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改革者 > 章节目录 第205章 大罗唯一的奥秘
    大罗时空的奥秘?

    陈诺神情一愣,随即仔细看着天庭破灭后的天地变化。

    大罗掌时空,这是他对灵气法则修炼者一直搞不懂的地方。

    基础规则的时空是引力,不存在掌控一说。

    掌握引力科技那就可以曲率超光速,这等于是一场质变,一个掌握引力科技的文明吊打无数个以下的文明都没问题。

    基础规则的时空是引力,那灵气法则时期的大罗掌时空又是怎么样呢?

    嗡!

    道祖消亡,没有了道祖思维的阻拦,天地的掌控限制也被解开,照映在陈诺心灵内的天地突然发生了变化。

    不远处的猴子,突然变成了23只,哦不对,是78。

    自己养几百年的狐狸也变了,变成了365只狐狸,哦不对,是999只狐狸。

    地仙界的无数生灵,他们也全都有了变化,有的没变化,有的变成了2人,有的变成了4人。

    地仙界似乎蒙上了一层薄纱,在陈诺眼中照映出无数的重影,随后重影消散,天地恢复了清晰,猴子还是那一只猴子,小狐狸还是那个吃货小狐狸。

    但陈诺明显感觉到,天地不一样了

    “看来阿狸的气运比猴子还要得天独厚啊。”

    站在陈诺旁边的玄冥看着天地的变化,摇头:“天地弱太多了,以前亿万重时空,现在居然不过千。”

    “亿万重时空?”

    陈诺心灵仔细感应着天地的情况,心里似乎有所感悟,但还是不解。

    “解释解释。”

    目光看向玄冥,似乎是自斩修为的原因,刚才猴子,小狐狸乃至众生都发生变化,玄冥、蚩尤、刑天这几人却没有变化。

    “大罗掌时空,时空唯一成就真我,大罗以下分时空,亿万时空演无限未来。”

    玄冥耐心地解释:“太初的修炼者就发现了,天地拥有无数重时空就像是虚幻,或者说到了大罗才能见到真实的天地。

    我们有一句话叫得天眷顾,其实天地的每一个生灵哪怕是路边一株草,全都是得天眷顾。

    大罗之下,每一个生灵都是主角,天地给了生灵无穷尽的选择机会。

    心思一现,世界一变,生灵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演绎出一场不一样的时空。

    这些演绎的时空里,有的早夭,有的碌碌无为,有的受尽磨难,有的荣华富贵,有的成仙得道但只要这无穷尽的时空里有一个成就了大罗,那无数的时空可能就会坍缩成就真我,成就大罗唯一。

    这演绎的无穷尽时空,有人称之为时间长河,也有称之为命运长河,每个人的时间长河,每个人的命运长河都不一样。

    成为了大罗,那就脱离了这时间长河的束缚,摆脱了命运的演绎,成就真我走上了一条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之路。

    大罗之下,面对大罗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也是因为如此,大罗可以一言看穿大罗之下的全部命运,人生的全部发展可能。

    大罗可以随意地抹去这些命运,抹去这些可能,彻底地把他在天地间抹去。”

    “这难道每一个生灵都演绎出无数时空可能?天地承受的住吗?”陈诺眼睛瞪大,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当然不可能,我们发现,气运强大的生灵,演绎衍生的时空可能性就越多,突破到更高层次的几率就越高,气运弱小的生灵,时空可能性就越少,突破到高层次的几率也小。

    另外大罗之下是假,是虚,演绎的时空更倾向于一种信息的演变,而不是真实的时空。

    只有把无数演绎的时空合为一,那才是真实真正的时空,所以这种演绎消耗并不大。”

    玄冥摇头解释,十万只金仙比不上一只大罗,其中的本质就是在这里。

    陈诺这下子听懂了。

    大罗之下,天地把大罗之下的生灵的每一个选择甚至每一个念头都推演演绎出一个时空可能性,气运越强时空可能演绎越多,那自然能突破到高层次。

    人的一声很漫长,修炼者的一生更是拥有无穷劫难。

    比如一个人喝水的时候想事情,被噎死的概率是10万分之一。

    如果他气运弱,演绎的时空可能性少,那么每天喝水两次,一生喝水数万次,那么宏观概率看他这辈子喝水被噎死的可能性很大。

    同样一个气运强的人,演绎的时空可能性多,那么就算有无数次被喝水噎死的可能,那剩下的时空可能性还是能让他健康的活下去。

    把喝水换到修炼的劫难是一样的道理。

    人生拥有无穷尽的可能,那修炼到更高层次,成就大罗时空坍缩成就真我唯一的可能性才会更大。

    要是演绎的时空可能性小,那早早就扑街了。

    “那岂不是说,谁能成就大罗一眼都看的出来?”

    陈诺提出一个疑问,如果真是这样,大罗看大罗之下,岂不是都能看出谁能成就大罗。

    “这不可能,大罗的时空可能性就坍缩成就了真我唯一,属于彻底摆脱了时间长河,摆脱了命运的演绎束缚。

    我们能够看到的可能性最多就是到金仙,但金仙突破大罗劫难重重,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突破。

    比如猴子,他现在演绎出了78种时空可能性。

    要是这78种时空可能性的解决都是死亡,那他就死了,要是其中有一种突破到大罗,那他就成为了大罗。

    你现在给他补充增强他的气运,那他78种时空可能就会变成了780种甚至7800种乃至无数。

    这就是气运的强大和重要性,因为他可以赋予了生灵无限的可能。

    当可能达到真正的无穷尽,可能性多了,那突破大罗就几乎是一个必然。

    大罗可以看到金仙层次的命运,那就可以根据演绎出来多少种金仙的可能性,大概判定他突破的几率。

    不过生灵的时空可能性,生灵命运的演绎,那都是随着念头,随着选择的变化在不断变化。

    猴子在想什么,我们不知道,那么未来他的命运怎么变化,我们也无法精准知道。

    我们可以利用过去的情况表现分析他心里想什么,从而大概预测他的未来,但不能确定肯定他的未来。

    另外,未来他会不会被干扰,比如其他大罗插手干涉了他的命运,那情况又不一样。

    这也是远古阐教和截教理念冲突的根本,是通天和原始矛盾的根源。

    原始认为,既然生灵的时空可能性突破的概率小,甚至看不到有一个可能性成就金仙,那这样的生灵就是废物,没必要理会。

    通天认为,生灵的未来只能预测,无法肯定。

    那么只要认真教导,他们的命运就会有更好的未来,突破到大罗摆脱命运束缚的可能性就很高,那可以收下。”

    “明白了。”

    陈诺点头,心里最后的疑惑烟消云散。

    “接下来你想要怎么做?”

    玄冥看着陈诺,天地限制打开了,西游,也没必要了。

    “不想要怎么做,继续往前走吧,虽然西游不用走了,但科学科技之路还是要继续。”

    陈诺笑了笑,目光扫了眼天地各处,身形闪动下去地仙界。

    他的任务完成,随时可以回去主世界了,只不过这里普通众生的危机还是没有解除。

    当天地毁灭,完全是普通人没有掌握半点力量的他们根本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漫天仙神佛没有阻拦,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他们已经输了,接下来看的就是陈诺想做什么,要做什么,甚至从中学点什么。

    “陈诺,你们那方天地的人是不是都跟你这样?”

    回去地仙界,玄冥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怎么样?”

    把小狐狸叫醒,陈诺把两个葫芦塞给他,一瞬间,还有点起床气的小狐狸瞬间蹦了起来。

    又有糖豆了!

    “不知道怎么说。”

    玄冥沉吟片刻,说道:“大能者,虽然有心怀普通众生,但这不过是一种善良,一种选择。

    在不涉及到利益的情况下选择救济众生,要是涉及到自己的根本利益,毁灭众生就能得到利益,那他们不介意去毁灭。

    你不一样,你似乎很看重这些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大能者。”

    “大能者?”

    揉了揉在开心吃糖豆的小狐狸脑袋,陈诺笑了笑,摇头:“我不是大能者,你把我当做是普通人,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普通人这会更恰当。”

    他一直没把自己当做什么大能者。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一个在996奋斗的青年逼还是在他脑海中徘徊。

    如果说主世界老板加上他的努力,这是他现在强大力量的来源,那人生前25年的经历,那一个996奋斗差点儿倒下的青年,就是他人格和思维性格的根源。

    以前是打工狗,现在也是打工狗,无非就是换了一个老板,换了一个工作环境,这还有什么大能不大能。

    他的追求从来就不是永远没有尽头的道,而是有足够力量,能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过上舒心,没有烦恼的生活那就可以了。

    普通人社会,钱是挣不完,一直在挣钱忽略身边的人,摒弃生活的美好,那最终不会有好下场。

    修炼者世界,修炼没有尽头,一直在追求所谓的道途,抛弃沿途所有的风景,那最终只会累死。

    钱,哪怕拥有全世界的钱,其他的都被抛弃了,那又能如何?

    修炼,哪怕真的站在无上巅峰超脱了世界,身边迥然一人孤独无依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那又能如何?

    陈诺一直觉得那些喊着追求无上道途,为此放弃所有一切的人都是傻逼。

    哦不,他们不是傻逼,应该说已经变成了舔狗。

    一心求道只为那一点突破,其他什么都不要。

    这跟一心舔女神,女神笑着来一句你是好人就开心不得了的舔狗。

    两者根本就完全一样嘛,除了自我感动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美女,有空多去凡间走一走,红尘世界的精彩并不比修炼的奥妙差,有了力量再去享受红尘的美妙,你会发现原来以前都是白活了。”

    拍了拍玄冥的肩膀,陈诺招呼众人出发。

    “红尘世界的精彩?”

    玄冥愣了愣,摇头。

    她还是没能理解陈诺的追求,在她乃至漫天仙神佛的眼中,陈诺牛逼,但也是一个奇葩。

    “先生,前面是一个叫凤仙郡的地方。”

    八戒开车,往前不过百公里,出去探路的猴子就回来了。

    “凤仙郡?”

    陈诺想了想,脑海中出现那一个三年干旱不下雨,要求天庭拳大的鸡啄完米山,狗舔完面山,灯焰烧断一尺长的金锁,这才能下雨的故事。

    哦,不对,天庭都毁灭了,玉帝都gg了,哪还有什么故事。

    “哪里情况怎么样?”

    “干旱,严重的干旱,粮食颗粒无收,甚至连饮水都无法彻底解决。”

    猴子凝重地摇头:“先生,要不我去行云布雨一番?”

    “不用,我们到前面看看,实在不行再说。”

    陈诺没有同意,示意八戒加快速度。

    虽然心里很不想承认,但陈诺还是明白,灾难时期是宣传一个理念,或者宣传一个教义一种力量的最好时期。

    行云布雨是可以解决问题,但这使用使用这个手段,那只会增加民众对仙神的信仰,从此把更多的未来寄托给仙神,忽略不去重视发展自己的力量。

    “这里的天空万里无云,水汽稀少,不用行云布雨,你打算怎么解决?”

    坐在车里,坐在陈诺旁边的玄冥好奇地询问。

    行云布雨是把灵气能量化为水汽,然后再聚集降落下来,哪怕是沙漠,那也都可以降雨。

    可现在看陈诺的意思是不想用行云布雨的手段解决这里的干旱,想用那什么工业科技的手段,这怎么看都不可能。

    “玄冥,不管是仙佛还是普通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别说灵气衰败天地快要破灭,灵气神通解决不了太多问题,哪怕是灵气没有衰败天地不会破灭,普通人用自己的手段去抗衡自然灾害那都是唯一的正途。

    科技的力量,科学的力量,远超你的想象。”

    陈诺笑了笑,没有太过解释。