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朝小公爷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帝国忠烈陵寝前,君王弘治悟生死(上)
    帝国军事学院侧山上,一座巨大的丰碑被竖起来。

    但巨大的丰碑上却遮盖着红绸,让人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情况。

    丰碑下面则是一只近乎一人高矮、三人合抱,巨大的三足九绕蟠龙铜鼎。

    铜鼎前是身着鎏金蟠龙帝国制式元帅铠,披着猩红色蟠龙披风手按天子一脸肃穆的弘治皇帝。

    今日弘治皇帝特地早早的起来,整理好了仪容然后细心的换上了这套军部送来的元帅铠甲。

    有些笨手笨脚但却依旧坚持帮着他穿上这身铠甲的张皇后,眼里冒着小星星一个劲儿的夸。

    说陛下穿上这身铠甲便如同太祖爷爷一般的英武,说着还把萧敬奉上来的天子剑给弘治皇帝佩上。

    今天的弘治皇帝确实一扫自己从前身上的儒雅温仁,整个人看着确实肃穆而英气。

    根根长髯、剑眉龙睛,有规划的饮食和锻炼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升了一大截。

    站在那巨大的丰碑下,弘治皇帝整个人挺拔如松柏!

    身后的猩红色披风猛然被那烈烈罡风吹动,乍然飘起!猎猎作响……

    在他身前台阶下的则是一样身着甲胄、肃然而立的英国公、保国公、成国公……等等军部大佬。

    弘治皇帝声音抬眼望去,那远远的陵园下方却是玉螭虎、熊烈山等人领队。

    带着一样穿着新式甲胄,玉螭虎的比较特别。

    他的纹章是螭虎形的,亦是工匠们根据战场上战损盔甲回收后。

    按照盔甲上产生的痕迹进行了重新改制的新式铠甲,一水儿的黑底金章。

    而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两百余活下来的武举子们,他们穿着统一的铠甲肃穆而立。

    方阵丝毫不乱,亦没有丝毫的声息。

    他们手按着战刀,怒目圆瞪如同随时准备吼出战斗之声的悍卒。

    弘治皇帝的目光再往后,看到的是两万余矗立在陵园外的新军。

    他们身着铠甲、手持长枪在这烈日之下沉默如山。

    只有那烈烈吹起的罡风,将他们队伍前方那面绣着金字红底的“大明帝国皇家国防军”的大旗吹的呼呼作响。

    两万余战士,身着铠甲列阵矗立于灼灼烈日之下。

    方阵丝毫不乱、未出半点声响,他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着那丰碑下的弘治皇帝。

    一时间,弘治皇帝竟是生出“大丈夫生当如是”之感。

    男儿一生,帝王之尊莫过于此罢?!千军万马于阶下效死,一声令下则掀起滔天血浪!!

    “开始罢!”按下,弘治皇帝对着阶下的张老国公沉声道。

    却见身着黑底金质四爪浮雕蟒纹祥云,胸甲左右两侧有着松叶为底、上嵌三颗金星华丽甲胄的张懋缓缓站出来。

    一身甲胄哗啦啦作响,对着弘治皇帝肃穆的一拳击胸怒目圆瞪大声应道:“遵~!元帅令!!”

    “元帅有令,仪式开始!!”

    转过身去,张老国公那重枣阔面上根根虬髯皆张,声若惊雷炸响!

    “元帅有令,仪式开始!!”阶下三军,应声高声吼起。

    那轰隆如惊雷般的怒吼声,似乎都让这罡风被直挺挺的切去了一截竟是停了那么一瞬间……

    “咔嗒~!咔嗒~!”一声声的踢踏声传来,陵寝的山下排着队列的武举子们缓缓让开

    却见他们的身后摆着一个个巨大的红漆、雕龙首的板架,他们肃然的分开互相目视了一会儿。

    然后同时抬起板架,架在了肩膀昂首往前。

    在张小公爷、熊烈山等人的引领下,缓缓步上陵寝。

    肃穆中一只只红底金章篆刻着龙首的抬架,被抬上了这处陵园。

    “请~忠烈家眷!!”

    张老国公的声音再次响起,陵园外的军伍缓缓的从中间如同潮水一般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但他们并没有纷乱,只是侧身稍微后退的将道路让出来。

    一群群身着孝服、身披麻衣着面容哀戚的,在陈侗的引领下向着陵寝上行来。

    他们很多人抵达京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在战死的消息随着信使传到他们家中的时候,还有一个消息一并传来。

    如果他们愿意让英灵安葬在京师,那么陛下和帝国将会给他们一个陛下亲自主持的国葬仪式。

    若是他们想要让英灵回归宗族,则需要写一封信让信使带回。

    然后帝国下次会将英灵的骨灰、遗物,还有功勋奖赏一并带回来。

    这些家眷们会如何选择,即便是傻子也知道。

    去考武举子的基本都是有些许家资、对功名有一定渴求的,他们同时亦知道建功立业的危险性。

    现在孩子没了,可功勋有了啊!

    皇帝陛下亲自主持的国葬之礼啊,就这荣耀几个人能够享受得到?!

    没有任何的犹豫,所有人都随着信使来到了京师。

    当时军部还在筹建中,负责安顿他们的是张老国公。

    家眷们被引领到了营造司早已经挖掘好的墓穴旁,大理石打磨出来的墓碑上工工整整的写着他们的名字。

    边上不大的石碑则是写着他们的生平、籍贯、作战情况,和最终战死沙场之事。

    “起~~!!”长喝声,一支支的骨灰坛被轻柔和庄重的捧起。

    身着甲胄的武举子们缓缓的走到了墓碑后方,那里有着水泥石棺。

    亲眷中作主的被引领上前,让他们为自己的亲人送上最后一程……

    “我的儿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吼声猛然炸响,这似乎一下子打开了这悲伤的阀门。

    刹时间这陵园中哭声震天,无数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响彻。

    那在丰碑下的弘治皇帝此时顿时没有了刚才的雄心壮志,他现在看到的是血淋淋的事实。

    战争,是会产生牺牲的。

    自己一声令下无数人舍生忘死,但……他们亦都是人!都有父母妻儿!!

    任何恢弘的战绩无一不是以鲜血和生命,堆积出来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弘治皇帝望着那些个哭的撕心裂肺,几近晕厥的英灵亲眷们缓缓呼出一口气。

    一言之下,决数十万、上百万人之生死!

    如何敢不慎之又慎?!如何敢不三思,再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