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亡灵农场 > 章节目录 第270章 太阳之火
    “姐姐?”

    “私聊?”

    想比于错愕地看着蓝衣女子的那四个女卫,夜三更更担忧的是那似乎能发现幽魂的蓝衣女子。

    她到底想要跟我聊些什么?

    “可以,你跟我来吧。”

    在单身狗伊泽复杂的目光下,夜三更将蓝衣女子带进城主府里的办公室。

    室内装修很简单,就一张小圆桌,桌子两旁摆着几张普通的凳子。

    桌上还架着一盆没吃完的泡椒锯齿鱼,犹自冒着热气,是味觉迟钝的夜三更最喜爱的午餐。

    “呃,条件简陋,希望你别介意,坐。”

    率先坐下后随手招了招,但那女子居然放着那么多凳子没选,直接就坐在了夜三更旁边。

    “呃,要喝点什么么?我们这里的冰镇鳄蜥奶很不错的。”夜三更有些不自然地道。

    “周鸿。”女子摇了摇头,轻吐两字。

    “什么?”

    “我说,我的名字叫周鸿,你可以叫我……鸿。”女子看着夜三更油腻的胖脸,缓缓道。

    这让夜三更突然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这……我们好像没那么熟吧?我还是叫你周小姐好了。”

    “随你。”

    见周鸿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夜三更僵硬地干笑了两声。

    “我都没自我介绍呢,我叫……”

    “我知道。”

    妹子,你这样这天就没法聊了。

    夜三更把凳子往后挪了一点:“周小姐年纪轻轻实力却高深莫测,实在令人佩服,不知道这次找我是想聊些什么?”

    周鸿突然鼻子动了动,伸手拿起夜三更放在桌上的碗筷,对着那锅泡椒鱼指了指。

    “方便吗?”

    “呃,方便倒是方便,不过要不要我帮你再拿副餐具?”

    “不用。”

    说完,周鸿拿着夜三更用过的筷子就朝锅里夹了一小块鱼片,左手轻撩面纱,露出了半截如玉的下巴,珠齿绛唇微动间,粉嫩的鱼片消失不见。

    “咦?”

    眉头突然一展,周鸿惊讶地看了一眼那锅中的鱼肉。

    只见肉白汤稠辣红,吃下去竟然能让她感觉到微微一丝痛爽,之后却是醇厚的鱼香在嘴中回味,轻舀一匙鱼汤微微一嗦,更是鲜甜无比。

    “鲜吧?我加了点鳄蜥奶。”夜三更笑道。

    这还是翁灵临走前教他做的,每天吃都吃不腻。

    周鸿轻嗯一声点了点头,又吃了一口后放下了筷子,见状夜三更将身子坐直。

    终于要谈正事了!

    周鸿掏出一块丝帕轻轻擦了擦嘴,漫不经心地道:“你是亡灵吧?”

    “啊?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活生生的人!”夜三更心中一凛,肌肉不自觉地紧绷了起来。

    周鸿的语气可和之前那些叫他亡灵的人不同,后者是怨恨之后的咒骂,而周鸿却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不承认吗?”

    周鸿手指突然在桌子上点了一点,轰地一声一道火焰突然从她肩膀上弹出,然后朝着房中一个角落盖去。

    夜三更骇然地看着那只隐身的幽魂惊恐地无声尖叫着,但那火焰只是将它给围住,并没有触碰到它,

    “太阳之火,圣光的原型,专克不洁之物。”

    周鸿手指再点,那团火焰立即消失,除了空气略微有些灼热之外,竟然一点痕迹不剩。

    “不洁之物?那你看我洁不洁?”

    夜三更面无表情,淡定地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离他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美丽女子。

    周鸿抬眼盯着夜三更的眼睛专注地看了十几秒,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很干净,不过……”

    周鸿突然把头凑近了夜三更,睫毛都快碰到了他的脸颊,一股暖暖的气流混着淡淡的香味传到了夜三更的鼻中,就在他反应过来想要后撤时,周鸿却把身子板正坐了回去。

    “我能闻得出来,你身上有一股死气。”

    死气?

    难道是自己最近跟那群僵尸靠太近了?

    不对!连大主教都没能看出他的异常,这个女子凭什么?

    她肯定是在诓自己,幽魂被看穿只是代表她精神力强,但一句与我无关就可以撇清,这并不能证明什么。

    “你别开玩笑了,我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死气!虽然你很强,但乱说话照样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没乱说话。”

    周鸿摇了摇头,将衣袖缓缓撩起:“因为,我身上也有这股味道。”

    夜三更看着周鸿手臂上的血管居然全都变得犹如青乌的蚯蚓一般,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种伤痕只有死人身上才会有,而且看样子血管里的血液已经停止了流动,这周鸿到底是死是活?!

    “你……”

    “放心,我不是你的同类,”周鸿将衣袖扯下,想要将那狰狞的手臂重新遮住。

    “至少暂时不是。”

    夜三更想了想,突然大着胆子按住了周鸿的手:“我能看看么?”

    周鸿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将身上奔腾出的红光给收了回去,看着夜三更被她烫得龇牙咧嘴,手都快冒烟了都没缩手,她把眼睛看向了一边,僵硬地点了点头。

    夜三更搓了搓手,给自己来了两发死光缠绕治疗了下烧伤,这才重新把手搭在了面冷身烫的周鸿手臂上。

    “这是……没有错,血液全都凝滞了!不知道心跳还有没有……”意识到对方的体温又有重新沸腾的趋势,夜三更赶紧将手收回。

    “那个……你这是啥病?怎么症状那么的像……”

    “死人是么?”周鸿回过头,将衣袖遮起。

    “因为我快死了。”

    “我这次来,就是想找一味能救我的药,万幸,我找到了。”

    “药?”

    夜三更皱起了眉头,想着自己身边有什么是他有而别人没有的珍贵东西。

    灵光一闪,他警惕地道:“你想要抢我的异次元裂缝?!”

    但周鸿却摇了摇头,定定地看向了他:

    “不,我想要的是你。”

    “我?”

    夜三更汗毛一竖弹身而起,瞬间将骸骨武装覆盖完毕,多余的骨骼更是在身后凝成了一双巨大的骨翅,犹如天王一般。

    但周鸿却依旧坐在原地,看似淡然,眉目中却闪过了一丝果然如此的惊喜:

    “对,我要娶你,嫁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