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何以暴富?唯有抄书(2/2)

……

网文写作的侧重点,恰恰在于通过勾起读者的这些欲望,产生情绪上的共鸣,从而让读者得到慰藉和满足,俗称“爽感”。

所以,好故事在哪里都行得通。反过来说,只要是好故事,就不用愁没市场。

“我初来乍到,还不清楚当地人的接受程度,应该由浅入深,先尝试受众面广的爽文!中原五白,辰机唐红豆,先从哪位大佬开始薅起呢……”

好的选择太多,但形势迫在眉睫,他不能全都要,必须选出一部节奏明快的小白文,迅速征服天坑镇的人们,榨出一大笔钱。

他斟酌良久,决定选前世看的第一部网文。正是它,引领自己走上这条不归……穿越之路,可以说功不可没。

确定目标后,事情并未就此搞定,一个个难题接踵而至。

还款期限只有十天,他就算不眠不休,奋笔疾书,能誊写出几册书籍?要想赚大钱,吸引到的读者越多越好,卖给寥寥数人怎么能成?

另外,他还不熟悉本地的风俗文化,靠自己提笔写书,难度太大。而网文里涉及的设定和常识,在本地也未必能被别人理解。

时间紧,任务重,文抄公不是好当的。

“现在抄书来不及了,必须另辟蹊径。对了!古代不是有说书人么?我可以摆摊说书,赚听众的打赏钱……”

抄书改为说书,这主意虽然不错,实际操作起来很不容易。

别看他在网上冲浪时,指点江山,意气风发,但在现实中,却是个闷骚的宅男,见到陌生人就容易脸红心跳,语无伦次。

说白了,离开键盘,他就是战五渣。

让他登台口吐莲花,谈笑风生,现实么?

“不现实!”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痛苦地皱眉,“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光顾着嘴爽,已经在父亲面前吹完牛,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个逼装到底!”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他更加体会到贫穷的窘迫滋味了。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振作精神,开始梳理那部小说的内容。

他以前经常熬夜读故事,但这一次、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为了讲故事而熬夜。

十天,赚五百两,老子拼了!

……

……

第二天上午,陈闲出门了。

走在闹市口,他穿着父亲的长衫,左手摇一柄不合时令的竹扇,右手却拄着算命先生惯用的布幡,脚上则撒沓着连夜改造成的人字拖。

背上还背着个马扎儿。

深秋时节弄这副打扮,不要太拉风。放在前世,路人肯定会报警,以为他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一路引来无数惊愕目光。

“这不是老陈的儿子吗?他得羊癫疯了?”

“这草鞋,看起来挺省料啊!”

“你看幡上写的,刀剑如梦?他是在梦游?”

在一片冷嘲热讽的话语中,陈闲冻得浑身冰凉,面上却云淡风轻,昂首挺胸向前走去。

今天这出戏,要的就是浮夸!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