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剑仙 > 章节目录 第二二二章 前戏结束,真正活力全开!
    面对北郭铁男“西兑黑虎”至强一招,花独秀必须要做出抉择。

    接不下,他的武道大会之路就走到此为止。

    甚至还不如高王人走得远。

    高王人还走到了北郭铁男真正绝技展露的阶段。

    能接下,就是双方使出全部底牌,真正迎来决胜负又决生死的时刻。

    花独秀决定冒险。

    他瞬间一个起势,四面八方同时响起巨大的铜钟之声。

    不是寺庙里那种铜钟,而是比房子还大,比山还大的那种天地铜钟,猛烈撞击发出的巨大轰鸣声。

    震人心神。

    震到什么程度,震到整个身子发抖,而灵魂跟不上身子抖动的程度。

    几乎能把人的灵魂震出窍那种程度。

    “灵之一动,煌煌神丧”,这是花氏剑法的第三招。

    而且是全力发动,剑意发挥到最强。

    事已至此,用不用花氏剑法区别已经不大。

    漠北几十个名门大派的精妙剑招,比之花氏剑法并不差多少。

    花独秀就是要借这招的巨大神威来加持自己势能,来一定程度的抵消北郭铁男的势能。

    以剑意来破境界。

    钟声一响,花独秀飞起。

    迎着北郭铁男的铁掌,他的小红剑猛的刺出。

    花独秀的双眼百分百的全神贯注,一动不动的盯着剑锋与北郭铁男铁掌相接的瞬间。

    “剑起……!”

    花独秀心里一声大喝,他拼尽全力燃烧自己的内力,把几乎全身内力都涌到剑锋之上。

    一股淡紫色锋芒越出剑锋。

    很淡,但确实出来了。

    “内力外放”境界!

    花独秀使出全部内力,把内力化为剑气,逼出了剑锋之外。

    不单如此,借鉴五天前他跟高王人的谈话,靠着强悍的精神控制力,他把外放的剑气凝在了一点。

    小红剑剑锋的一点。

    破!

    一点而透,花独秀立刻收剑,整个身子头下脚上翻起,从北郭铁男头顶飞了过去。

    然后,他全部身子都蜷缩起来,护住了小红剑。

    “呃……!”

    一声痛哼,整个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灼烧痛感。

    一阵血雾。

    二人一错即分,各自落地。

    全场观众鸦雀无声。

    但凡有见识的武者,刚才都看出来了,以花独秀的境界硬拼北郭铁男这招,下场只能是一个“死”字。

    但那一瞬间,几乎能把人脑袋震晕的煌煌巨音似乎产生了作用,花独秀一剑飞起,竟然没死?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巨音,再怎么神奇也抵挡不了绝对力量的碾压吧?

    而且,北郭铁男绝没有在最后关头放水收手的可能。

    二人就是这么粗暴直接的对撞了。

    这又是一桩难以破解的谜团。

    能看透的,只有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寥寥不多的武者。

    北郭铁男揭掉脸上黑巾,转身看着花独秀。

    花独秀也转过来了,龇牙咧嘴的盯着北郭铁男。

    北郭铁男轻笑:“喂,你身后怎么冒烟了?”

    花独秀强忍痛意,指了指北郭铁男右手:

    “小黑蛋,你的手怎么了?”

    北郭铁男右手握得更紧了。

    原来,花独秀把全部内力灌注在一点,导致全身破防,在北郭铁男强横气膜震铄剐蹭下,他后面衣服扯烂了,后背完全没了一块好皮。

    还好只是剐蹭,伤的是表皮,筋骨没有大碍。

    而北郭铁男就比较惨了。

    他的右掌心被花独秀瞬间点穿,有一个红豆大小的血痕。

    面积虽小,手掌却打穿了。

    花独秀整个后背受创,但却只是皮伤。

    这一击,算是棋逢对手,半斤八两。

    花独秀看了看手里的小红剑,心满意足的松了口气。

    只要小红剑没事,他就是胜者。

    二人各自悄悄止血控制伤势,然后再次遥遥对峙。

    花独秀说:“喂,小黑蛋,你的‘九霄魔雷’还不用么?”

    北郭铁男说:“你想试试?”

    花独秀问:“‘九霄魔雷’,算不算你的压箱底本事?你还有其他本事吗?”

    北郭铁男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花独秀点头:“那行,咱们打个商量,你别在用那招晃我眼睛,我也不再用属性相克的剑意来晃你,怎么样?”

    北郭铁男想了想,点头道:“行!”

    “但你若不用属性剑意克我,怕不是我对手啊?”

    花独秀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另一个称号吗?”

    北郭铁男问:“什么称号?”

    花独秀说:“真·帝国破魔城预备十大杰出青年·魔流府之光·史上最年轻长老·秀,听过没?”

    北郭铁男:“……没听过。”

    花独秀说:“小黑蛋,似你这么孤陋寡闻,还混什么漠北界啊,你回祖妙界当你的富贵少主不好么?”

    北郭铁男说:“我对你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号不感兴趣。”

    花独秀说:“那你可要小心了,我马上就会让你捶胸顿哭,大呼后悔。”

    北郭铁男说:“你不就是跟着魔流府主学了三年‘魔流叱风痕’么,有必要说的那么浮夸?”

    花独秀生气道:“你这不是知道的挺清楚嘛?你啊不实在,太不实在了。”

    北郭铁男:“……哼。”

    花独秀道:“说好了,不许闪我眼睛啊?你要是再闪我,我就雇人在沙之城每条街上都贴大字报,就写你堂堂铁王庙少主说话如放屁,完全不守信用!”

    北郭铁男汗颜:“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的。”

    花独秀点头:“那就好。”

    闲聊这几句,二人的伤势都缓过来不少,至少各自偷偷止了血。

    花独秀右腿缓缓后退,身子压了下去,右手持剑从左肋下向后方探出。

    花独秀微微一笑:“你看好了,我要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北郭铁男两手同时虚空一抓,黑色电流凭空生起:

    “来,让我领略下魔流府的高招。”

    花独秀说:“如你所愿。”

    他转头朝看台上看了一眼。

    没错,他给了人堆里紫帽老者一个眼神。

    老者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花独秀深吸一口气,轻声说:“灭踪·雨泣……!”

    话音一落,花独秀全身开始水汽蒸腾。

    就像进了桑拿房一样,莫名其妙的浑身有白色水雾冒出。

    花独秀一剑前探,瞬间消失不见!

    北郭铁男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速度?

    这还是人吗?

    哪怕北郭铁男洞察力惊人,本身速度也奇快,面对花独秀如此招式,他本能的立刻爆退。

    退,退,再退!

    一连退出去三丈多远,花独秀紧追三丈远,小红剑划出万千剑痕,始终笼罩在北郭铁男面前。

    三丈后,北郭铁男双手的黑色闪电已经凝聚的足够狂暴,他立刻双掌一拍,想要来一招“空手入白刃”,接住花独秀的小红剑。

    这能让你接住?

    接住那还能玩吗?

    花独秀立刻抽身,上下翻飞围着北郭铁男飞快急刺。

    北郭铁男双脚稳稳踏在地上,双掌引动惊人电流,硬接花独秀剑击。

    打法又变了。

    花独秀几乎是能够摆脱地球引力和空气阻力一样,整个人就是围着北郭铁男疯狂输出。

    没有什么剑招。

    就是在北郭铁男快速翻掌的间隙,在无限电流的间隙快速出剑,直取北郭铁男脑袋。

    很多有见识的顶尖武者眉头深皱,交头接耳:

    “这诡异身法,莫不是魔流府镇派绝学?”

    “错不了,绝对是‘魔流叱风痕’,老夫当年曾在困魔谷跟魔流府门徒交过手,就是吃的它的亏!”

    “花独秀一介纪宗门徒,怎么会使魔流府的不传绝学?”

    “看他使的境界非常之高,水汽弥漫,怕不是‘魔流叱风痕’大成境界,‘灭踪·雨泣’?”

    “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年龄?而且听说他在纪宗时日不短,怎么可能又掌握到别派神技的大成境界?”

    ……

    很多人转头朝纪宗所在的位置看去。

    漠北太大了,花独秀的过往,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先前,所有人都只觉得花独秀是一个在剑法造诣上堪称通神的天才青年。

    但现在,见识到花独秀在身法上的超强实力,众人的眼光又变了。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顶尖武者里大部分人都有了共识:这个花独秀,来历绝不单纯。

    他跟魔流府的关系,一定非常紧密。

    年纪轻轻,竟能把魔流府镇派绝学掌握到大成境界,这是常人能做到的么?

    那么问题来了。

    纪宗跟魔流府是什么关系?

    他们知不知道这个花独秀身份特殊?

    纪宗出于什么目的而培养一个魔流府出身,并且身份不凡的年轻人?

    纪宗众门徒一板正经的坐在那里,目不斜视,对周围悄悄打量,指指点点的武者视若不见。

    在场的纪宗门徒,除了四巨头外(没错,黑帽宗主已经到了,再加上新晋家老纪司),其余几十人全都是纪宗最为核心的二代弟子。

    他们,当然都清楚花独秀的来历和背景。

    紫帽老者轻轻皱眉,自言自语说:

    “秀儿为何不再施展精妙剑招?剑意也完全放弃不用?”

    没错,此刻的花独秀就像是一道幕布一样笼罩在北郭铁男头上,完全是靠速度在猛攻,根本没什么惊艳剑招使出来。

    纪念泽小声说:“爷爷,他在用自创的剑法打呢。”

    老者一愣:“自创的剑法?秀儿还有自创剑法?”

    纪念泽说:“没错,他说这叫‘招蜂引蝶剑法’……”

    老者错愕道:“还有这样的名字?这可真是……”

    紫帽老者苦笑一声,继续认真观战。

    纪念泽说的没错。

    花独秀使的正是招蜂引蝶剑法,整个漠北,认识这种剑法的恐怕只有纪念泽一人。

    连小胖子沈利嘉都没见过。

    这套剑法,若说没有剑意,也不对。

    若说有剑意,又不那么明显。

    “招蜂引蝶剑法”,究竟有什么剑意?

    无拘无束,随心所欲,剑剑有物,招招不空。

    顺便还片叶不沾身。

    花独秀正是完美的展现出这种剑意。

    只是这剑意完全没有先前的惊艳感,对比之下,确实普通了些。

    但,北郭铁男却在如此“普通”的剑意下,渐渐感受到完全“不普通”的威胁!

    没错。

    花独秀随心所欲,招招不空的剑招,已经开始一点点往里填充东西。

    他要把熟练掌握的几十上百种剑招,每一招随心凝为一式,再自然的把它们合为新的招式!

    进阶版——招蜂引蝶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