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妻吻上瘾 > 章节目录 第3595章,汝之所愿
    圣宁被带到宁澈宫主殿的卧室。

    她被一路走来美丽的景象惊艳到了。

    “好漂亮!”

    圣宁忍不住惊叹:“灏以前也是住在这里的吗?”

    提灯的仙娥站在她身后,将她与七仙女们阻隔开,恭敬回复:“没有,先天帝的寝宫在御书房附近,名唤天灏宫。

    这里是天帝陛下今日才用神力建造而成的,是专用用来与天后陛下结婚用的。”

    圣宁听着,心中暖暖。

    卧室内站定,七仙女们小心为圣宁量体,而后三套尊贵美丽的婚服依次自动落在圣宁的身上。

    圣宁逐一试过,逐一检查,都好喜欢。

    但是她比较谨慎,问:“过去历代天帝迎娶天后,在服饰上有没有什么讲究,或者避讳的?”

    仙女答道:“陛下放心,该注意的我们一定会注意,确保您的婚服在礼仪上万无一失,您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或者想法,可以及时告知我们。”

    圣宁在镜子前转圈圈,笑道:“我都喜欢!但是,婚事还是用大红的吧,喜庆!”

    仙女们:“是。”

    圣宁又问:“对了,不知道天上的婚礼,有没有增花的环节?”

    仙娥仙女全都不懂。

    圣宁含笑,解释道:“是这样的,人间的婚礼呢,就有这个环节,新娘丢掉花束,捡到花的,就是下一个会拥有幸福的人。

    我也想丢一次,或者直接把花送出去,送给我哥哥!”

    圣宁满心欢喜,想要将沾着喜气的婚礼上的祝福,送给迩迩。

    但是,仙女们一听,纷纷面色微变。

    圣宁还以为是天宫保守,忙改口:“罢了罢了,可能是我想的不周,如果没有这个环节就算了。”

    “不是的,天后陛下,”为圣宁提灯的那位仙娥,含笑解释:“您忘记啦,您的兄长是青丘帝君,他过去爱恋过您。”

    圣宁无语,没想到天上的人也挺八卦:“小时候的事情了,童言无忌嘛。

    现在都长大了,可以各自拥有幸福了。”

    仙娥与仙女们面面相觑。

    最后,一名仙女疑惑地望着圣宁:“天后陛下,您是不是不知道九尾狐的特性?”

    圣宁:“什么?

    特性?”

    片刻后。

    圣宁从宁澈宫出来。

    澈坐在秋千架上,含笑望着她,下一瞬,已经来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肢:“小宁儿,可还有喜欢的?”

    “嗯。”

    圣宁应了一声,面色煞白,显然情绪不高。

    澈面色一沉,目光一扫众仙女:“怎么伺候的?”

    一干仙子齐齐跪拜:“陛下息怒。”

    圣宁赶紧拉住澈:“不关她们的事情。

    我问你,九尾狐是不是有一个特性,终身只能爱一个人,且只能跟爱的人交配,否则就会灰飞烟灭?”

    澈俊眉微凝,怒地侧过目光:“滚!”

    一干仙子齐齐狼狈而逃。

    澈拥着圣宁,温声道:“小宁儿,你看着我。”

    圣宁与他面对面,四目相对。

    澈问:“你会不会因为他有这个特性,就弃我而去?”

    圣宁摇头:“不会。

    我心疼,难受,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设法改变这个特性。”

    澈笑道:“多年前,迩迩的先祖爱上青狐,后来老帝君宁可整个狐族断子绝孙,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跟青狐勾搭在一起。

    因为白九尾狐是青丘最高的种族,青狐擅长媚术,心术不正,视为下等,与青狐在一起,就等于是白九尾狐一族自甘堕落。

    可是,迩迩的先祖还是跟着青狐私奔了。

    老帝君为此痛彻心扉。

    在他的眼中,青丘的万年清誉,远比生命更为重要。”

    圣宁大惊:“所以,这个特性是真的?”

    澈点头:“万事万物都有它的特性,就好像万邪惧怕龙气,就好像冰雪遇火融化,就好像春来柳枝发芽,这是每一样事物的定律。

    而九尾狐,就刚好有一个特性,就是从一而终。

    世人总说,狐族魅惑人间,却不知道,狐族也分很多种,下等的青狐是擅长魅惑,但是上等的白九尾狐却是知情至兴,一往而深。”

    圣宁难过的流泪,转身捂住嘴巴。

    她说过要当迩迩的伴,也是为了迩迩才当小仙女,她以为结婚,不过是她先走一步的幸福,而迩迩的幸福必然在下一站。

    可现实,为何偏偏如此残忍?

    澈安静地陪着。

    圣宁难受了很久,也无法释怀。

    你还记得,迩迩命中注定的天劫吗?

    在两万年后。

    我想,也许他的命数还有变故,一切等到那时候再说,可好?

    圣宁心疼地哭诉:“两万年太久了!”

    澈捧着她的脸,擦去她的泪痕,道:“不久的,你做了神仙,就会知道,真的不久的。

    更何况,你想,就算现在又办法改变九尾狐的特性,让迩迩重新找到心爱的姑娘,可是,两万年后他又要历天劫,万一他过不去,那岂不是害了人家好姑娘?”

    圣宁猛然抬头:“会过不去?”

    澈深深看了她一眼:“我偷偷测过,卦象是凶卦。

    但是,凭借你我二人之力,留他元神,助他东山再起,还是可以的。

    小宁儿,我知道迩迩对你很重要。

    但是,我们可以保重自己,珍惜自己,锻炼自己,提升自己。

    只有这样,在每一个危难之际,我们才有能力去守护我们想要守护的人。”

    圣宁靠在澈的怀里。

    她知道,他说的都对:“我要哥哥幸福。

    我要哥哥跟我一样幸福。”

    澈拥住她,温柔地说着:“汝之所愿,吾定赴汤蹈火以求之。”

    试完婚服,澈责令司命星君陪同天后陛下,四处参观天宫。

    他则是回御书房处理政务。

    刚入座,负责主理天宫一切仪规与盛宴的官员便前来拜见,且道:“陛下,二郎神君的处罚已经完毕。”

    澈:“嗯。”

    官员又道:“您与天后陛下的继位天雷,明日开始,可否?”

    澈:“今日吧!”

    官员:“可是……婚礼一般在继位天雷之后的第二天”澈:“你是不是傻?

    今日天雷,明日大婚,这不就得了?”

    官员:“会不会太紧了?”

    澈:“你在教导本帝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