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善意的谎言(1/2)

离开夫子庙,陈闲往南方的天坑镇而去。

一路上,他没闲着,用开天珠扫刷路旁的草木,乐此不疲。可惜,他现在还不懂修行,否则凭借收获的金色灵气,或许能完成境界突破。

“前世有句话叫‘彼之砒霜,我之仙草’,挺有道理,如今放在我身上,应该改成‘彼之狗屎,我之仙药’!”

开天珠威力巨大,能将一切事物分解成金色灵气。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是废物,只要他不嫌恶心,甚至连狗屎猫屎都能拿来修行。

一路风卷残云,他将沿路扫荡得干净彻底。

轻轻地,他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他挥一挥衣袖,不剩下一片云彩……

傍晚时分,他终于到达天坑镇。

刚进镇子,就有相熟的乡亲打招呼,问道:“小闲,你不是带着小鱼出去采药么,咋一个人回来了?”

陈闲汗颜。

他没得到宿主的记忆,着实被坑苦了,拐弯抹角地闲聊半天,才打听出自己家的位置。穿越者沦落到这份上,也是磕碜到家了。

“掌阅书铺……这店名太辣鸡,改成阅文更好听!”

他站在自家门前,望着牌匾踌躇良久,终于鼓足勇气,进家门面见陌生的“父母”。

见他进门,一位矮瘦的中年男子放下算盘,从柜台后走出来,训斥道:“丫头又在外面疯玩?天色不早了,你这当哥哥的,也不知道约束她回家!”

虽然嘴上严厉,掌柜陈敬梓迅速接过药篓,瞥见儿子一身的尘土,眼神里充满疼爱。

他以为,闺女跟往常一样,正在镇上贪玩。

陈闲心如刀扎,脸上却笑嘻嘻,“爹,告诉你一桩大喜事!我们半路遇到一位高人,他对妹妹青睐有加,愿意收进山门传道!”

他看得出来,自己家境平庸,父亲只是个普通老百姓,就算知道真相,也没法帮忙援救妹妹,只能干着急,无济于事。

为人子者,不该让父母担惊受怕。

所以,他将错就错,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救妹妹的事得从长计议,在回来的路上,他想通一些关键细节,能够确定,哪怕是出于交易,神秘人也会善待陈鱼,不敢加害。

来日方长,他想按最舒服的节奏,慢慢来。

陈敬梓神情剧变,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逼问道:“你说什么?鱼儿被人拐走了!快说,他们往哪个方向跑的!”

陈闲料到父亲会如此反应,急忙解释道:“不是拐走,是儒家书院的前辈!人家是夫子的高徒,名满天下,名号叫啥来着……”

没办法,从穿越到现在,他只听说过夫子和书院,现在撒起谎来,只能把黑锅扣到对方头上。

“书院?”陈敬梓眉头紧皱,并没被儿子忽悠过去,“书院在北唐长安城,距此地有数万里之遥,他们的人怎么会来大晋境内!”

陈闲闻言,心底咯噔一响,顿时凉了大半截。

什么?书院竟然在数万里之外!

开什么星际玩笑,敢情神秘人是要他跋山涉水,像唐僧一样去取经!

另外,听老爹的意思,书院似乎是北唐的势力,而自己正身处在所谓的大晋,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皇朝。

这又算什么?让他潜入北唐当奸细?

他心态炸裂,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万万没想到,去书院这个任务,背后竟隐藏着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太过惊人。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