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万事开头难(1/2)

陈闲虽然年轻,但并不天真,不会想当然地以为,只要有个好故事,就肯定能一夜爆红,赚得盆满钵满。

好故事不愁没市场、是金子早晚会发光,这些道理固然不假,但引用它们的人,往往都没能立即发光,要熬很长时间才有可能出头。

而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必须在十天之内还款,没法耐心地积淀,苦熬苦挨。要想一夜暴红、赢得万人追捧,就必须剑走偏锋,博人眼球。

作为现代人,他对营销概念并不陌生。

他曾看过各种浮夸无下限的引流广告,也目睹各种未播先火的影视炒作、以及明星们鸡毛蒜皮的热搜营销……

类似种种行径,虽然令他反感恶心,但不得不承认,它们能满足观众的猎奇心,在短时间内迅速恰到烂钱,成为引领潮流的弄潮儿。

这成就了无数人的辉煌,也是时代的悲哀。

在娱乐至死的快餐时代里生活过,还学不会如何浮夸么?

陈闲不是不会,只是有些悲凉。

giao起来!

他穿着透心凉的装备,在无数人注视下,摆出一副歪嘴战神的气势,阔步向前,扯开嗓子高唱起来。

“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

我刀、划破长空,是与非、懂也不懂……”

这首歌叫《刀剑如梦》,歌词朗朗上口,曲调明快洒脱,透着一股不羁的江湖气概,是武侠古风的经典代表作。

陈闲前世很喜欢这首歌,经常在宿舍里嚎唱,不敢说唱得多好听,至少没到催人尿下的地步。今日把它搬出来,绝非仅仅出于喜欢。

他深知,招摇过市只能哗众,最重要的是,要让路人们感受到他与众不同的魅力,萌生出好奇心。有了期待感,才会有看下去的欲望。

“我醉、一片朦胧,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场春梦,生与死、一切成空……”

这歌字字珠玑,散发美酒般沁人的气息,意境迷蒙,像是高人看破红尘后的感悟,明明不可能出自一个年轻人,却被眼前这疯子唱出来了。

才华和装扮,两者在陈闲身上形成强烈的反差,并且鲜明地呈现在路人面前。这种反差,就是卖点,也是他的意图所在。

果然,当听清他的歌声后,刚才议论的看客们再看向陈闲,目光里的蔑意减弱,多了一些惊讶的情绪。

“咦,唱的有点意思,虽然跟咱们晋人的音律风格不同,听着倒是挺顺耳!”

刚才还嘲笑陈闲得羊癫疯的那位大叔,话锋陡转,欣赏着耳畔的曲调,忍不住嘀咕一句。

身旁的胖子嘁了一声,对他的点评表示不屑,“你懂个屁!听听这词儿,刀剑、爱恨、是非、醉醒、恩怨、生死,充满矛盾和纠缠……妙啊!”

这人似乎忘了,片刻之前,自己也参与过对陈闲的讽刺。

这时候,挎着菜篮子的张寡妇不耐烦了,狠狠瞪他俩一眼,“别吵,听他继续唱!”

陈闲从旁边走过,将他们的评价停在耳中,不由精神一振,知道鱼儿上钩,自己的营销策略奏效了。

他调门陡升,进入这首歌最精彩的副歌部分,也就是高潮。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伴随着一连串迸发的短句,他斗志激昂,步伐越来越快。与此同时,他挥舞着布幡和竹扇,如挥刀剑一般,这番动作看起来极有魔性。

但此刻,众人将他的手舞足蹈看在眼里,再也不认为他是失心疯了,知道这是唱到尽兴,情不自已所致。

“好歌!”

有人忍不住叫好。

这首歌令他们耳目一新,尤其最高潮的短句,彷似整串炮仗炸裂,点燃了他们的情绪。大清早听到如此爽快干脆的旋律,怎能不让人愉悦!

鬼使神差地,众人追随陈闲的步伐,一同走向前方。

清晨无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们想听陈闲唱下去,更想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陈闲怕鱼儿们脱钩,不敢拖延太久,唱完一遍后,便走到道旁的槐树下,将布幡插进泥里,扎稳脚跟。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