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贺先生很高甜 > 章节目录 第331章:单身局!(2更)
    刚到别墅,刚下车就看到龙淼已经到了。

    她身穿一袭淡紫色的长裙,身上饰物也不多不少,刚好够点缀她精致的妆容。

    浑身上下散发着清雅淡致的气质,独特的魅力,就是娱乐圈的那些女星也远远比不上。

    “阿绪呢?”

    往她身后一扫,没看到贺绪。

    “学长有点事去忙了。”

    “你怎么还叫他学长?显得有些生疏了。”龙淼瞥下来的神色有些怪。

    季思意愣了下,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叫……”

    贺绪也喜欢她这么叫他。

    被带回别墅的那天,她喝得迷迷糊糊,他就是这么要求自己叫他学长来着。

    后来,一直没改。

    “真是的,婚礼就这两天了,他怎么还跑出去忙事,我可不记得赫卡忒最近有什么大项目啊。”

    听她的抱怨,季思意则是笑道:“这么多人在等着他这个大总裁养,他总不能像个闲人一样坐在这里陪聊吧。”

    “周家那边的人你都联系了吗?”龙淼是过来帮忙的,知道季思意还有一个外祖家。

    季思意点头,“已经通知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到。”

    而此时的周丰,已经请了假,带着妻子从a市赶往京城。

    a市过来并不是很远,半天的时间就到了京城。

    接到周丰的电话,周丰已经在京城给自己安排好了住处。

    季思意本来张口让他们也一起过来的,后来一想就没开这个口。

    “我过去见您。”

    周丰报了一个地址。

    和季老太太他们说一声,季思意就匆匆出门了。

    二楼的位置,季思微站在阳台处看着季思意开着豪车离开的画面,扼紧了手腕。

    到了周丰所指的酒店前,季思意走进大堂就看到坐在那里说话的两人。

    孙姝萍勉强的对季思意扬了扬笑,以前她可是最讨厌季思意了,现在季思意嫁得好,她这个做舅妈的只能道一声祝福,“之前突然改了日子,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也幸好这婚礼能办了下来。”

    “贺绪没有跟着你一起?”周丰看她单独一人就问了句。

    季思意道:“他在京城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活,晚上我会让他过来见二舅。”

    “既然是忙工作上的事,就不用麻烦他跑一趟了,”只要不是闲着不肯过来就好。

    “刚才大嫂打了电话过来,让我们晚上过去一趟,思意,你也跟着一起吧。”孙姝萍突然道。

    季思意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

    对于季家的人,周丰和孙姝萍都没有问一句。

    早就在十几年前,他们和季家已经彻底划清了界线。

    要不是还有一个季思意在,他们连提都不会提。

    季思意也没休息,和贺母他们说了声,再给贺绪那边提个醒,下午五点多就跟着周丰夫妻去了萧家。

    萧家的人都在,进门的时候,里面就有人打了招呼。

    吕玉秋正笑着走上来,一眼就瞥到了身后的季思意,眼中喜意更浓。

    “思意也一起来了!快进来!晚饭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来得更合适。”

    “大舅妈。”

    季思意叫人。

    吕玉秋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将周丰三人引到了沙发这边。

    萧默忱站了起来和周丰握手。

    季思意又给萧默忱打了声招呼才跟着坐下来,这边萧静颜已经靠着坐过来,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到一边去说话。

    吕玉秋看到女儿的小动作就笑对季思意说:“思意,你和表姐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吧,你们年轻人多聊聊!”

    季思意只好跟着萧静颜起身离开客厅,来到了外面坐到了小藤椅上。

    “你那段时间怎么回事?”

    一开口,萧静颜就直接问了她这话。

    季思意笑而不言。

    “不会真的像传闻的那样吧。”

    “传闻?”季思意倒是听到过几个版本。

    “说你被贺家嫌弃了。”

    说这话时,萧静颜一直在注意着季思意的表情变化。

    季思意容色不变,道:“要是嫌弃,这场婚礼就办不下来了。”

    “我就说嘛,”萧静颜一副替季思意松了口气的模样,“可真羡慕你,能够嫁进贺家这样的人家。”

    贺家是京城的顶级世家,哪个女孩子不想嫁进去,唯有季思意不费吹毫之力,嫁给了最特别的贺三少。

    一年不到,她就已经成为了京城权贵中心的话题人物。

    萧静颜也时常走在这上层圈子,最近一年以来,听到最多的就是季思意和贺绪的事。

    即使那些人没有见过季思意,甚至是没能和贺绪这样的人物接触,他们依旧硬生生的闯入大家的世界。

    萧静颜是真的羡慕,也嫉妒。

    难怪李玫欢之流都想要针对季思意,也不怪她,怪只怪贺三少太招人。

    “前段时间我碰到了李玫欢,”萧静颜斜瞥季思意一眼,想要再看看她的表情,可惜,季思意一脸的平静,“知道我是你的表姐,就把对你的怨愤发泄到了我的身上。只有斗不过你的女人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我真的没有想到李玫欢也会做出这样的事,真叫人大开眼界。”

    她将自己看到的,经历的都告诉了季思意。

    对于李玫欢一系列的反应,季思意并没有多加理会。

    彼此过好自己的日子,谁也不犯着谁。

    “你那继姐的事我也听说了,现在开始混娱乐圈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和李玫欢碰到一起。”

    萧静颜说着就轻嗤了声,“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上位的。”

    讽刺之意言于表。

    这话引得季思意微微侧目,“表姐跟季思微有仇?”

    萧静颜一愣,脸容闪过一丝尴尬,“我也是替你感到不值,放着这么一个人在你的身边,不是膈应人吗。”

    “我没和他们住一起。”

    “但你很在意你奶奶,”萧静颜也是想要和季思意拉近关系,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机会,怎么可能放过,所以季思意不喜欢的人,她自然也是要同仇敌忾。

    季思意微微一笑,依旧没有答这句话。

    萧静颜却忍不住了,“你让她进娱乐圈,这不是让她重新站起来吗?你就不怕她哪天名气上去了,回头对付你。”

    对于这事,也曾有人比她急。

    诃岚之前的请求,就是要进去给季思微使绊子。

    但是她季思意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做。

    “表姐以为,她混进娱乐圈是明智之举?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想必你也很清楚吧。她上位的速度太快,纯粹是在自取灭亡。”

    她的视线投向远处,悠远而沉静。

    有那么一瞬,萧静颜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混在深水中的老手,而不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孩。

    其实季思意就等着季思微的自取灭亡了吧。

    突然间,萧静颜一言不发的静坐在那里,在心里边重新估量着季思意这个人。

    直到送他们离开,萧静颜依旧没有开口。

    在季思意上车时,深深的看了过来,然后说了句,“思意,以后在京城,我们一定要多走动。”

    话音落,只听砰的一声车门关闭。

    驶出了马路,周丰问,“和静颜说了什么。”

    季思意摇头。

    “大嫂的意思也是让你以后多走动,两家人也好久没有联络感情了,以后,我也常来京城走走,思意,你的意思呢?”孙姝萍也不知道被吕玉秋灌输了什么话,这会儿就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以前的她可不会说这种话。

    或许就是因为一个贺家。

    站在高位上,有些事和人还真的很容易改变。

    季思意露出微笑,“好。”

    孙姝萍松了口气。

    车子刚刚停到酒店的门口,他们就看到侧边的空地上就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奥迪,旁边站着一个人。

    修长笔挺的身形,贵不可言的气质,质感又立体的脸容微微侧在灯光下,另一侧打下一片灰暗,添了几分神秘感。

    看到车驶近,他迈开修长的长腿,几个步伐过来就站到了车门前。

    打开了车门,季思意就从里面钻了出来,脸露喜色。

    “学长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晚上有个局吗?”

    她去萧家之前就已经向贺绪确认过了,他回自己说有个局来着。

    没有先回季思意的话,邃远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移向下车的周丰夫妻身上,“二舅,二舅妈。”

    男人独有的嗓音并没有一丝的不自在。

    两人听到贺绪的称呼,都点了头,特别是孙姝萍,脸上扬起了浓浓的笑。

    “思意说你忙,我们也没敢打扰。贺老的身体还好吗?婚礼的事都准备好了吗?要是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向舅妈开口。”

    孙姝萍这自来熟的话语让季思意侧了目。

    贺绪感谢了句,客气的说都准备好了。

    “来接思意回家的吧,”周丰开口,打断了妻子后面的话,“早点回去也好,后天婚礼的时候,舅舅和你舅妈会直接过去,好好陪着家里人。”

    “我会的舅舅,”季思意深远的目光落在周丰的身上,忍不住道:“舅舅,您早点休息。”

    “去吧。”

    看着车子走远,孙姝萍叹了声。

    “这孩子也不容易,”周丰意有所指的对孙姝萍说了句。

    孙姝萍张了张唇,终是没有说出那些话。

    “有贺绪这样的人护着她,我也就放了心。她母亲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

    “你对她倒是……”孙姝萍的老毛病又犯了,言到此处又叹道,“罢了。”

    周丰看着妻子,忽然露出一个笑容,伸出手握住她的手。

    孙姝萍被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吓了一跳,抬头看周丰,“老公?”

    “我们进去吧!”周丰握了握妻子的手,没有松开。

    孙姝萍老脸一红,拿手推了一把丈夫,“老不正经。”

    车里的气氛很好,索绕着一股淡淡的温馨。

    靠坐在副驾驶座的季思意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学长这可不是回去的路,你要带我去哪?”

    话落就侧目过来看他。

    握着方向盘的手节骨分明,修长,有力!

    沿着西装线条往上移,是他硬朗俊美的五官线条,薄唇轻启,“晚点确实是有个局。”

    “呃?”

    “单身局。”

    深邃的黑眸侧了下来,狭长的凤眸里似有沉墨晕染。

    季思意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他们给你组的局?我过去不合适吧?”

    既然是单身局,她这个女人过去加入,会不会显得很尴尬?

    “你得付账。”

    “……”

    她忘了,贺绪目前大部分的财产都在她的手中。

    “可这也不太合适,”季思意看了看时间,说,“我过去也不能喝酒,你将我送回去,我取了车自己离开。等你们结束了,我再过去接学长,顺便将账结了。”

    “车子会有人过去开回去,你就跟着我。”

    季思意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去参加单身宴。

    想想,她又觉得好笑。

    这些男人都几岁了,还搞这一套。

    不过,这也让季思意从贺绪身上看到了几许人气!

    也不知道被灌醉的学长会是什么样子的?

    思及那画面,季思意脸一烫,侧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