候根本没有给多少复员费。

那个时候, 部队只给了他一百块钱。

牺牲的战友, 也只有三百块钱的抚恤费,一条腿一百,一条命也只有三百,少得可怜。

还是阎连长看着困难, 担心他回去没钱治腿,在他包里硬塞了五百。

结果他的腿最后还是没有治好,五百块也被家里要了去, 他是过继的继子, 退伍后加上腿脚不便,重活做不了, 在家里彻底没有地位, 被继父母分家分了出去, 没有房子也没有收入,一家人就靠分到的一点地生活,连饭都吃不饱。

如果不是连长突然打电话到他那边,他都快过不下去了。

鼓足了勇气,掏出全部的钱买了两张火车票,他已经是破釜沉舟,没想到熬过了漫长的一天一夜,迎来的会是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然后一家人突然一下子有了吃的有住的。

再喝一口热汤,暖了饿了一天一夜的胃,怎么能不流泪。

温馨听着他们的遭遇,这也太惨了叭,一时间同情心涌上心头,她饭都不吃了,热情的给他们盛热汤和面,“快,多吃点,还有呢。”

起身去厨房又多切了一盘牛肉过来,说道:“你们放心吧,就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以后就安心在这里住下,这边离学校近,等小东明年到了年纪,咱们就送他上小学……”

夫妻听着哭得更厉害了,他们也不大声,就那么一边点头一边抹着泪花,张二虎哭得更夸张,他说:“连长,你对象是好人,你们都是好人,我们一家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我给你们做牛做马……”听说连长的对象就在对面学校上大学,他都不敢抬头看人家,说话声音好听,人还那么温柔,而且还说送他们儿子去读书。

阎泽扬是个护短的人,他嘴上不说,心里是有火气的。

对于自己以前手下的兵,现在过成这个样子,就因为曾经为部队立过功,对国家有过贡献,腿落了残疾,回到地方就被人这么歧视,差点养不活一家老小,他心中就冒起一团火来,不过还是憋了下来,将温馨切得那盘牛肉往两口子和孩子面前推了推,“行了,赶紧吃吧。”

温馨又跑去抓了一把大白兔奶糖,她去国营商店的时候买的,本来就是想有个客人招待用的,这个时候的大白兔奶糖在小孩的眼睛里,那是有极大诱惑力的零食。

温馨将奶糖塞在小男孩的衣兜里,又拿起一块,拨开糖纸,放到他嘴里,看着小东天真无邪嚼着奶糖,眼晴纯净无暇看着她的样子,真可爱,温馨忍不住甜甜一笑,伸手摸他柔软的头发。

另一边坐在那里的阎泽扬,目光似有若无的瞥着温馨,目光里无一处不柔软,看着温馨热情的对待他昔日的战友,不嫌弃他们有残疾或脏,好客的招待他们,给们做吃的,收留他们还说让他们留在这里,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

这样的温馨让他觉得,心里如暖流在流淌,熨帖的心,觉得自己好像拥有了世间最奢侈的幸福。

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看着她拿出糖给他战友的孩子,她微笑的喂他,轻柔的跟孩子说话,那一刻,他确定自己从来没有爱错过人,就算知道一切真相,也从来都没有后悔喜欢过她,没有放弃她,依然爱着她。

如果张二虎此时抬头看对面的连长,就能发现,一连冷厉的阎连长,落在他的对象身上的目光,仿佛是头上昏黄的灯光,柔和的不可思议。

……

张二虎两口子累坏了,坐火车一夜都没怎么睡,吃过饭之后,疲累之色都在脸上了,时间已近八点,温馨带他到后院,帮他们把东西收拾了下,就让他们赶紧休息。

温馨还住她的西厢,早上晒干的床单和毯子,现在闻着还有一股干净的肥皂味。

她也想休息了,看着对方一家三口进了房间,转过身她就要赶阎魔头走,之前没人住就算了,现在他手下的兵都住进来了,他做为人家的头儿,好意思留在还没结婚的对象房间里,这让他手下的兵怎么想?

阎魔头看着温馨一个劲的推他走。

他盯着她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磨了磨牙,她这完全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行为。

阎魔头能干吗?不能干,他直接瞪着她说:“你跟我一起走。”

“我不走!要走也是你走,这是我的地盘!”温馨才不听他的。

“你一个未婚的小姑娘,你跟人住一起干什么?虎子想在院子里冲个澡,你在这儿,人家好意思吗?”阎魔头咬牙切齿低声说她。

“我……”温馨想驳他,凭什么啊,她的地方还不能住了,“大不了把窗帘拉上,不看就是了。”

“温馨。”他柔下了声音。

“这里洗澡不方便,厕所也不方便,你说,半夜起来是不是还得去公厕?公厕那边黑漆漆的你不怕吗?一旦夜里小东哭把你吵醒怎么办?你不是最怕吵的吗?再过两天就开学了,这两天你就先到家里住,随便你洗澡泡澡,泡一天都没有人说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不好?”阎泽扬也算是拉下了面子,一会瞪她,一会又柔声细语的商量她,这女人,有时候光硬来也不行,只能吓唬那么一阵儿,过了这一阵儿就不听你的了,还是得哄。

果然,他这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把她搂在怀里亲切的商量着,给她分析,搂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时不时还亲两下她的耳朵。

温馨有个缺点,耳朵软,没几下就亲软和了,稀里糊涂就跟那一家人告了别,被阎泽扬塞到了车上,一路载回了家。

回到家才清醒过来,上了当了,她是怎么在他美男诱,惑之下被骗回来的呀?

现在再想回去,那么老远也回不去了。

阎泽扬进屋就无限温柔的搂着她,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去买点吃的给你?”晚上她没吃多少东西,光顾着照顾他的战友了。

她生气的把头一扭,“不吃。”嘴上这么说,可是那边确实像阎泽扬说的,洗澡和厕所都不方便,她每天都要去澡堂,要走两条街,尤其公厕,想起来就窒息。

想来想去,还是这里好,她那气儿也就下去一半了。

说完不吃,她推了他一下,就跑到卧室找衣服去洗澡,今天出了一身汗,结果发现在,衣柜什么衣服也没有,她走的时候收拾的干干净净,连一块布料都没留下。不得已,只好把他的干净衬衫取了一件当睡衣穿,出来的时候还瞪了一眼正微翘着唇角看着她的阎泽扬,跑到浴室洗澡去了。

阎泽扬则心满意足的看着她再次活蹦乱跳在自己房子里跑。

浴室温热的水,冲刷在身上,真好,洗完再泡个澡,很舒服的,她一天不泡就浑身难受,就喜欢泡完澡全身毛孔舒张的感觉,觉得自己从里到外干干净净的。

洗了一半,浴室门就被打开了。

“呀,你怎么进来了。”花洒的水还在哗哗的响,她享受的抬起小脸,轻轻摸着肩膀,双手交叉,闭着眼睛对着花洒,任水冲刷着脸庞,冲了一会儿,抹去脸上的水,就见阎魔头推门走了进来。

“我在洗澡你进来干嘛,你快出去……”温馨恼羞成怒,伸手推他,不让他靠近自己。

可想一直想她想得受不了的阎魔头,早就丢掉他之前端着的高冷了,跟个糖似的紧紧的黏着她求着她抱着她,只想一亲芳泽,“我来帮你洗。”他沙哑着声音道。

“不用你洗,我自己会洗,你出去。”温馨在他怀里像尾小白鱼一样白费力气的挣扎着。

阎魔头怎么可能放开她,好不容易才抱在怀里的。

“这里洗了吗?”阎魔头充耳不闻,嘴唇亲得她叭叭的响,手下动作却不停。

“不,嗯,不,不用你洗,不要……”

“我洗得干净,乖……”

不一会儿,浴室就听到一阵阵水花四溅的声音,其中隐隐传来男的喘息的渴望的低沉的轻语声,一遍遍地问:“温馨,温馨,爱不爱我……”

“不爱……”

她一这么说,对方就生气了,动作又猛又快,惊叫的声音一声连着一声。

“爱不爱?嗯?”

她浮浮沉沉如驾云端,却仍然嘴硬,“不……”

“不爱我,你也是我的!”他恶狠狠地道,不过狠了没多久,浴室里就再次传来欢愉的像春天百鸟归巢一样的轻叫声,以及和另一个又气又恨又爱的人缠缠绵绵的声音。

……

温馨还有两天就开学了。

这几天她一直在前厅那里教刘二虎夫妻怎么做卤面。

是的,她觉得现阶段还是面馆比较简单,不贵、亲民、实惠也轻松,关键是她比较轻松。

因为卤面,最重要的三样,汤鲜,面,臊子。臊子就是吃面条的时候,面条上浇的香喷喷的卤儿。

她可以轻易让其中的两样好吃,而不需要多大厨艺。

大骨熬的高汤比较鲜,这个时候的人,肚子缺油水,只要有肉汤,都觉得好喝,加上系统还可以对一部分海生物进行提取,比如海菜中的提取物,只要提取其中最鲜的物质,一锅里只要各放一小勺,汤汁就会格外的鲜美,还有她提取的海盐,都会起到各种提鲜的作用

汤解决了,然后是臊子,就是浇头。这个就更简单了,前厅的厨房里,温馨已经备下两大罐油,食用油都是她之前系统提取出来没有卖的那些,因为是系统提取物,用这个油炒出来的臊子就会特别香。

里面再放一些炒得香喷喷的花生碎,油汪汪的从热锅里舀一勺浇在面上,汤料辣中透着鲜香,吃在嘴里就会有一种独特的香味,再放点木耳、黄花菜、蒜苗等青菜点缀,吃完一碗,保证第二碗还想吃。

面条要求不高的话,一般手擀面都可以,只要做到面薄条细、筋韧光滑、软硬适度,这个温馨要求不高,毕竟他们没有经验,做得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了,一开始只要求和面的软硬度,然后面条切得细薄程度。

温馨几乎手把手教了他们好几天,她用这些材料做出第一碗面,夫妻边吃边惊呼,跟昨天吃的又不一样,特别鲜美,轮到夫妻俩上手,总有点差强人意,不过也还可以,毕竟材料在那儿了。

再怎么样,用温馨给他们备好的这些材料做出来的面,怎么也不会难吃的。

夫妻俩没做过这个,有点胆怯,温馨安慰了一通,让他们这两天练一练,她把海菜中的提取液装进了两个瓶子里,然后叮嘱,一大锅高汤,只要放一勺就可以了,一旦快没了,一定要告诉她,汤鲜不鲜美全靠这个了,这是秘方。

油和盐也是,这些都需要她来准备,不过她已经备下许多,保证他们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

……

到了开学那天,沪大这边挤满了人,全是五湖四海来报名的学生。

这个年代大学是免费的,当然学费免除,书本钱和住宿的费用还是需要交的,一共交了不到五十块钱。

新生第一年必须住校,住宿费一年三十三块钱,书本费用十五块。

可就算是这点钱,仍然有很多家境困难的学生交不上,估计是东借西借才凑上的,交的钱有毛有角有分的。

温馨的费用阎泽扬给缴纳了,开学前一天,阎魔头就倒出时间,亲自回来,晚上他就搂着温馨亲热了一回,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之后就没敢再碰她,怕她第二天起不来。

因为离得近,她们是最早到的,阎泽扬开着车过来,东西挺多的,不过不需要温馨拿,行李都是阎魔头给拎上去。

学校的宿舍,有点简陋,八人间,四张上下铺的床位。

她进去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来得比他们还早,这个同学看样子是自己来的,没有家人过来,她正弯腰在收拾床铺,听到敲门声,一回头,就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进来。

男的军帽夹在腋下,左右手拎着行李,但看起来十分轻松。进来之后,眼神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女生宿舍,一身军装穿得很有气势,显得他高大精壮,英姿潇洒。

正收拾东西的那个女同学看着先进门的这个帅的像军神一样的军官,都看愣了。

别人提东西累,温馨一点都不累,东西都阎泽扬给提了,她想分担一点,阎泽扬都嫌弃她小胳膊小腿,于是她就只提了个随身小箱子,从他身后钻了出来。

看到那个女同学笑着打了声招呼,“同学,你来这么早呀?我以为我来的很早了,你比我还早呢。”

那个女同学赶紧从进来的军人身上移开了视线,落在跟她打招呼的女同学身上,又惊艳了一次,长发、鹅蛋脸、漂亮、白裙子、小皮鞋,美得仙气飘飘,手里还提着个精致小箱子。

正笑咪咪的看着她,她怯怯地说:“你好,我就比你早来了一会儿。”

温馨对她笑了笑,就没说别的了,看了看宿舍房间,十几平米的样子,有两个下铺靠近窗户,其中一个被刚才的女同学占了,温馨当然要另一个靠窗的位置,那里光线比较好,她不太喜欢靠门边的位置。

于是就跑到另一个下铺那里,放下箱子。

阎泽扬住过几年军校,那边环境还不错,现在看了看沪大这边的条件,感觉还是差了点,不过他也没说别的,将行李放到一边,帮温馨收拾了下。

温馨有阎泽扬在身边,她就很依赖,床里里外外都是阎泽扬给她收拾的,她今天穿了白裙不方便打扫卫生,于是她就指挥阎泽扬打扫,一边让阎魔头擦这里,一会儿擦那里,一边说一边还夸他,干活特别棒,怪不得是内务标兵,真厉害,还凑上前对他说太感谢了,没有他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肯定打扫不干净,还能弄脏裙子。

其实她自己打扫的也很干净,但是别人给打扫那当然更好了,所以小嘴里的好话立即不要钱的往外冒,夸得阎魔头心甘情愿的给她服务,心里明知道她这就是懒,只想动动嘴巴不劳而获,但没办法,他就是想惯着,心里头就想帮她都用好了,别让她动手。

另一边的那个女同学,早就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军人二话不话,撸起袖子,三下五除二的就帮那个女学生把床铺清理的干干净净,连被子都给铺好了。

临窗有张桌子,他严肃的给擦干净,将温馨用的水壶、杯子放在上面,盆什么的放到床下,归整的整整齐齐。

内务标兵真不是盖的。

温馨只有这时候才会满心欢喜,感觉自己是幸福的,她以前上学姑姑姑夫都没有时间,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学校,没想到穿进来后,她会有对象送她去学校,被人关心,被人疼的的感觉真好,心里美滋滋。

温馨用的东西讲究,她被褥都是她喜欢的粉红色,颜色特别鲜嫩,这一点,阎泽扬十分不理解,他给了那么多军用布票,军布非常舒服又耐用,她不用,非要换这种布料,除了颜色好看点,和军布没有任何可比性。

温馨要知道肯定要翻白眼,那绿色帆布除了结实,还有优点吗?丑死了。

她这边收拾的时候,其它几个同学也陆续赶过来,宿舍的位置先到先挑,四个下铺很快就被人占了,晚来的四个人只能在上铺。

这个时候的人还是比较不挑的,上铺下铺都可以,没什么意见,但是也有家庭条件好,比较娇惯的孩子,当时正好四个下铺全被人占了。

后进来的女同学一看全是上铺就不乐意,回头就拉她妈妈的衣服,她妈妈看样子也是位新时代知识女性,没办法,还跟温馨商量:“同学,你看,我女儿睡觉不老实,住上铺我怕她掉下来,你一看睡觉就是很老实的孩子,能不能跟我女儿换一下。”

温馨同样不喜欢上铺,还得爬来爬去,她肯定不同意,于是她客气地笑着说:“阿姨,您看走眼了,我睡觉也不老实,我也怕自己掉下来,所以才选的下铺,不好意思啊。”

她这么一拒绝,那女同志脸色就不好看了,转身又商量了其它三个下铺的女同学,没有一个愿意让的。

谁会愿意让出下铺啊,她们床都打扫好了,东西都放好了,现在让她们让出来。

最后那个阿姨对着几个人冷哼了一声,带着女儿就出去了,大概是学校里有认识老师,叫了过来点名要换温馨的下铺位置,阎泽扬一直没走,看着这一幕,他没说话,直接出去了。

过了会就有人进来把那个老师叫出来说了几句话,最后那位阿姨踢到了铁板,找了人也一个下铺都没让出来,只能灰溜溜让女儿睡上铺了。

那个女同学脸拉得挺长,死活要换寝室,最后也没换成。

宿舍人都到齐了,阎泽扬出去后,回来没有进来,只在门口叫她,“温馨。”

温馨正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对面上铺那个气得又摔枕头又摔被子的女同学。

听到她家阎魔头的声音,温馨像小鸟一样轻手轻脚的跑出去了。

门外人来人往的,阎泽扬也不方便说话,匆匆说了句,“这边安排好了,你安心读书,我先回去,过两天再来看你。”

温馨嘴又瘪了起来,看她又要哭的样子,阎泽扬赶紧看了眼四周,眉目严肃地低声训她道:“不许哭。”随后放缓声音道:“哭什么,让人看到了不好,你都多大人了,嗯?再过两年,你都是孩子妈妈了。”

“你才孩子的妈呢。”我还是少女!温馨不要脸的心道。

“不,我是孩子的爸爸。”

两人悄悄斗了两句嘴,阎泽扬才忍不住说道:“好了,在这里好好学习,有时间我就回来看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听到没有。”

“听不到。”

就算他不想走,最后还是戴上了帽子离开了,温馨一直追到了学校门口,看他上了车,两人难解难分,温馨又跑到了车上,阎泽扬将车开出去一段,避开了人,这才忍不住在车里亲了她好几口,喜欢的都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好了。

磨蹭到最后,直到中午阎泽扬才回到了驻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