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何以暴富?唯有抄书(1/2)

高利贷这玩意儿是个天坑,一旦沾染上它,不把老婆本赔进去,就别想解脱出来。

陈敬梓疯狂透支消费,虽然太不明智,不值得学习,但其情可悯。

陈闲被如山的父爱感动,连忙给父亲倒茶,“爹,我若在这节骨眼上逃走,岂不是畜生?钱都花在我们兄妹身上,理应由我解决这道难题!”

虽然作为穿越者,他跟陈家并无真正的亲情,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看个小说,还会被感动哭呢,更何况是发生在眼前的真事。

生而为人,要善良。

他起了恻隐之心,决定即使拿不到生活费,也要摆平这件事,问心无愧地离开。

“你?”

陈敬梓苦笑,没把他的一本正经当回事,“你还年轻,以后勤奋修行,在外面给爹争光,就是最大的孝顺。快走吧,你现在留下来只是累赘!”

不是他轻视儿子,连他自己都想不出凑钱的门路,一筹莫展,凭不谙世事的陈闲,如何帮得上忙?跟周家斡旋,可不是小孩过家家。

陈闲不想辩解,直接问道:“欠了多少钱?”

陈敬梓答道:“连本带利,一共一千两银子。按照约定,这次先还一半,也就是五百两。唉,真没想到,今年书铺的生意这么差……”

他苦闷地叹息。

陈闲沉吟片刻,目光忽然移到桌面的册子上,说道:“咱们把《空明掌》抄三份,一份留下,一份拿到当铺换些钱,最后一份交给周家,能再抵一部分债!”

“这主意不错!”

陈敬梓眼眸骤亮,旋即又黯淡下来,“当铺老崔太奸猾,肯定会趁火打劫,卖不出好价钱!至于周家,哼,他们蛮横霸道,更不会成全咱们……”

陈闲点头,笃定地道:“事在人为,咱们慢慢来。卖功法只能减轻一部分压力,爹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

说罢,他起身朝后堂走去。

陈敬梓坐在那里,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难言。

儿子从小到大,只要遇到挫折,就会怯懦畏惧,找借口退缩,何曾像今日这样,不仅倒过来安慰他,还沉稳冷静,帮他出谋划策?

这次外出回来,“儿子”明显成熟不少。虽然不指望真的帮上忙,能有这份孝心,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想着这些,陈敬梓靠到椅背上,老脸浮出欣慰之色,喃喃道:“孩儿他娘,你在天上看到了么,咱们闲儿长大了……”

……

……

甭管放到哪个世界,欠债还钱,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赖账,就得筹钱。

陈闲回到自己屋里,倒头躺在床上,开始思考筹钱方案。

凑齐五百两银子,说简单其实也简单,并非无计可施。只不过,他力争完美解决,不想破坏父亲平静的生活。

“我若跑到邻近村镇,凭修为偷抢,自然能弄到钱。但这样做,一来违背道义,我良心过不去,二来有后顾之忧,或许会给父亲引来后患!”

他离开后,父亲还得继续过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他没必要铤而走险,做伤天害理的勾当。

所以,他要堂堂正正地搞钱。

“不偷不抢的话,就剩写小说这条路了。虽然这是高武世界,跟地球大相径庭,但人类的情绪和思想是共通的,只要遇上精彩的故事,都会被打动,沉浸其中!”

所谓高武低武、现代古代,无非是外部环境的差异罢了。即便能通天彻地、呼风唤雨,只要还是人,还有七情六欲,在本质上就还是一样的。

试想,眼看自己嘴边的食物被抢走,哪个世界的人不会愤怒?

被同类赞美、倾慕乃至跪舔,谁不是美滋滋地要飘上天?

面对性感热辣的美色诱惑,哪个生殖器官健全的男人不是雄姿勃发?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