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 70 章(1/1)

凝脂美人在八零[穿书] !虽然他家的温馨说给他生小孩儿, 说得跟玩笑似的。

可没有男人不喜欢心爱的女人愿意给自己留下后代,这是两个人爱的结晶,也是爱的延续与见证。

他当时“嗤”了一声,嘴上硬巴巴的, 但心里却还是像泡了温泉一样,暖洋洋的舒服,周身都舒畅起来。

高兴的带着她下去吃饭,亲手给她扒蟹肉,将剥好的蟹肉放到她的盘子里,看着她红通通的小嘴等待他的喂食, 一边吸着雪白的蟹腿肉,一边吃着香喷喷的蟹黄,好吃着还抿了好几下嘴唇。

饭馆的大闸蟹个大,又新鲜, 温馨一个劲儿的说好吃,她还扒了一个蟹腿, 亲手给他放到嘴里面,笑嘻嘻的要他也尝尝, 对男人好, 补肾又壮阳。

阎泽扬心里嗤之以鼻,他还用补肾, 壮阳?笑话!

不过, 还是顺着她手指上晶莹的蟹肉吃了, 这是情趣, 是温馨的小甜蜜。

温馨在阎泽扬心里是什么样儿的?或许她自己并不知道。

只有阎泽扬自己知道,她时而温柔体贴,时而娇俏调皮,有时大胆放浪,有时又害羞胆怯。

她看着很依赖自己,可有时候她的精神世界又是完全独立。

有时候受惊的就像小兔子,可是有时候,她什么都不怕,甚至对这个世界都不以为然,哪里都敢去,什么都敢试,有点游戏人生的样子。

他犹豫了许久,都不曾把他猜测的一切说出来,是因为他怕他猜测的那些东西,只一个泡沫,一旦戳破,他将一无所有。

如果非要形容她,那么在阎泽扬的心中,她是他爱的人,是他折断翅膀留在他身边,只属于他的,未来世界的小仙女。

……

晚上回到家里,两个甜甜蜜蜜,心满意足的将她架在腿上,看着她光洁的背影,尽兴的摆腰与她共赴极限的快乐巅峰,他和她这方面出奇的和谐。

第二日早上,他神清气爽,见时间还早,他就将她懒的两天没洗的衣服,蹲在浴室里给洗的干净净,全部晾好了,小内内也给放在了阳光会充足的地方,还有一个光滑面,黑色碗状的东西,以前阎泽扬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包着那一对小可爱的东西。

一个大男人,手里拎着两个碗状布料,想到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他嘴角微扬,大手别扭的在帮她搓洗着。

虽然这东西他不知道怎么洗,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但最后还是给洗干净了。

下去给她买了早餐,温在了锅里,大厅也收拾干净,她吃的零食、干果,还有茶几上喝了一半的茶水,以及柜子上摆放得杂乱的书,都被他一一归整,收拾好,才取了门口的军装,穿了起来。

然后拿着帽子走进了卧室,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给她理了理铺满了整个枕头的黑亮发丝。

才起身走了出去,将门关上,戴上了帽子,在清晨的夜色里,开着车回到了驻地。

车刚一驶进大门,就有警卫兵跑了过来行礼,“团长,昨晚京都军区发过来的包裹,加急件。”

阎泽扬看了一眼,伸手接了过来,上面写着沪州市一三七部队阎团长亲启,“我知道了。”随后将车开了进去。

下了车,他手里拿着东西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将包裹扔到一边,摘了帽子,走公桌前,拿起电话拔了过去。

转接后,阎泽扬直接沉声问道:“包裹怎么回事?”

“团长。”对方说道:“昨晚打电话,他们说你不在驻地,是这样的,我还没搜集到东西,你让我查的那个女人就出事了,她和一个同班的男同学乱搞男女关系,第二天报警告对方强女干,男同学被抓了起来,他家里有个亲戚在公安线上,最后查明两人是处对象关系,那个女同学还收了男同学价值二百块的东西和钱,是你情我愿,这件事影响很大,学校已经将两个人全部开除了。

我趁机拿到了那个女人除了行李其它所有的东西,其中有一个本子上面写的东西很奇怪,上面还有团长的名字,我觉得团长你应该看一下,这女人不知道是不是间谍,是否会对你有所不利,她现在已经被家人接走了。”

阎泽扬挂了电话。

想了下,转身取过那个包裹,撕开外层纸包,里面是一沓纸质东西。

既然已经邮过来,电话里的人就将所有觉得可疑之物都邮了过来。

阎泽扬坐回了椅子上,将其中的几封信看了看,都是以前温馨给她邮寄的信件,他匆匆扫了一眼,被他扔到了一边,剩下的就是宋茜在学校写杂志报纸的稿子,都是底稿,有的已发表,有的石沉大海,上面都有标记。

阎泽扬皱着眉头,翻了翻,全是些悲春悯秋的内容,要么就是一些博人眼球的小故事。

他又看向了最后那个像日记本一样的东西,里面除了一些乱写乱划的草稿,就是一些灵感记录,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翻到了最后,有一页,被折了一角。

他将那一角展开,凝眸看了过去。

在看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瞳孔微微缩了一下。

这张纸用笔划拉得很匆忙,显然不知是心很乱还是想掩饰什么,字迹是不清楚的,而且写得很简略,只标了关键词,估计只有本人看了才清楚什么意思。

一开始是按人名排列,第一个是男主,后面是他的名字。

下面只有两个字,女主,后面是空的,再后面是女配一女配二女配三……

男配一二三四……八。

在女配那里,写着两个熟悉的字,温馨。

阎泽扬已经沉下脸了,继续看了下去

接着就是以年份排列,每个年份后面都跟着几个凌乱的词。

七八年后面是高考和京都字样,后一年是大学、女配一、阎家的字眼。

八零年仍然标着阎家,地址、通信、男主调职,女配一逃离南下。

再后面几年,结婚、毕业、特权。

再后面私营、创业……

一开始阎泽扬只是匆匆扫一遍,可是随着后面日期越来越多,一直标到了2018,阎魔头才挺直了脊背,俊脸冷厉,眉头轻蹙,开始仔细的分辨上面每一个年份后面的关键词。

越看他面色越沉,甚至还是香江、回归字样。其中出来的人名越来越多,而他的名字也时不时夹杂其中。

他盯着手里这个东西,思绪乱飞,2018?为什么那么巧合?这到底是那个女人臆想出来的,还是……

难道她与温馨一样?

有一年后面还标出了三个字,温馨,死!并用画了好几个圈。

就在他看着这个东西,内心疑虑重重,冷静之中夹着莫名的慌恐,又有一丝愤怒之意的时候。

“报告!”手下一个连长敲门走了进来,交给他一份连里士兵的训练计划,连长是很忐忑的,他们边是这次抽查的体能训练成绩不太好,他就怕团长给他一通臭骂的。

但没想到计划交了,阎团点了点头就摆手让他出去,连长出去的时候,还感觉到不可思议,阎团居然什么也没有说,还以为他要被骂得狗血淋头,他还准备了,团长要骂他,他去回去骂死那群不争气的兵崽子。

打发走了人,阎泽扬再次拿起了扣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看着那几页记录,越看越似冥冥之中像是这些真的能发生一样,那种感觉好似心口压得千金重石,某种他无法预知的东西,正缓缓向他揭开了真面目。而他,却犹豫了,不敢去轻易面对这样的真相。

可是退怯又绝对不是一个男人,甚至一个军人的作为。

半月后。

阎泽扬挪出了一整天的时间,带着亲信赵东升风尘仆仆的赶往了桓桦市。

他已经调查过,这个宋茜六月初被学校开除后,回到了宋家,第二天就被嫁给了一个傻子,洞房的时候,她将对方家里的傻儿子那东西给踢爆了,在傻子哀嚎声和家中乱套的尖叫声里,宋茜找到机会狼狈的逃了出去,后来在火车站跟着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上了火车,一路到了桓桦市,后因没有身份证明,被男人囚禁在家中,在她偶然反抗当中,戳瞎了对方的眼睛,再次逃了出去。

因为没有身份被公安拘捕后,她与那个男人双双入狱,八月中她以伤害罪被判了二十年刑罚。

阎泽扬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桓桦市第四监狱会见室,二十岁的宋茜,身着灰白色的监狱服,戴着手铐脚镣,因为刚入狱不久,神色慌恐,走了进来的时候,一见到阎泽扬。

她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却被后面的狱警死死拽出了撩拷,摁在了会见室桌子对面的凳子上。

“阎泽扬,你把我弄出去,我求求你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宋茜的情绪非常糟糕,激动有嘴巴都在颤抖,近看能看到她脸颊的肿块和嘴角的伤。

女子监狱里的滋味并不好受,无论身处哪里,弱肉强食的规则一直都存在着,像她这样瘦弱又长得不错的年轻女人,永远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阎泽扬一身军装坐在那儿,他目光看了那个狱警一眼,狱警冲他点了点头,转身出了会见室,将门轻轻关上。

他不是神仙,并没有什么三头六臂,之所有那么多关系,无非朋友的关系借来已用。

那些与他交好同样身份深交至友,那些和他从小在大院里一起长大摸爬滚打的好兄弟和铁哥们,这些人每一个的背后,都有着强劲的背景,他们都在不同的位置上,有着不同的关系网,这样的关系网是互通的。

这样的小事儿,不过是打一个电话的事情。

所以,这世界几乎没有他找不到的人,没有办不了事儿,甚至比他父亲,比他去求那些认识叔叔伯伯,要更实际更方便也更好用,付出的也要更少,这就是属于他的势力圈,属于他的处事手段。

“宋茜,我知道你的处境现在很糟糕,我可以适当的让人在狱中关照你一下,但是,我问你的事,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

他取出了她的笔记本,翻到了那一页,他并没有交给她,而是打开,让她看清楚了上面的字,他脸色肃穆,目光凌利,沉声问道:“这是在你笔记里发现的,里面有我的名字,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原本还很激动的宋茜,在看到那个笔记本里的潦草的字迹后,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才两个月的工夫,年纪轻轻的宋茜就脸颊凹陷,如风吹倒般瘦成一把骨头,眼神也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她盯着那个笔记许久,才看向一直耐心等她开口阎泽扬。

“你千里迢迢从沪州过来,原来是为了这个,我说回到宋家,除了行李卷什么都没有了……”宋茜笑了一声,她身体一下子倚到了靠背上,她看着对面的人说:“好啊,只要你把我弄出去,我全部都告诉你。”

似乎早已料到她会如此说一般,阎泽扬顿了下,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神色放松地道:“你不告诉我也可以,但你知道,为什么你在这里会被人特殊照顾吗?”

一句话说完,对面的宋茜呼吸就急促起来,她来到这里才几天,就被揍了七八次,次次让她痛不欲生却又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她没有办法跟狱警说明情况,而且只要没有大的伤口,她们也根本就不会管这些事。

早上的时候她还被打了,口腔内,壁被打破裂。吐一口全是血。

她紧张的用指甲抠紧了手心,“为什么?”

“两个人,其中一个踢破XX处,一个戳瞎了一只眼,你觉得他们两家会善罢甘休吗?他们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呢?被戳瞎一眼的那个人你了解他家里的背景吗?还有那个彻底断子绝孙的家庭,你觉得他们会咽下这口气吗?

如果其中一个正好有朋友是狱警呢?v如果其中有一个家里有人在这个监狱呢?我可听说,他们想在一年之内就要了你的命呢,光要你的命还不够,必须要折磨你,让死得很惨才会解了他们心头之恨。”阎魔头如同幽魔一样的声音,轻声吐出口而出,字字带着锋刀一样割向对面强作镇定,却早已吓得肝胆俱碎的人。

“宋茜!”他冷冷地道:“笔记上的东西我可以不知道,你也可以不说,我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如果这一次,我离开了恒桦,下一次再来,你可能已经死在了监狱里,你认为一个被踢爆了XXX,一个被戳瞎眼的人,会怎么对付你呢?”说完,阎魔头没有任何犹豫的拿着笔记本,起身走出了会见室。

就在他要走出去的时候,佯装平静的宋茜终于慌了,她只是一个后世穿过来的普通女孩,光是听到对面那个魔鬼说出来的那些话,恐惧感就已经让她全身发抖,心跳加快,在看到他真的走了,恐惧的情绪很快就让她崩溃了。

“等,等等!”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已经打开门的阎泽扬,又将门关上了,回头看着她。

宋茜舔着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声音问他:“我不想死,你有什么办法……?”

阎泽扬淡淡的说:“至少可以让你在里面舒服点过完这二十年。”

看着已经犹豫动摇的宋茜,他返回到桌前,将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她,“说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一旦离开这间探监室,就不会再回到这里。”

宋茜也跟着缓缓的坐了下来,她沉默地坐在那儿突然笑了一声,然后就像神经病一样又笑了两声,接着就像笑得停不下来。

阎魔头冰冷的目光看着她,眉头却紧紧皱起。

直到她笑了好一会儿,才把戴着手铐的手,放在了桌子上,金属与桌面发出“格楞”一声响。

“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宋茜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看向对面神情严肃的阎魔头,这个她一手写出来的男主,不,是按照前闺蜜喜欢的类型塑造出来的模型,她从来没有真正去了解刻画她笔下的这个人物。

她现在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这个的角色了,他现在的无情他的冷漠,他的理智,他的矜傲不羁,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他以为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可是,真的尽在他的掌握吗?

她俯身在桌子上,凑近看着阎魔头,嘴里低声的“赫赫”两声,说道:“真好奇,你知道真相后,会是什么样子?只怕你会后悔的想扣掉你的耳朵吧。”

“真相是什么呢?”她对着阎魔头平静的面孔,疯狂的一字一句地说:“真相就是,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本,我写的,小说,而……已……”

“哈,哈哈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