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 章节目录 第69章 收拾东西,回家
    婉儿表示自己有点懵。

    要说的具体一点的话,就是: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原本是要做什么?

    当渐渐从那个突兀的答案中反应过来后,上官婉儿看了眼手中封面一片空白的书,又看了眼明显行动不便,且一眼就能看出没有什么修为的少年。

    懵逼过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人耍了!

    有人盯上了自己,知道了自己要谋划传承,故意让人等在了这里。

    自己刚一入城,就故意拿一个所谓的魔帝传承来诱惑自己。

    这般想着,上官婉儿再看向苏寒的目光中已经隐隐间带上了几分羞恼。

    然而

    让婉儿更加懵逼的是,在送了自己‘魔帝传承’后,那少年并没有再和自己交流什么的意思,看上去似乎也没有半点要羞辱自己的想法。

    回答完了自己的问题,那少年直接将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看向了另一个刚刚入城的中年。

    而后,在婉儿懵逼的注视下,苏寒手腕轻轻一抖,一本线装书稳稳的落到了那中年的手中。

    “魔帝传承,拿好,不谢。”

    上官婉儿:“”

    看了看那同样懵逼的拿着‘魔帝传承’不知所措的中年。

    目光不自觉的落到他手中那‘魔帝传承’上。

    对比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魔帝传承’,上官婉儿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呵!

    演戏都不会演的像样一些。

    魔帝的传承又不是大白菜,能得到一份就已经实为不易,结果你这转眼间送出来两份?

    真当她是没见识的小姑娘呢啊!

    所以,他就是来羞辱我的!

    还是光明正大的,毫不遮掩的来羞辱我的!

    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上官婉儿的视线还是不自觉的落到了手中的‘魔帝传承’之上。

    看了一眼。

    又看了一眼。

    再看了一眼。

    终究是没忍住,虽不抱希望,却还是带着些微好奇的翻开了书的封面。

    在封面被翻开的瞬间,前一刻还一脸愤愤的上官婉儿的瞳孔失去了焦距,面部收敛了表情,整个人陷入了顿悟之中。

    有注意到这姑娘的异状,苏寒转过头诧异的看了一眼。

    见对方就在这大街上翻开了魔帝传承,陷入了顿悟之中。

    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就在这大街之上当众顿悟,就算不会有什么危险,挡道别人的路也总是不好的吧。”

    感慨了一句,见城门外有一商队数十人入城,苏寒的注意力直接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苏寒抬起头看了眼偏西的太阳。

    询问了一下禁军五卫的情况,得到了一切正常的回复后,捏着下巴,苏寒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这和他预想中的情况不一样啊。

    按理来说,他这么大张旗鼓的免费送魔帝传承,都快做到人手一份了。

    那些窥探他传承的,就算再能隐忍,也该忍不住了啊。

    就算稳妥起见,不动手抢自己的,但整个皇城得到了传承的普通人都有数万了,随便找个普通人抢了他们还不敢?

    这一届的反派,有些太过差劲儿了啊!

    真给反派丢脸!

    “巧儿,那些被特别关注的没得到魔帝传承的家伙,可有什么异动?”

    他的魔帝传承大派送也不是随便见个人就送的。

    那些给他带来不舒服的感觉的人,其中有些来来回回从他身边走过了好多次,都没有得到他一本的魔帝传承赠送。

    那些人里,不说全部,但肯定有些原本就盯上了他手中的传承的。

    因此,他特意让人暗中盯上了那一部分人,想看看能否引出某些暗中隐藏的家伙。

    可现在看来,现在的反派一个个好像谨慎的有些过分啊!

    从巧儿口中得知了被特别关注的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异动之后,苏寒心中更是失望。

    “算了,不用等什么证据了。

    自由心证,我感觉这波人里面没一个好的,直接全抓了审问吧。”

    看起来钓大鱼的计划可能要行不通了,苏寒也不强求,准备着先把小鱼儿一网打尽了再说。

    吩咐完之后,送传承送累了的苏寒轻轻伸了个懒腰。

    看了眼快要落山的太阳,忍不住叹了口气。

    “回府吧,明天再继续。”

    “这一届的反派,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太子府,隔壁的隔壁。

    “师父啊,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蹲在一旁,看着自家师父往一个大大的坛子里塞着五只鲍鱼精一堆大干贝、鱼翅刺身、鱼肚鱼唇、鹿筋猪肚头等一干乱七八糟的东西,二货和尚满是好奇的问道。

    一贫禅师手上动作不停,随口答道,“做饭!”

    “做饭?”二货和尚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弄这么一锅大杂烩,这能吃吗?”

    “你懂个屁!”听到自家徒弟的嘀咕声,一贫禅师没好气的抓起一个大海蚌往徒弟脑袋上敲了一下。

    “为师要做的这道菜叫佛跳墙!”

    “佛跳墙?”二货和尚眨巴了下眼睛,“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当然了!”

    一贫禅师一脸的得意,“这倒菜是当年为师偶然发明出来的。

    那时候,佛祖还是一只小沙弥,每次为师做这道菜的时候,佛祖都会忍不住翘课从隔壁翻墙过来,求着为师给一口吃的!

    正因为如此,后来大师伯不小心死掉了,佛祖继承了极乐净土之后。

    为师就给这道菜改名叫了佛跳墙,就是佛祖闻着味儿都会被勾引的忍不住跳墙过来的意思。”

    二货和尚看着自家师父一脸得意的样子,不禁表示怀疑,“师父,你不会又吹牛逼呢吧?”

    “我吹牛逼?我一贫还用得着吹牛逼?

    我告诉你二货和尚,我当初牛逼的时候,佛祖都还穿着开裆裤呢。

    我还用吹牛逼?我”

    “嘭!”

    一贫禅师正激动着,耳边突然传来一声震响,紧接着地面一阵晃动。

    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以芥子须臾之术扩大了千倍不止,这两天已经快要被塞满了的院落里,又多出来了一只庞大的白象。

    那白象看上去差不多有真仙顶峰的修为,只是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凌虐,躺在地上,已是出气儿多,进气儿少的样子。

    在师徒二人看向白象的时候,做道姑打扮的无名女冠自空中落下,一脸的怒气冲冲。

    完全无视了一贫和二货两只和尚,转头对趴在石桌上看着师徒二人斗嘴的小夏喊道。

    “小夏,收拾东西,回家!

    这就不是人干的活!咱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