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敌奶爸在都市 > 章节目录 第73章 说书人
    世纪广场是东海市的地标景点之一。

    但只有上了岁数的本地人才知道,与世纪广场只相隔两条街的雨花巷,才是东海市曾经最繁华的街道。

    当然。

    那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的后来,雨花巷就成了一条特色步行街,这里有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小吃。

    哪怕不是节假日,这里都是人山人海,大部分都是外地的游客来观光打卡游览。

    好在今天阴雨连绵,街上人虽然不少,但也不像往日那般人挤人。

    “徐来,快点。”

    阮棠望着街边的那些小吃,眼睛都亮了。

    徐来快走了两步,二人肩并着肩。

    因为人多,阮棠为了避让人群时而碰到徐来的肩膀时,脸色就不可抑止的泛起微红。

    因为每当这时候。

    她都会想起这是二人这是在约会。

    虽然已经有了女儿,可从高中到大学,阮棠一直刻苦努力读书,根本没时间恋爱。

    就去过一次酒吧,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喝醉酒,然后就看到了坐在旁边的徐来,主动出了手。

    想起这段黑历史,阮棠就忍不住后悔捂脸。

    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所以严格来说,阮棠哪怕已为人母,亦是员工眼中的冰山总裁。

    可在男女感情方面,她就是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小姑娘,像白纸一样干净。

    “这是东海有名的臭豆腐,你尝尝。”阮棠买了一份,全部塞到了徐来手中。

    “那你呢?”

    “我不吃臭豆腐。”

    “……”

    徐来欲言又止,还真是好老婆啊,亏他刚才还感动了一丢丢。

    不过臭豆腐闻着臭,吃起来嘛……

    味道怪怪的。

    所以徐来打算丢掉这份臭豆腐。

    阮棠瞪着美眸:“浪费粮食!”

    “那你吃喽?”

    “……我有洁癖,不吃别人吃剩下的。”

    “我再给你买一份,你吃光我也吃光。”徐来似笑非笑。

    阮棠装作没听到似的,指着十米外的一家奶茶店道:“茶言观色,这个好喝!”

    又排了半小时队,才等到两杯奶茶。

    阮棠喝了一口,像个小女生似的眯起眼睛,呢喃道:“好喝。”

    接下来的一上午。

    徐来与阮棠就逛着花雨箱,虽然一直都吃吃吃喝喝,交谈很少,但在外人眼中就是情侣。

    “年轻人,给女朋友买束花吧。”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白发老太太,捧着一大把白兰花,跟在徐来身侧说道。

    徐来停下脚步,微笑道:“老人家,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话,阮棠心中莫名有些不舒服,就听到徐来补充道:“她其实是我妻子。”

    阮棠撇撇嘴角,却没反驳。

    “这样啊。”

    老太太有些失望,根据她在这条街上卖花的经验来看,一般只有小情侣相对舍得花钱。

    徐来笑道:“老人家,这些白兰花我都要了,多少钱。”

    “三块一朵,这些是十三朵,你就给我三十五吧。”老太太欣喜道。

    徐来掏出一百递过去:“给您一百,不用找了。”

    接过白兰花的阮岚灿烂一笑,与徐来并肩离开。

    至于身后喊着‘使不得使不得’,非要找零的老太太,他们不仅没有停步,脚步反而更快了。

    “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善心的。”阮棠捧着花,低头嗅着花香道。

    “这就是我们约会的目的啊。”徐来笑道。

    阮棠轻哼了一声,这小动作十分的可爱,徐来都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手法像极了徐来揉徐依依的动作。

    阮棠好气呀,我主动约你出来逛街,你把我当小孩子揉?这大庭广众的,我不要面子吗!

    她拍掉徐来的手,恼火道:“小心你的爪子。”

    徐来神色忽然郑重道:“阮棠……”

    “干嘛。”

    “突然发现,你发际线有点高,根据我的分析,你五十岁以后可能会秃顶。”

    “……”

    秃你个大猪蹄子,你才秃呢!

    阮棠黑着脸,狠狠踩了徐来一脚,气冲冲的独自一人向前走。

    徐来咧了咧嘴角。

    他算是发现了,阮棠的脾气就像是火药桶,一逗就炸。

    徐来连忙追上去,在承诺晚上做爆炒小龙虾等各种佳肴后,阮棠终于消气了。

    但却要求再加一道菜——

    焖猪蹄!

    显然是在警告徐来,再乱来就直接焖了。

    中午吃饭是在雨花巷中的一家茶楼。

    这里的茶斋味道不怎么样,价格也贵,再加上地理位置很不好,处于雨花巷七条街的最角落。

    “这家茶楼也就说书先生能留住点客了,可一个月也就来那么一两天。”

    阮棠开心道:“我们运气好,遇到了。”

    茶楼装修很现代,服务员也都穿着现代装扮。

    但正中却布着一个戏台子,上面坐着一位目盲老先生,正喝着茶润着嗓子。

    场中零零散散坐着十来个顾客,吃着瓜子喝着茶,等待着故事开始。

    这一等。

    就是一个多小时。

    “啪!”

    老先生忽然醒木一拍,开口道:“上回咱故事说到哪里了?”

    “你说的故事,是哪个故事?”

    底下有顾客骂骂咧咧道:“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只管挖坑不管埋,我在你这听了至少七个烂尾故事了,坑王!”

    其他顾客都笑了起来,显然都是常客。

    靠在收银台的小姑娘亦是不断点头,张老故事讲的那是一等一,就是太折磨人了。

    目盲说书人嘿嘿一笑:“那今天咱就再开一个新故事,名字就叫异人。”

    “啪!”又是醒木一拍。

    目盲说书人声音嘶哑的开口了:“话说三百年前的武林,那是腥风血雨,各大门派争斗不断。”

    “有位叫姓许的年轻人,对于江湖向往的很,自小就瞎琢磨着什么任督二脉,练着自创的功法,许是感动了上苍,竟然真的成了一位武者。”

    “这故事呢,就要从这许燕阳成为武者,带刀游历江湖开始讲起了。”

    目盲说书人的声音不快也不慢,短短几句话就让茶楼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屏气凝神,被带着进入了那个群雄争锋的江湖。

    徐来也饶有兴趣的听着。

    故事中许燕阳天赋异禀,不……应该是天纵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